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冷血的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白染還記得,當年母親帶著她剛剛走進江家的門,江邦媛說她們母子身上太髒,直接讓傭人端了盆涼水出來,給她們全身都澆了個透.

小小的她,被母親抱在懷中,生生壓制住了心中的仇恨.

平日里白染不說,是因為母親不准.

可是眼下她也不靠江家了,母親也不在,讓她報了一箭之仇,似乎也不錯.

白染的話,字字句句都像是帶著刀槍,直抵孟凡和江邦媛的內心.

孟凡本來就愛慕江邦媛,也是想要好好的在江邦媛的面前表現一下,結果被白染這麼一說,他要是不同意的話,是不是就顯得他對江邦媛的愛很是淺薄?

那樣的話……

孟凡看了一眼江邦媛,心里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一下子什麼都可以不管不顧了,直接開口就道,"我會怕嗎?就聽你的!開牌吧!我就不信你是同花順!"

話畢,孟凡直接翻出了自己的底牌,用力的摔在了桌上,胸有成竹的盯著權睿.

此刻所有的人的視線都被孟凡的底牌吸引,誰也沒有時間去關注這場賭局的加注,江邦媛.

江邦媛也不會想到,從小就那麼高貴的自己,現在竟然被這些人當成是賭注!

這一口氣,她一定不會咽下去!

而她都還沒有來得及拒絕做這個賭注,牌已經開了.

就連江邦媛,都忍不住的朝著底牌看去.

孟凡的兩張牌分別是,梅花k,梅花j.

荷官將孟凡的牌放到中間,同時推出五張公共牌中的三條j,朗聲念叨,"四條j."

私下又是一陣討論聲.

"沒想到孟凡的牌這麼好?看來這一次權少輸定了."

"哎哎,白瞎了兩個億,還有個大美人……"

身為當事人的孟凡更是內心膨脹,一臉得意的看向江邦媛.

他今天就是要做給媛媛看看,他比那個權睿,不知道要好了多少!

而看到孟凡的牌的時候,江邦媛只覺得眼前一黑,腦袋里嗡嗡嗡的,一時間什麼主意都沒有了.

要是權睿真的輸了,難道她就要被當做賭注輸給孟凡?

不……這不是她要的!

江邦媛還沉浸在自己的生命被只配的恐懼里,這邊權睿已經提高了眉梢,他也看到了孟凡的牌,假裝落寞的搖頭歎息.

"女人,原來你說牌不好,是真的?看來咱們這一次,輸定了.你打算怎麼補償我?"權睿似笑非笑的傾身,靠近懷中的小女人.

她身上的香味,還是那麼香甜,正是他所喜歡的.

權睿這不正形的樣子看的白染真想給他一拳頭,把他打到牆上摳都摳不下來那種!

可……

眼下她還得靠他的勢力,拿到賭金.

今晚她暫且也就忍了!

白染咬著牙關,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我已經跟你說過了牌不好,是你自己要allin的,怪我咯?"

白染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頭,她早就給了他忠告,是他自己不聽的,怪誰?

"冷血的女人."權睿輕笑,又湊近白染,在她耳邊淺淺細語,"咱們也私底下賭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