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能下多少?
當著未婚妻的面,和另外的女人親熱,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這樣的事情.估計也只有權睿敢做的出來了. 江邦媛的臉色本來就不好,再被江浩這麼一說,瞬間就又黑了一分. "都怪白染這個小賤人.弟,一會兒你別多話,不要得罪權睿.咱們父親剛走,萬一權睿翻臉不認人,到時候就不好做了."江邦媛心里還是有點顧忌. 父親死了之後,江家的生意雖然還有幾個叔叔輩的人撐著,但是也的確是一落千丈. 所以才會有今天這個慈善會,好讓三江市的人民更加記得他們江家. 而權睿手中掌握的生意更是數不勝數,傻子也知道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是絕對不能夠和權睿鬧翻的. 江浩聽著,也點了頭."姐,你受委屈了." 江家姐弟正在商量計策的時候,孟凡就已經開始下注了. "三百萬!" 江邦媛和江浩這才回神,專心在賭局上. 倒是權睿,之前他走的匆忙,並沒有來得及看牌. 此刻,可以幫他看牌的人,來了. "會玩嗎?"權睿沖著白染揚了揚下巴,又看看牌桌. "一點點."白染倒是說的誠實,也不說自己不會,就謙虛的來了一句,一點點. 聞言,權睿又微笑起來. 她連這個都會? 倒是有點讓他覺得意外. "看牌吧." 聽到權睿的話,白染才拿起桌上的牌看了一眼. 底牌是兩張,看完底牌的大小之後,就能下注. 白染側頭看著手邊的籌碼,因為不知道他們之前的大小盲是多少,現在也不敢盲目的出價,又小心翼翼的回頭看了權睿一眼. "我能下多少?"畢竟這些錢還是權睿的,她要下注的話,最好還是得先問問他的意見. "隨意."權睿倒是不在意桌上的籌碼,他只在意輸贏. 得到權睿的回答之後,白染就拿了三百萬的籌碼,推出去,"跟." 之後江浩喊的過,江邦媛則棄牌了. 江邦媛拿到方塊7,梅花9,牌差的不能再差,她可不想白白扔掉自己幾百萬. 所有的玩家表態之後,荷官敲了敲桌子,發出三張底牌,放在台面上. 這三張底牌是公開的,所有的玩家都可以看,規則很簡單,玩家只需要將自己手中的兩張底牌和公眾的底牌聯合起來,組合最大者獲勝. 三張底牌依次是,紅桃j,黑桃10,黑桃k. 看到這些牌的時候,孟凡的臉色明顯好了不少. 看樣子這些牌對他很是有利. 江浩面色不變,只是盯著白染這邊. 而白染還在權睿的懷中,已經沒有之前那麼陌生了,似乎習慣了. 她沒有再看自己的底牌,就連身後的權睿也沒有看到. 賭局到了這里,權睿才傾身,靠近白染,鼻翼之間,瞬間被一陣幽香所鋪滿,正是他所喜歡的味道. "怎麼樣?牌好嗎?"權睿是的確沒有看到自己的底牌是什麼,所以他只能問白染. 白染注意到權睿在靠近自己,她下意識的就要退開,可無奈他的手壓在她的腰間,幾乎控制了她整個人的動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