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過來,想見孩子的話


"我有話想問你."

她的底氣是不夠的,一只待宰的獵物,如何有資格向野獸發起對話?

不過,南宮寒野顯然心情不錯,竟點了點頭.他躺倒在柔軟的床鋪上,半閉著眼睛,放松了身體.

不急,美好的獵物是無法逃離的,他有的是時間享受美妙時刻.

"那個……孩子,南宮睿的媽媽是誰?"

她的話讓原本放松身體眯眼休息的南宮寒野猛然張開了眼,他緊緊地盯上了洛映水,眼里閃出駭人的光芒.他緩緩爬起身,手拽緊了身下雪白的床單,混身上下透射出滾滾的慍怒,散發著刺骨的冷氣!

眨眨眼,他的手松了下來,怒氣退去一些."跟你沒有關系."他煩躁到近乎粗魯地回答.

"不!"一提起孩子,洛映水便什麼都可以不顧,什麼都不再害怕,孩子小小的身子,可愛的面容深深地印在她的腦子里,此刻她急切地想印證一件事情."彌小姐說孩子是她姐姐的,她姐姐早就……死了,所以,那個孩子不可能是她的,對不對!"

"跟你沒關系!"南宮寒野暴怒起來,聲音高了一度,一副"你沒有資格問"的表情.

洛映水一激動,便也忘了此時的處境,她放大了聲音,情緒盡情泄露."不,跟我有關系."

她頓了一頓,考慮著接下來的話如何出口."那個孩子……是我的……嗎?"問完這句話,她的肩膀縮了起來,像個等待判決的罪人.

"不是!"南宮寒野想也不想,直接否認.不過,他臉上的神色越來越陰沉,盯著洛映水的眼光如刀一般,似乎想將她的身體剖開一般.

"你有什麼資格做一個母親!"他咬起牙根,怒罵起來,"一個在孩子生下來連看都不看一眼就逃走的母親,你算什麼!"

他記起那天他趕到醫院時看到的情景,小小的孩子孤獨地躺在嬰兒床里,那個原本應該在床前照顧呵護他的母親卻早已不見蹤影.

這個女人,竟然偷偷地懷了他的孩子!狂怒的南宮寒野找遍了整個醫院,都沒有找到那個叫洛映水的女人!

直到,南宮寒雪出現,他才知道,洛映水已經逃走了.

逃走!這不是洛映水一直以來都想做的事嗎?他毫不懷疑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卻忍不住怒火沖天,一個女人,敢懷他的孩子,已經是膽大包天.竟然還敢拋棄親骨肉,更是天理不容!

他派了很多人去找,幾乎把整個T市翻了天,都沒有找到洛映水一絲一毫的痕跡.她就這樣憑空消息了.

這個女人,拋棄自己的孩子七年後,竟然好意思厚著臉皮想要認回自己的孩子,不要臉!

洛映水因南宮寒野的話而激動不已,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他在責怪她?這是不是意味著孩子……就是她的!

"睿兒……真是我的嗎?"她像被針紮了一般彈跳起來,臉上顯出驚喜.他沒有死?她的孩子沒有死嗎?滿臉的淚水,她卻笑如夏花!

她需要南宮寒野的肯定,她急切地需要!


南宮寒野像在看一場鬧劇,心里只有一陣陣的惡心.一個母親,一去就是七年,從不曾對自己的孩子有過半絲留戀,現在裝出一副慈母形象,不太晚了嗎?

他撇撇嘴,決定要給她以沉重的打擊.

"是又怎麼樣?"他的聲音冷到了冰點,"我告訴他,他的母親叫彌紗兒,生下他後就已經死了,別墅里的所有傭人都是這樣對他說的.所以,他已認定自己的母親就是紗兒,他腦子里有的,是紗兒的面容,你,沒有機會了!"

他絕情的聲音里透著得意,洛映水的身體一陣陣地空虛,腳軟得像泥,幾乎馬上就要癱倒.

他怎麼可以這樣,就算他恨她,也不能絕情至此.

她的孩子竟然沒有死!太難以想象,真是太難想像了.

複雜的情感湧向她,洛映水連連幾次被強烈地震撼到,她此時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像是一個被人用冰水和溫水輪流澆築一般,她的身體時冷時熱,時歡時悲.嘴里只反複地道:"他還活著,還活著,太不可思義,太不可思義……"

"你的意思是希望他死羅?"南宮寒野抬起了身體,朝她跨步走來,將她軟軟的身體直接提起,"你都對他做了什麼?王醫生說你要求他給你打引產針?"

"不……"洛映水猛烈地搖動著腦袋.她沒有,她怎麼可能會將自己孕育了八個月的孩子引產,她保護他還來不及呀!

王醫生真的這麼說了嗎?他為什麼不說是南宮寒雪和安妮的主意.

"南宮小姐……"

"閉嘴!"南宮寒野將她的衣領抓得更緊,她因為無法正常呼吸而憋紅了臉.頭頂上,是他狂怒的暴吼,"要不是王醫生及時為你換了催產針,我的孩子就被你殺了!"

哦,好險!原本她的孩子打的不是引產針!洛映水本應該痛苦的臉上竟然現出了笑容,南宮寒野根本猜不透她的心思,氣憤之至,將她狠狠地拋向地板,發出沉悶的身體與地板接觸的聲音.

她竟然還能笑!在為自己大膽到可以拋棄他的孩子而開心嗎?南宮寒野真狠不得將她的心挖出來看看.

洛映水感受到了身體的痛楚,臉部線條盡數扭曲.她今天的心情太好了,就算南宮寒野要了她的命,她也不會說半聲的.

她的孩子,她思念了七年的孩子,竟然還活在世上.是上天恩賜,可憐她嗎?原本他們已經成為不可相交的平行線,卻陰差陽錯地讓她回到了這里,並親眼見到了自己的孩子.

她,真是太幸福了.

洛映水盡最大的努力爬了起來,剛剛南宮寒野的一摔力道不小,她的五髒六腑幾乎移位,不過相較于孩子還活著的這份驚喜,這些傷痛根本算不了什麼.

"謝謝."在南宮寒野驚奇的注視中,她竟然表達出最真誠的感謝.

"你瘋了吧."南宮寒野十分不解地沉聲罵.

"不,謝謝你告訴我這個好消息,我還以為,以為……"她說不下去了,孩子的存在讓她感受到了從未感受過的幸福.她無比地知足!

就算當年獲得至高無上的設計大獎,她都沒有如此興奮過.

南宮寒野當然理解不了她的心情,他仍沉浸在洛映水拋棄孩子的憤恨中."你以為王醫生給你打的是引產針吧,你別忘了,他是我養的醫生,沒有我的同意,他是不會對南宮塚的孩子動手的!"


"嗯."她傻傻地點頭.

南宮寒野忍不住搖頭,他真懷疑剛剛的一摔之下將這個女人摔傻了.

或者,她只是演給他看的!就如七年前一樣!

七年前,他收到了紅姐轉交的那份來自曲承業的資料,再一次調查,曲承業十分肯定地下結論,洛映紅跟他的父親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他有過短時的愧疚,長久地將她與他的父親聯系在一起,讓她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委屈.他想改變對她的看法與態度.

不過,一想起她要引掉他的孩子,便忍不住怒火升騰,對于洛映水的怒意超過了對她的愧疚.

害死他的愛人,還差點害死他的孩子,這些賬,夠她還的!南宮寒野決定好好地利用她未完成的契約,狠狠地懲罰她.

"想見孩子嗎?"他轉眼變成一副難以估摸的笑臉,笑得邪惡,笑得深沉.思念孩子心切的洛映水無心思考他的詭異和反常,不斷地點頭.

她何止只是想,簡直想死了.沒想到孩子還活著,而且是自己看到的那個可愛的男孩兒,她真恨不得馬上將他摟在懷里,好好地看個夠,親個夠.

"好極了."陰謀得逞一般,南宮寒野轉身關掉了燈,留下一室黑暗.

"你……干什麼?"不習慣于黑暗,更別說與這個撒旦一般的男人同處黑暗,她害怕地幾乎尖叫.黑暗中,她什麼也看不見,只聽到輕細的腳步聲,朝某個地方行進.

適應一下,通過未關的窗戶透過來的路燈光線,她看到他再度悠閑地躺倒在應該屬于她的大床上.

勾勾手指,他磁性的嗓音從黑夜中傳來."想要看到他,就得乖乖地聽我的話."

洛映水害怕地咽咽口水,對于孩子的渴望讓她失去了基本的分析能力,機械地點點頭,她決定聽他的話.

"過來!"他命令,整個身體放松,貼在了床鋪上.就算這樣,危險氣息仍縈繞在他的周圍,讓洛映水不敢接近.

過去意味著什麼?雪白的床鋪給了她答案,捏捏衣角,這個七年未曾有過的動作回歸,她就像七年前一般無助.貝齒咬上紅唇,她沒有膽量走向那里.

"過來!"南宮寒野的聲音加大,透著明顯的不耐煩,"如果想見到孩子的話!"

"哦……"洛映水無力地垂下了頭,邁開細碎的步子.她還能怎麼辦?主動權握在他的手上.為了孩子,她命都可以不要,更何況……

南宮寒野等得不耐煩,干脆直接爬起,將她拉向自己的懷抱……

她對于情事的生疏令南宮寒野十分滿意,這代表著這個女人真如她所說,沒有被別的男人碰過.

最好不過!如果讓他知道有人碰過他的東西,一定會讓那些人死得很慘!

洛映水沒有時間去害羞,她緊緊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以求不要跌落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