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這男人怎麼這麼難纏!
這個男人怎麼這麼難纏! 白染咬咬牙,言不由衷的說道,"牌不好,這次你要輸了." 兩人的對話並沒有刻意壓低嗓音,所以在場的人,都聽到了他們兩人的對話.所有的人又是一陣唏噓. 不過最高興的得數孟凡了,既然權睿的牌不好,那他這一次肯定是贏定了,所以就算是玩的大一點,也無妨! 江浩聽著這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現在的心情都沒有在賭局上,他還在想著,那個白染到底是怎麼和權睿勾搭到一起的! 偏偏那個人又是權睿,在場沒有一個人敢得罪他! 不然估計早就有人站出來給姐主持公道了!江邦媛的目光也一直死死的盯著白染. 可以坐在權睿懷中的女人,本來應該是她,可結果呢! 卻被那個出生卑賤的女人給取代了! 而且,還讓她成為了今晚全場的笑柄!現在就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正在背後嘲笑她! 白染直接忽略了江家姐弟的目光,轉而將牌遞給權睿,"諾,不信你自己看." 整蠱歸整蠱,白染還是不希望權睿輸了一場,畢竟要是贏錢的話,她也能分一半呢! 母親的病是夠得到很好的治療,也許關鍵就在今晚. 白染這樣想,可權睿卻絲毫不領情. 他拿過她手上的牌,放到桌面下,再一次垂眸看白染,語氣寵溺的幾乎可以掐出水來. "你都看過了.說,下多少?五百萬?一千萬?"權睿把那些話說的很是輕松,像是在開玩笑似的. 也或者,那些錢在他的眼中,本來分文不值. 白染聽的臉色一變,趕忙阻止,"你瘋了?" 在白染說出這三個字的同時,權睿已經下注了. "五千萬."話畢,就將自己跟前的籌碼推了出去. 權睿只在談笑之間,就已經扔掉了伍仟叁佰萬了! 在場的人全部都倒抽了一口冷氣,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等到有心人仔細的數了數權睿推出去的籌碼,這才驚魂未定的點頭,的確是伍仟叁佰萬…… 果然不愧是權家的太子爺!出手就是這樣的闊綽! 白染被權睿嚇了一跳,她剛才都讓他看牌了,他為什麼不看牌還下這麼多錢?萬一輸了怎麼辦?這人怎麼會這麼沒有頭腦? 白染回頭,剛想要提醒一下權睿,畢竟也不想看到他真的輸的太慘了. 可…… 當她回頭的那一瞬,她的視線所能夠觸及的地方,是權睿堅毅的側臉. 白染又想起來,在半個小時之前,她在外面的草地上看到權睿的第一眼. 他整個人都背著光線,長身玉立,就那麼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當時她的呼吸就停滯了許久,有些不相信,這世間竟然真的有人可以有如此這般強大的氣勢. 那個時候她並沒有表現出來自己內心的慌張,是因為終究不過是第一眼,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呢! 可現在…… 他就在她的面前,甚至就將她抱在懷中,她覺得自己的臉,似乎有些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