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自然是你在勾引我.
只需要這樣一句話,就能讓白染瞬間反轉自己的處境. 現在,不是徐成林甩了她,而是她不要徐成林! 況且,那個不知道是抽什麼瘋的權睿似乎很想整自己,那她順便也就整整他. 這樣,才算是扯平了不是嗎? 早就想清楚了這些,白染這才深吸一口氣,在眾人驚歎的目光之中,緩步走到權睿的跟前. 她仰頭看他,笑的倨傲. "權少,她們說我勾引你呢!你說……是我勾引你,還是你在勾引我?" 白染從小性子就倔強,就像她執意要撿到那枚被扔掉的戒指,她就能夠跪在草叢中間,不顧被人的嘲笑,堅持尋找. 可她也不是可以隨隨便便就被別人欺負的. 江月萍搶了她名義上的未婚夫,她忍了,因為她根本就不在乎那個徐成林. 但是現在他們又聯合起來這樣指責,真心不覺得他們太過分了嗎? 好,既然是他們先挑起來的,那麼她也不介意和他們玩玩! 而白染所決定的陪那些人玩玩,就是借助權睿,氣死他們. 至于權睿呢? 他一開始的計劃就是想要讓白染主動靠近自己. 沒別的原因,他喜歡她那雙眼眸. 從進入這所莊園他看到她旁若無人跪在草地里尋找的那一刻開始,他的目光,就被她所吸引. 而且,他還得到了一個更為重要的消息. 白染,竟然是江老爺子的私生女. 他以前可是從來只聽說江家只有三姐弟,從沒有聽過有什麼私生女. 這會兒多出來的這個女人,還這麼有趣……看來他的計劃,可以稍微變動一些. 權睿垂眸,瞧著身前那雙水漾的眼眸,涼薄的唇角瞬間勾起. 他伸指,挑起她的下巴. 狹長的鳳眸微微眯起來,他靠近她. 開口,語氣是肆意且危險的. "自然是你在勾引我."他當然也不會讓自己處于劣勢,"小妖精." 一看權睿這邪惡的樣子,白染就覺得一陣頭皮發麻. 不過就是逢場作戲而已,他至于弄的這麼逼真嗎? 想想也是醉了. 白染一秒破宮,在眾人都看不到的一個角度,沖著權睿翻白眼,並且小聲的說道,"我只是配合你演戲而已,別得寸進尺!" 她的聲音很軟,懦懦的,甜甜的,像他小時候吃過最好吃的棉花糖,聽著正舒服. 而此刻的她為了壓低自己的嗓音,偏偏又說的小聲. 那種隱忍卻又盛滿怒火的語氣,聽的權睿心情大好. 他再靠近她一些,同樣壓低了嗓音,"你怎麼知道這只是一場演戲?" 他的人生從來不需要彩排,也從來都不需要演戲. "你……"白染愣了一下,他說不是演戲,那是什麼? 不等白染想清楚這其中的關系,身後的江邦媛就已經站不住了. 名義上來說,她才權睿的未婚妻,現在這個突然跑出來的庶女,到底是想怎樣? 剛才權睿不也說了嗎?是她在勾引他? 真是個不要臉的東西,跟她那不要臉的媽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