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沒人要的賤東西!
g,更新快,無彈窗,!

聽著江月萍的這些話,白染就算不抬頭,也能想象的出來她此刻臉上的咄咄逼人.

黛眉微蹙,白染沒有理她,鎮定自若的俯身,繼續在地上摸索起來.

見白染手上的動作依舊不停,徐成林始終還是不忍,上前勸阻,"染染,不過只是一枚戒指罷了,丟了就丟了.我們已經不能回到從前了,你就算撿回來,又有什麼意思?你還是回去吧,不要再來了."

徐成林的話,說的還挺惋惜的.

殊不知,這些話聽在白染的耳中,卻是那麼的可笑.

他難道以為她在這里撿戒指,是因為她對他舊情未了嗎?

呵……多麼的自大呀……

白染原本不想搭理這兩個狗男女,可是誰讓他們偏偏在她面前以這樣的高姿態站著?

粉嫩的唇角勾起一絲淺淡的弧度,白染拍拍手,站了起來.

她的卑微,不是給他們看的.

徐成林看到白染站起來了,還以為她是聽了自己的話,正高興的准備再勸說她一會兒,這才剛剛開口,就感覺到耳邊一陣勁風疾馳而過.

隨後就是啪的一聲傳來,臉上火辣的疼痛開始擴散.

徐成林一下呆愣在原地,他直直的看著跟前的白染,壓根兒沒有想到她會動手打自己,腦子里幾乎懵圈了.

當事人都還沒有任何的反應,江月萍一下就跳了出來,拉過徐成林護在身後,就伸手指著白染開罵.

"你……你這個潑婦!你竟然敢打他?難怪他不要你了!"

江月萍忽然冒出來,這一點白染完全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

徐成林本來就是個膽小怕事的男人,像江月萍這樣強勢的壞女人,正好可以震懾住他.

"人也打了,你們可以走了."白染神色不變,她打徐成林那一巴掌,是為自己這一個月來對他的照顧所打.

這樣,他們就互不相欠了.

她還要找戒指,沒空和他們在這里玩.

白染臉上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真正的激怒了江月萍!

她就是見不得這個私生女好!

父親從小就對這個私生女好,什麼好東西都想著她,完全都不會顧及她和哥哥姐姐!

所以在她知道父親居然給白染促成了一段婚姻之後,她就發誓要將白染的未婚夫搶到手!

這不,父親前段時間剛去世,徐成林這個沒用的男人已經對她死心塌地了,白染什麼都沒有了.

今晚二哥在家辦了慈善會,沒想到白染會找上門來,還指名道姓要見徐成林.

當時她就將徐成林和白染的訂婚戒指從三樓扔了下來,而這個白染居然還真的傻乎乎的跑到樓下,跪在草地里找了這麼長的時間.

現在可好,竟然還敢動手打人了?

"走?白染,你搞清楚,你才是這個家里的不速之客,應該走的人是你不是我!你這個沒人要的賤東西!"江月萍的嗓音很大,並且說話的時候,她就伸手去推白染.

白染猝不及防,身體傾斜間,整個人都朝著身後倒了去!

完了!

感覺到身體的晃動,白染立刻咬緊了牙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