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錢贏了,我要一半.
隨後…… 權睿自然也沒有明說,他拉著她的手微微用力,便將她整個人帶進了懷中. "啊!"白染下意識的尖叫一聲,等到她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這個人拉著坐到了他的腿上! 他坐在椅子上,她坐在他身上! 這這這…… 白染萬萬沒有想到事情會忽然一下發生了這麼大的逆轉. 冷靜下來的一秒,白染立刻開始掙紮起來. 可她腦海中才不過剛剛有這樣的念頭,立刻就被身後附耳過來的人打斷. 他小聲的在她耳邊呢喃,"這麼好的機會,難道你就不想給那些從小就欺負你的人一點顏色看看?" 權睿的話,在白染聽來,著實充滿了蠱惑! 她小時候因為是私生女,在這個家里的確是沒有少被欺負. 可她為了母親能夠安穩的過日子,從來就沒有反抗過. 然而今晚…… 身後的這個人雖然很可惡,但是他說的話,卻足夠讓她動心! 權睿很滿意的看著懷中小女人的沉默,又繼續引誘她,"贏了這場賭局,我幫你找戒指,並且派人送你回家,如何?" 他是在和她談判. 只不過認識半個小時不到,權睿卻覺得,自己已經足夠了解她的性格了. 給她足夠的安全感,她就能去做她喜歡的事情. 權睿的這句話,徹底讓白染放心下來. 這個時候的她才注意到,這是一場賭局. 那麼……也就是可以賭錢了? 白染挑高了眉梢,忽然心生一計. 母親病重,父親又離奇死亡,她手上拿不到一分錢,江家的姐妹斷了她所有的財路. 她甚至還沒有大學畢業,手上根本沒有錢. 所以……如果她能在這場賭局上拿到錢,母親的手術費,就不愁了. 更何況,只是一場賭局,她勝券在握. 也許她忘了做個自我介紹,她白染的外公,曾經北方黑道上最有名的賭聖. 想到這里,白染立刻轉變了臉色,轉頭看向距離自己非常近的權睿,忽然傾身,雙手環住他的脖頸,學著他的樣子,也同樣附耳在他耳邊呢喃,"再加一個條件.錢贏了,我要一半." 白染正在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她並不知道,今天這場賭局的高帽子是慈善捐助. 今天賭局的輸贏,是要全部拿出來做慈善的. 權睿沒有點破這一點,他聽著白染的話,心中有些好奇. 奧,原來是一個缺錢的小羔羊. "好."他開口,嗓音清淡. 錢對他來說,不是問題. 他倒是更加有興趣看看這個缺錢的小羔羊怎麼才能夠贏得這場賭局! 白染抱著權睿的脖子,兩人交頭接耳的樣子在外人看來,真是別提有多幸福了! 除了江浩和江邦媛. 江浩不知道之前在外面的草地上發生的事情,當看到權睿竟然帶著白染進來的時候已經足夠驚歎了,現在又見到他們當著眾人的面這樣,心里更為疑惑. 江浩湊過身子,問江邦媛,"姐,姐夫這到底是怎麼了?這里這麼多人看著呢!他就這麼不給你面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