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覺得什麼關系合適?
江邦媛心頭的火氣蹭蹭蹭的就往上冒,腦袋都氣的都快要冒煙了! 可她還必須保持矜持,她得維護自己的大家閨秀形象,維護江家的形象. 于是……江邦媛踩著十寸的高跟鞋,走到權睿和白染的跟前,還是比較鎮定的問他們. "睿,你和她……你們是什麼關系?" 一聽江邦媛的聲音,白染就覺得頭疼. 這個女人最是難搞. 不過這次也不需要白染開口,身邊的權睿就已經替白染回答了. "正在考慮.你覺得什麼關系合適?朋友?知己?情人?"權睿的唇邊滿滿都是玩味的笑,他說話之間,又回頭看一眼白染,轉而換了一種語氣,認真的說道,"亦或是……妻子?" 權睿在說前半句的時候,江邦媛和江月萍兩姐妹聽著,其實也還不是特別的在意,心想,不愧是權少嘛! 女人對他開說,如同衣服一樣,穿過就可以丟了,留著也沒必要. 這樣的他,怎麼可能對那個毫不起眼的白染動什麼心思? 然,就在兩人准備寬心的時候,又愕然聽到了權睿後面的那句話. 妻子? 開玩笑嗎? 江邦媛當下就鐵青了臉色,牙關咬緊,渾身幾乎石化. 權睿剛才說要讓白染做他的妻子嗎?那她呢?她可是他的未婚妻,他怎麼能當著她的面輕易說出這樣的話? 江邦媛被氣的不輕,不過她也沒有輕易開口. 倒是江月萍有些沉不住氣,一下就跳了出來,大喊著,"姐夫!你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你不是要和我姐結婚的嗎?這個白染,她只是我們家最低賤的……" 江月萍一著急,說話也開始口無遮攔了. 好在她這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徐成林拉了一下,示意她不要再說了. 可江月萍卻完全不領情,她的公主脾氣上來了,誰也攔不住. 于是,江月萍又將炮火轉移到了徐成林和白染的身上. "你個二貨,人家剛才都說和你解除婚約了,你還幫著她做什麼?人家現在可是把我的姐夫給勾搭走了!"江月萍指責完了徐成林,又開始指責白染,"一個是傻子,一個是水性楊花,這麼快就勾搭上我姐夫了,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是個什麼德行!丑小鴨也想當天鵝,你還早了一百年呢!" 江月萍這些苛刻的話,白染沒少聽,按照她以前的脾氣,她肯定不會這麼隨便的讓江月萍欺負,可是現在這個家里唯一肯幫她的父親也去世了,母親並不希望她惹事,能大事化小就是最好. 話雖然是這樣說,可一個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白染看向江月萍,瞧她那一副潑婦樣子,剛想出口諷刺,卻聽身側一陣清涼的嗓音傳來,沉穩中透著無以言表的霸氣. "真沒想到,江家的三小姐,原來口才這麼好?什麼話都能說的出來?"權睿的話其實也沒什麼,語氣甚至都不重,可是在他剛剛說出這樣一句話的時候,邊上一直沉默的江邦媛二話沒說轉身就沖著江月萍的臉蛋上啪的賞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在漆黑的夜晚中擴散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