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怎麼好拂了她的好意
g,更新快,無彈窗,!

有強烈的光線射向她,不用猜,她就知道,一定是南宮寒野挑戰性的目光.只要她感到以不舒服,他就會覺得很開心.

"Sumr小姐這麼用心,我們怎麼可以拂了她的好意呢?"南宮寒野"好心"地說服了彌純兒.

"嗯."彌純兒是個十足的乖乖女,對于南宮寒野的話,百依百順.她的眼眸中閃著驚喜和羞怯,洛映水忍不住好奇,他們的關系這麼親近,用得著為一個擁抱而感到歡喜不已嗎?

"野,我今天好高興哦."彌純兒忍不住當著眾人的面吻上了南宮寒野的頰,"我總感覺你今天對我特別地好."

"我從來都對你特別好."南宮寒野吻回了她,輕聲細語地表白.

"可以嗎?"洛映水將羅琳一人回酒店的意思表達出來,羅琳不太放心地反問.他們用的是英語,聲音又低,並未影響到大家.

"可……以的."洛映水硬著頭皮點頭.一點兒都不可以,可是,現在,除了聽從,她還有什麼辦法.南宮寒野,他想要做什麼?

他已經有了未婚妻,兩人的關系看起來好得難舍難分,他要她回南宮別墅又是出于什麼目的?

對于前途的未知與擔憂,讓她忍不住蹙起了眉頭.

"那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羅琳已經接受了她的安排,離開前不忘囑咐.

洛映水胡亂地點著頭,她的心亂極了.

南宮寒野看看表,推開了彌純兒."你帶Sumr小姐先回去吧,我馬上還有一個會議,晚上還有別的事,不要等我,早點休息."

又是一吻,落在額頭,目光卻直接越過彌純兒的頭頂,落在洛映水的身上.

洛映水迅速將頭轉開,她不敢和他的目光相撞,他的目光太恨,太陰沉,充滿著對她的仇恨,會讓她忍不住地害怕.

一路上,彌純兒都沒有停止甜美的傻笑,她的話特別地多,像是才陷入熱戀中的女人.

歐陽不凡再次打來電話,洛映水盯著屏幕看了半天,始終沒有勇氣接下來.要對他說嗎?他聽了後會怎麼樣?會來救她嗎?

歐陽不凡與南宮寒野曾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加兄弟,因為彌紗兒而分道揚鑣,如果他來救她,會不會增加他們之間的仇恨,從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歐陽不凡對南宮寒野,她很難確定誰會贏,誰會輸,但卻可以肯定,一定會兩敗俱傷,傷得很慘.

還是不說吧.她不希望任何人再因她而受傷!

"是男朋友打來的嗎?怎麼不接?"彌純兒遞過來半張小臉,閃著歡愉.

現在,她不得不接了.

"不凡?"

"怎麼這麼晚才接電話,工作不順利嗎?"歐陽不凡的聲音有些急切,充滿著濃濃的關切.

抿抿唇,洛映水的情感複雜起來,吸口氣,她努力地保持平靜:"哦,沒有,很順利."

"那怎麼聽羅琳說,你讓她留在酒店,竟然要一個人到別人家中體驗生活,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呀?以你的眼光,見人第一眼就會有靈感,怎麼這次需要這樣?"

哦,許是他打了羅琳的工作電話,她告訴了他!

艱難地移移身子,當著彌純兒的面,她不能說是主人主動要求的,而且做為她這樣出名的設計師,是完全可以直接拒絕的.洛映水不善說謊,支吾了半天,才道:"或許是這個地方太熟悉了,把我的靈感全部收回,所以,我需要……點時間."

電話那頭的歐陽不凡並沒有懷疑她的話,輕笑道:"還不習慣嗎?我很快就來陪你了.鎮定點兒."

"哦,不要!"洛映水著急地拒絕.她現在不能讓歐陽不凡來,更不能讓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

"你不要來了,我最近的靈感很不好,一時半會想不出東西來.故地重回,我想一個人好好呆呆,你就不要來打擾我了."

"你……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了嗎?"歐陽不凡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情緒.

"哪里有."她急忙否認."我只是不想你老是纏著我,害得我沒有心情做事."

第一次說如此直白的話,電話那頭沉默一刻,最終輕聲道:"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見,好好照顧自己,遇到什麼困難打電話給我."

"不會的,再見!"洛映水匆忙掛斷電話,抬頭時,看到彌紗兒羨慕的眼神.

"你的男朋友對你真好,時時不忘關心你."

"你也不錯呀."南宮寒野那麼喜歡她,寵她,想必是個幸福的准新娘.

"唉……"悠悠地歎口氣,彌純兒的表情變得落寞,"有時候,許多事情總是想不明白,唉,不想了,別墅就在前面,你看到了嗎?"

順著彌純兒的指點,洛映水看到了那棟熟悉的建築.七年過去,它一成不變地矗立在那里,不曾因為歲月的洗禮而透露出半絲陳舊,就如南宮寒野.

她的心止不住地顫抖,一幕幕回憶愈加清晰,她似乎聽到了安妮無情的辱罵,南宮寒雪的鞭聲響起."哦……"她的臉色一時變得慘白.

"Sumr小姐,您怎麼了?"彌純兒關切的小臉注視著洛映水.

無力地搖搖頭,擠出一絲笑意."哦,我沒什麼."她不想讓這個馬上就可以進入幸福天堂的女孩知道自己和這棟建築,以及建築里的人發生過的一切事情.

彌純兒看起來如此清純,就如當年初入別墅的自己,她這張純白的紙上不應該描入黑色的陰影,而只應該有幸福的紅黃橙綠青藍紫.

"來吧,可以下車了."車在車棚內停下,彌純兒向她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司機已經稱職地為她打開了車門.

南宮別墅,我又回來了.

洛映水跟在彌純兒身後,打量著熟悉的風景,心情複雜極了.

"彌小姐."紅姐從遠處走來,目光閃了閃,在看到洛映水後透出驚訝.不過,一轉眼就平靜下來,像從不曾認識她."你們回來了."她的語氣依舊是冷冷的.

"嗯.這是我的客人,英國最著名的珠寶設計師Sumr."彌純兒熱情地介紹,還不忘囑咐,"給她安排最好的客房,Sumr小姐會在這里住較長的一段時間."

"好的."紅姐點頭.從旁邊走來相識的傭人,他們閃著驚喜的目光,在紅姐威嚴的一瞪之下,迅速離去.

"哦,我們進去吧,外面熱."彌純兒無意地提醒,洛映水才意識到,又一個夏天來到.

七年前的夏天,她來到了南宮別墅,並懷上了一個孩子,Sumr正是由此而起.

"洛……"端水來的傭人差點叫出了洛映水的名字,不過,在叫出姓後便嘎然而止,像做錯了事一樣,將頭低得更低.

還有這麼多相識的傭人,洛映水的心提得高高的,她真的害怕哪個冒失的傭人一時叫出她的名字.

不過,她的心很快便安了下來.如同事先約好的一般,傭人再沒有對她表現出某種好奇,他們就像第一次見她一樣.

洛映水低頭品茶,這樣優質的茶葉,七年前,她從來都品償不到,那時,是南宮寒雪和安妮的專利,她們拒絕和一個女奴共品好茶.

七年過去了,如果說重回別墅有什麼變化的話,就是她可以像高貴的客人一般,品嘗到頂級的花茶!

這些東西,對她來說,不再高貴,頂著著名珠寶設計師的名號,多少人想請她去品償他們的東西,以求提高知名度.

樓梯響起細小的聲音,一個不高的身影滑下,靜靜地站在那里.

那是個小男孩子,不過七八歲的樣子,清秀的容貌,有著和南宮寒野相似的外表,而且和南宮寒野一樣,以慣有的冷臉面對所有的人.

他眨眨眼,有傭人在叫:"少爺,有什麼需要的嗎?"

男孩擺擺手,霸氣與生俱來!洛映水第一眼就看出,他和南宮寒野有著不尋常的關系.

"哦,睿兒,過來."彌純兒向他招招手,男孩靜靜地走向她,卻將目光射在洛映水身上."這是誰?"

"看吧,這是野的孩子,今年七歲了."彌純兒的話差點讓洛映水一蹦而起,她身體猛烈地一抽,盯緊了那個孩子."他……幾歲?"

"我七歲."男孩淡淡地回應,不甚滿意她的表情與舉動.他說話的語氣就像一個大人,表情是與年齡十分不相符的老練沉穩.

七歲?她的孩子如果活著,也應該七歲了,他會不會……

"你叫什麼?你的母親是……"她努力地控制著自己激動的情緒,卻還是透露出急切.

"南宮睿."男孩簡單地吐出三個字,上下打量了一下洛映水,"直接問我的私事是很沒有禮貌的,你要道歉."

"哦.對不起."洛映水被他的老練所折服,不好意思地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向他真誠地道歉.

後面有人急忙趕下,身體胖胖的傭人是她沒有見過的.她急得不行般叫道:"小少爺,我的老祖宗,你怎麼又跑下來了.今天還要背三章法語課文,默寫一首意大利長詩,還有英語三千字作文,你都做好了嗎?"

"當然."相較于傭人的急切,他平靜極了."都放在桌上了,默寫出來的詩,還有英語作文,背誦的東西錄在電腦里,家教來了嗎?叫他自己看吧,當然,絕對不會有錯."

"那還要練一個小時馬術,一個小時劍術,時間馬上就到了,教練都等在那里了,老祖宗呀,你爸爸晚上回來可要檢查的,不能再被他打得那麼慘了."

"好吧."男孩對于'爸爸’兩個字有些許懼怕,他小小的身子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