第41章 和我結婚
他自己是稍微有些潔癖的,自己的東西,從來不喜歡外人碰,吃的東西,也永遠只能自己獨自一人. 所以在外面,他幾乎都是吃西餐,這樣才不用和很多人一起在一個盤子里夾菜. 更別提他的衣服這麼私人的東西了. 只不過,此刻穿在她的身上,似乎也沒有什麼不順眼的地方. 況且…… 他的衣服寬大,才更加顯得她身材嬌小,皮膚白皙,又是剛剛沐浴出來,渾身似乎都在散發著一股誘人的味道. 權睿的目光一直都沒有離開白染,他舉高自己手中的酒杯,隔空沖著白染舉杯. 她這姿色和身段,絲毫不輸給江邦媛. 甚至,還要多一分靈氣. 正是他所喜歡的. 白染看到權睿的動作了,她皺著眉頭,垂在自己身側的手微微握緊,暗自深吸一口氣,這才舉步朝著權睿走了過去. "權先生,我已經洗好澡了,戒指可以給我嗎?" 她只是想要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而已,能有多困難嗎? "聽說,那是你和徐成林的訂婚戒指?你很喜歡他?"權睿答非所問,將酒杯送到嘴邊,淺淺的抿了一口. 他發現,他似乎對這個女人的事情,很感興趣. 可惜,他感興趣,白染卻完全不想提這些事情. "戒指是我的,請還給我.天這麼晚了,再不回家,媽媽會擔心我."白染看向權睿,眸光中滿滿的都是堅持,不卑不吭. 權睿垂眸打量她,能夠看的出來她有些不耐煩了. 那麼……就直奔主題好了. "跟我合作吧?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金錢?權利?或者環球總裁夫人,權家少夫人,這些名號我都可以給你,前提是你只能做江月夕,成為江家的女兒."這才是權睿一直在想的事情. 只要白染做江家的女兒,他就可以和她結婚. 這樣一來,江家姐弟的勢力就會進一步被削弱. 可白染卻似乎一點也不關心權睿的提議,反而冷笑道,"我要什麼你都給我?權先生好像忘記了,賭局之前,說好的你贏的錢要分我一半,錢呢?該不會是想耍賴吧?" 聞言,權睿便高高的挑了眉梢,倒是沒想到這丫頭也是伶牙俐齒. "和我結婚,環球有一半都是你的,答應嗎?"他轉移了話題,既然她想要錢,那就直接用錢來做交易好了. 但是這樣的話在白染聽來,卻像是玩笑話. "我對你沒有興趣."白染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況且,你還是江邦媛的男人?" 真是想不明白,為什麼江邦媛的未婚夫,居然跟她說結婚? "你似乎很在意我和江邦媛的婚約."權睿似乎一點也不生氣,並且還饒有興致的打量著跟前的女人,見她一雙靈動的大眼里充滿了不屑,倒是有幾分趣味. "哼!你們的事情我不管,但是你答應我的事情,也請你履行約定."白染跳過這個話題,不想繼續扯這些沒用的. 權睿明白,白染的言下之意,就是要他歸還戒指,並且分一半的賭金給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