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我需要兌現和她的承諾.
"你的意思是說,你也承認江月夕這個妹妹了?"權睿的嗓音瞬間抬高了八度! 說話的時候,他順便也將手中的資料扔了出去,摔在江浩的跟前. 江浩一愣,垂首一看,才發現那疊資料上的第一張就是dna親子鑒定報告. 這…… 上面寫的結果是,江遠山是白染的生物學父親…… 權睿什麼時候有這個東西的? 江浩遲疑了一下,將那份親子鑒定報告拿了起來,眼神微微的變. 就連江邦媛也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對,趕緊探頭看過去一眼,整個人也頓住了. "睿,你既然有這個,那為什麼還和她這麼親密?你難道不知道,我們是指腹為婚?"江邦媛咬緊了牙關,她實在不知道權睿的腦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她本來不打算在公開的場合和權睿針鋒相對,可是他做的也太過了. 她要是再不站出來說點話,估計這些人就更加不會將她放在眼里了. 還有那個該死的白染,真不知道她是從什麼時候勾搭上權睿的! 面對江邦媛口口聲聲的質問,白染都還沒有什麼感覺,江浩又跟著鬧了起來. "白染,你到底是不是江家的女兒?大姐的男人你都要搶,你真是太不要臉了!"江浩向來都是幫著江邦媛的,這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懸念. 白染本來都還沒覺得有什麼,現在一聽江浩這話,她自己都忍不住冷哼. 現在他知道她也是江家的女兒了? 可是過去的十多年,他們有把她當成是江家的女兒? 呵,空口說白話,這事兒,他們倒是做的很順溜呀. 白染眯了眼,不僅沒有從權睿的腿上站起來,還肆無忌憚的往後更深的靠近權睿的懷中,伸手環住權睿的脖頸,大聲的說道,"權少,你剛才可是答應我了.要是我贏了,你就不能和江邦媛結婚,這話,你可還記得?" 既然他們這麼抬舉她,說她不要臉,那她就不要臉給他們看! 看看到底誰的臉先被擊敗! "自然記得."權睿煞有介事的點頭,並且很滿意懷中小女人的主動投懷送抱. 她是很瘦的,抱在懷里幾乎沒什麼重量. 可她的身體又非常的軟,靠在他懷里,溫熱的,香軟的……讓人幾乎是在頃刻之間,就迷上了那味道. 得到權睿的回答,白染這才回眸看著江邦媛,非常無奈的聳了聳肩頭,"抱歉,權少現在都不娶你了,還哪里來我搶了你的未婚夫一說?" 白染知道,對于江邦媛來說,最值得她炫耀的不就是和權睿的婚約嗎? 她要是沒了婚約,那她還能炫耀什麼? 而白染和權睿的對話,也是徹底激怒了江邦媛,她不可置信的盯著權睿,想要親耳聽到權睿告訴自己. "睿?你什麼意思?我們的婚約,是我們雙方的父母定下的,你怎麼可以……" "的確是你我的父母定下的.可……如你所見,染染已經贏了,我需要兌現和她的承諾."權睿說的也是極其的無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