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打算怎麼回報我?
白染沒有忘記,在江月萍說她沒有人要的時候,是權睿站出來,說他要她. 後來江月萍那麼重傷他,也是他開口給她做主. 白染想不明白了,權睿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為什麼,他要這樣? 權睿聽了半天,終于聽到白染一句像樣點的話了. "是在幫你又如何,你打算怎麼回報我?"權睿眯了眼,滿含深意的道,"以身相許?" "我對江邦媛的男人可沒什麼興趣."白染搖頭,不再說話,而是跟隨著權睿走進了大廳. 江邦媛的男人? 權睿為了白染的這話而感到有些不悅. 江邦媛這樣的女人,也是他能看的上的嗎? 呵…… 白染暫時先走到前面,權睿往左邊看了一眼一直在不遠處跟著自己的羅偉. 羅偉立刻會意,快步走到權睿的身邊,"boss." "去查一查這個女人的身份." "是,boss."羅偉點頭,他已經看到了那個和權睿一起走進來的女人. 吩咐完了羅偉,權睿才邁開修長的雙腿,跟上白染的步伐. 這女人,果然和他曾經見過的那些女人,都不同. 權睿走過去,自然隨意的將自己的手,攬在白染的腰間. 這親密的動作,惹的周圍的人,又是一陣歡呼. "快看!權少剛才出去,原來是為了帶這個女孩子進來啊!" "她是誰?怎麼沒見過?" "哎呀,你們快看她的裙子上沾了好多泥巴!手上也是!" 白染本想掙脫權睿的控制,可是她這才剛剛一動,就聽到耳邊雜七雜八的聲音傳來,瞬間也有點奇怪. 下意識似的抬眸朝著前方看去,白染才發現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眾人讓出來了一條路,而路的盡頭,是一張賭桌. 桌邊坐著江浩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 這……是要做什麼? 白染有點迷茫的回頭看權睿,小聲問道,"你要做什麼?" "我說過,今晚的你,屬于我.走吧,去跟你二哥打聲招呼."權睿似笑非笑的看著白染這驚愕的樣子. 方才還帶著爪子的小野貓,現在就變成溫順的小白兔了? 他真是期待她一會兒的表現呢…… 從見到江浩開始,白染的眉頭就皺的越深. 她本來就不想和這些人扯上什麼關系,怎麼現在她更是覺得,自己被權睿給坑了? 白染還沒有想明白自己怎麼就跟著權睿進來了,那邊權睿已經拉著她,重新回到了賭桌邊. 之前權睿忽然中途離席,賭桌上的牌也就沒有動過. 一切,都還和之前一樣. 權睿坐在方才自己坐過的座位上,看一眼牌桌邊的另外兩個人,笑道,"抱歉,中途有點私事先離開.現在可以繼續了." 權睿話畢,沉浸在見到白染的詫異中的江浩才徹底回神. 這里在場的人不知道江家有個私生女,也就更加不可能會認識白染了. 所有的人都在好奇白染的身份,惟獨江浩沒有. 他根本就不用懷疑!他一眼就看出來那個被權睿帶進來的人,是白染!也是江月夕,他的四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