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活脫脫一只喪家之犬
權睿只顧著欣賞不遠處的美景,絲毫沒有在意眼前的人和事. 倒是一直沒有被權睿用正眼看過的孟凡,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漠視! 這人擺明了就是看不起他是嗎? 哼! 孟凡看一眼身邊的權睿,挑釁一般的開口問道,"怎麼?權少連牌都不用看?這麼有自信?還是……已經打算放棄了?" 孟凡一開口,話語中滿滿的都是敵意. 權睿的視線仍舊沒有收回,涼薄的唇角掀開,有溫潤的嗓音溢出. "替我看牌的人,還沒有到." 話音落下,權睿始終頭也不回的,舉步就朝著門外走了去. 原本包圍著賭桌的人都不敢攔著權少的路,全部都自動退開,讓出一條路來. 權睿朝著門外走,賭桌上剩下的三個人就完全傻眼了. 江浩也覺得甚是無語,附耳到江邦媛的耳邊,小聲的問道,"大姐,你趕緊跟出去看看?這剛才還好好的,怎麼就走了?我這麼多朋友在這里呢!可別讓我難做啊!" 江邦媛聞言,微微點頭,也起身跟了出去. 她雖然從小和權睿有婚約,可是兩人單獨在一起的機會基本上是沒有的. 盡管小時候時常見面,然而到現在,她仍舊摸不透這個男人的心. 在江邦媛追著權睿出去之後,被晾在原地的孟凡氣的額角的青筋都爆了出來! 他一手狠狠的握緊,骨節之間,有咯吱咯吱的聲音發出. 而此時此刻,別墅外的草地上,又發生了什麼好戲呢? 白染已經在草地上找了將近半個小時了,可仍舊一無所獲. "掉在哪里了?我明明看到,是扔到這附近了……"白染有些著急了,之前的耐心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掉落在這里的東西,對她來說,非常重要,所以就算她潔白的裙子被泥土沾染,她也絲毫不在意. 膝蓋跪在草地上,彎著腰,雙手還在不停的摸索. 一男一女,帶著嘲諷的笑聲,就這樣靠近正跪在地上摸索的白染. 女人穿著鵝黃色的裙子,脖子上帶著巨大的珍珠項鏈,挽著她身邊穿著燕尾服的男人,非常得意的沖著地上的白染開口. "白染,成林已經和你分手了,他現在愛的人是我,你還撿你們的訂婚戒指做什麼?你難道沒有覺得,你現在的樣子,活脫脫就是一只喪家之犬嗎?" 女人哈哈哈的笑著,被她挽著的徐成林多少還是有點顧忌,就回頭道,"月萍,別說了.染染她,不管怎麼說也是你的妹妹." 徐成林有些不忍的看一眼跪在地上的白染,心里要說他不疼惜白染,那也是不可能的. 他和白染訂婚一個月了,白染一直對他很好. 只不過讓徐成林沒有想到的是,他的開口相勸非但沒有讓身邊的女人消氣,反而招來更大聲的暴喝. "什麼妹妹?你搞清楚啊!我江月萍是江家的三女兒,她白染算什麼東西?她不過就是個私生女!"江月萍高傲的揚著下巴,看著白染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鄙夷和仇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