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要麼我替你洗.
不經意間,白染對上了一雙深邃的,充滿了打量的眼眸. 白染的眸光沒有絲毫的退縮,他在打量她,她也直直的打量他. "權先生,請把我的戒指還給我."白染站起身來,顯得禮貌些. 不過她開口,卻是氣勢逼人. 她才是戒指真正的主人,有權支配戒指的去向. 至于權睿這個乘人之危的人…… 權睿走過來,當做沒有聽到白染的話,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修長的雙腿交疊著,整個人慵懶而自在的窩進柔軟的沙發中. "為什麼不做江家的人?你的名字,應該是江月夕,而不是白染." 權睿比較在意的,還是白染到底要不要恢複江家人的身份. 畢竟有的事情,必須得是江家的人,才可以. 白染並不知道權睿是在打什麼主意. 然而她對這些話題也並不感興趣,"我本來也不屬于江家.權先生,請把我的戒指還給我." "你難道就沒有興趣拿到江家的財產?你也是江遠山的女兒,有權繼承他的遺產.據我所知,你父親死的倉促,並沒有立下任何遺囑."權睿繼續忽略白染的話,嚴肅的問道. 這個問題白染當然知道. 父親沒有立下遺囑,而她也是父親貨真價實的女兒. 在第二順序繼承人上,她也是享有合法繼承財產的權利的. 但…… "我不稀罕."白染冷哼一聲,江家的東西,于她而言,唯一有關系的,只是那個她口口聲聲叫著的父親. 除此之外,跟她就再沒有半分的瓜葛了. 白染這些年雖然偶爾也會回江家,但是她大部分時間還是和母親一起住在外面,過著平凡人的生活. "倒是個倔強的人兒."權睿輕笑,一雙鳳眸微微的眯著,饒有興致的打量著跟前的女人. 權睿到這會兒,似乎才注意到,白染還穿著那條濕漉漉的裙子. 白色的連衣裙,打濕了水之後,黏在她身上,隱約能將她的淺色文胸襯出來. 她方才淋了雨,怎麼不把濕透的衣服換掉? 權睿有些不悅的皺眉. "怎麼沒洗澡?"他問她,難得一見的有些嚴厲. "我不用."白染立刻拒絕,"我只想拿回我的戒指." "先去洗澡."他卻不依不饒. 事情可以稍後再談,身體卻耽誤不得. "我真的不用.權先生,那枚戒指不值錢的,像您這樣的人要什麼東西沒有?你該不會打算私吞了我的東西吧?"白染的耐心也有點耗光了. 她真是想不明白,為什麼他要拿她的東西! 拿了之後還這麼心安理得的在這里命令她! 還有天理嘛! 白染搖了頭,權睿眉心的褶皺則越發的深刻. 他遠遠的看著她,語氣之中帶著威脅的意味,"要麼你自己去洗,要麼我替你洗." "……你……"白染一愣,"權先生,我不明白你是什麼意思?" "洗了澡,我就把戒指給你."權睿淡淡的扔出去一句,對白染的殺傷力,可謂是巨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