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他的滿足,她的毀滅


"你……爸爸還打你?"洛映水忍不住要關心這個孩子.他還那麼小,就要做這麼多的事情,還要被父親打,南宮寒野是不是太狠了點兒?

男孩無所謂地搖搖頭."我們這是正常的交流,不算打."

掃掃面前這個對自己過分關心的女人,他撇撇嘴."小姨,這是爸爸新找的女人嗎?"

小姨?孩子叫彌純兒小姨?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關系?

"哪里."彌純兒尷尬地看看洛映水,搖頭否認,"不是的."

男孩不以為意地點點頭."嗯,不是那麼惹人討厭."男孩直接越過兩人,朝後院走,頭也不回地對著身後的傭人喊道:"奶媽,不是要去上騎射課嗎?"

奶媽?孩子沒有母親嗎?為什麼要奶媽?

更多的疑惑湧上心頭,洛映水緊緊地盯著那個小小的身影,手里拽了滿滿的一把汗.這個孩子……

某種猜測索繞腦海,她卻害怕地不敢確定.

"看來,他挺喜歡你的."彌純兒抿嘴輕笑,"除了我這個做姨的,其他女性他一律不理,如果野不在家,他會直接將她們趕走的."

她說這話時帶著點點驕傲,可以理解,她是眾多女人中唯一沒有被趕的,說明在孩子心中有一定的地位.

他叫她小姨,他不就是彌紗兒的孩子?不可能!

"哦,您應該累了吧,我叫紅姐帶你去休息."彌純兒體貼地按下對講,紅姐走過來.

"小姐,請."刻意省略洛映水的姓,紅姐從頭到尾都是一副與她初見的表情.

直接走上二樓,在一處房門口停下."這是您的房間."打開房門,里面舒適而又高雅的裝修深得洛映水的喜歡.

"紅姐?"就在紅姐將要離去之時,她叫住了她.

"還有什麼吩咐嗎?"紅姐回頭,低聲問.

"那個……孩子是……誰的?"她本想直接問孩子是不是她的,轉念想起南宮寒雪曾告訴過她孩子死了,便臨時改變了主意.

她死盯著紅姐,希望可以從她的面部表情上看出些什麼,然而,對方的臉色平和,平靜得根本感覺不到內心的想法.

紅姐搖搖頭,輕而冷地道:"這些事與洛小姐無關,最好不要問."

轉身,離去.

原來,她還記得自己.

靜靜的夜,樓下路燈的光線流瀉進來,映亮了室內.不習慣于黑暗,洛映水打開了燈,強烈的燈光迅速填滿了整個空間.

時間不算太晚,才八點半.

害怕撞見南宮寒野,洛映水除了晚飯時間下去用過餐,便把剩下的時間都打發在這間房子里.門外有輕微的走路的聲音,緊接著傳來說話的聲音,是小孩的聲音!


洛映水想起了白天看到的那個成熟穩重的小男孩,是他嗎?似乎有看不見的扭帶聯系著兩人,她忍不住要去關心他.

把門推開細小的一條縫,她看到了那個孩子,他站在過道里,對面站著一個男子,背對著洛映水,她看不清面貌.

"今天不用了嗎?"南宮睿的臉上閃出驚喜,抬頭看向男子,小小的下巴尖尖細細的,竟和洛映水有些相似.

洛映水並不關心背對自己的男子的身份,她將全部注意力放在南宮睿的身上.明亮的眼睛,黑白分明,閃爍著聰慧的光芒.高高的額頭,一頭短發烏黑發亮,英挺的鼻梁,不時翹起的唇角,和南宮寒野幾乎一模一樣.

他此刻的表情不再是酷酷的,身前的男子跟他說了什麼,早熟的小臉上終于有了與年齡相符的笑.

"好吧,看在你放過我的份上,我表揚一下你的眼光,今天這個女人很漂亮."狡黠的小眼里閃爍著調皮的光芒,南宮睿竟然評論起男子的眼光來.

"是嗎?不要靠近他!"男子吐出冷冷的話音,熟悉的語氣,磁性的嗓音,除了南宮寒野還會有誰?

洛映水因為這個聲音而不安,像害怕被他發現一樣,將房門關小.但對于南宮睿的關懷太強烈,她忍不住再拉大一些,好將他看個真切.

就像對待一件異世珍寶,她總是看也看不夠,看了還想看.南宮睿令她想起自己的孩子,如果他還活著,也該和他一般大,和他一般聰慧了吧.

如果南宮睿是她的孩子……

她不敢再想下去,當年醫生分明說她注射的是引產針,孩子應該不可能活下來,而且,南宮寒雪已經說了,孩子死了.

背影轉了過來,南宮寒野朝她所在的房間望了望,警告著自己的兒子.

兩張臉擺在同一平面上,南宮睿就是縮小版的南宮寒野.

"放心,你的女人,我不感興趣."南宮睿說起話來始終像個小大人,與他稚氣未脫的臉十分不相符.

南宮寒野吹口氣,將落在額際的幾縷碎發吹起,動作帥氣而優雅."最好是這樣."

他豎起拳頭,向南宮睿舉舉,完全不像在跟一個孩子說話.

南宮寒野的教育方式促進了南宮睿的早熟,洛映水深深地不認同他的教育方式,孩子就應該有無憂無慮的童年,有他們自己的伙伴,玩具,而不是成天跟各種學習糾結在一起,更不是以這樣的方式與人交談.

"走吧,回房間."南宮寒野顯然想結束兩人的談話,他對兒子下達命令.

南宮睿眼里滾出一絲委屈,很快收了回去."好吧."他緩緩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關緊了房門.

才這麼小,難道南宮寒野不擔心他晚上會睡不著,會害怕,會翻被子著涼嗎?他這個爸爸難道不用陪自己的孩子入睡嗎?不給他講講床頭故事嗎?

深深地憐憫起南宮睿來,洛映水想關掉房門時,彌純兒的身影出現.

"睿兒睡了嗎?"她向南宮睿所在的房間望望,身體滑向南宮寒野的懷抱."你今天回來得真早,太好了."

南宮寒野似無意地退開,在離洛映水的房間不足五步的地方停下,彌純兒小眼里閃過一絲受傷,既而張開笑臉.

她看看洛映水所在的房間,柔柔地道:"Sumr小姐應該休息了,她好像很適應這里的環境.聽說她的故鄉就是這里,難怪,我請她,便來了.順便回國來看看故鄉嘛."

南宮寒野沒有吱聲,似乎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

"咦?你以前不認識她嗎?她現在這麼有名氣,以前應該也出名吧."彌紗兒無話找話,洛映水的心頓時高高提起,她豎起耳朵,想聽到南宮寒野的回答.


"好了,早點休息吧."南宮寒野懶懶回身,不回答彌純兒的問題.此時,他的臉正對上了洛映水的房門.洛映水害怕得站在原地,不敢弄出一丁點兒聲響.

南宮寒野尖銳的目光透過門板縫隙緊緊地盯著洛映水,目光銳利得幾乎穿透門板!

他看到自己了嗎?洛映水屏住呼吸,生怕發出一點點聲響,驚動了他.

眼里閃過一絲玩味,南宮寒野回過頭去,直接將彌純兒抱住."晚安,做個好夢."

"野……"彌純兒細小的聲音淹沒在一個纏綿的吻里,兩個人就在過道里接起吻來,兩張相貼的唇離她不過三步,她可以清晰地聽到兩人急切的呼吸,還有彌純兒滿足的嚶嚀.

良久,南宮寒野才依依不舍地松開,眼里染上了情欲.

"野……"彌純兒小臉紅紅的,沉浸在驚喜當中."你以前……"

"噓……回去睡覺吧."南宮寒野將她輕輕一推,彌純兒聽話地點點頭,走向自己的臥房.

"別忙得太晚."她輕聲叮嚀,分明就是妻子對丈夫的囑咐.

南宮寒野沒有點頭,洛映水緊張地盡可能小心地關好房門.

好險!她拍著胸脯,看來,南宮寒野並未發現她的窺探,否則也不會擁吻彌純兒.

躡手躡腳走向床鋪,身後的門發出細微的旋轉聲,洛映水還未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南宮寒野嚴肅陰沉的臉出現在面前.

他沒走?!

洛映水的小臉再度慘白,她蠕動著紅唇兒,想說話,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深更半夜,一個男的鑽到房里,她能笑臉相迎,說聲"你好"?或是"歡迎"?

當然不能!白天的情景如放電影一般在眼前閃過,她的身體開始顫抖.

南宮寒野非常享受這種感覺,這種令對手害怕的感覺.看到洛映水害怕地顫抖,他尖銳的眼眸眯起,發出令人無法猜測的幽暗光芒.

七年時間,這個女人越發誘人了,原本纖細的身體已經帶上了女性的柔美,全身散發著成熟的韻味.

南宮寒野並不隱藏自己的想法,步步朝著甜美的獵物靠近.

"我想……"洛映水迅速開口,卻不知道要表達什麼.南宮寒野的目光里充滿情預,跟白天一模一樣,這代表著什麼,她怎會不知!

但,她不要!

他的未婚妻就住在斜對面,他的行為是一種明確無誤的對于愛人的背叛!或者,他單純只想懲罰自己,她還是接受不了這種方式.

南宮寒野沒有理會她的想法,高大的身體投射出來長長的影子,已經將她纖柔的身體掩蓋,危險的氣息越來越濃烈,她覺得自己已經成為了他籠中的獵物,只能干睜著眼,等待他的品嘗.

他的滿足,便是她的毀滅!

不!

就在身體離她不過幾步的時候,洛映水迅速退開,轉身靠在了一組沙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