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不要白費力氣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洛映水的聲音軟了下來.南宮寒野似乎不將她嚇死不罷休,他啪地打開一個開關,小電視里,迅速出現了屋子里的一切,包括面色各異的兩個人."只要一按開關,那邊也可以看到,我不介意……"

"哦,不要!"她搖動著頭,拒絕他細長手指的按動.這樣的畫面,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

"好極了!"南宮寒野狠狠地一按,原本的小電視一黑,被關閉.他站起來,挺拔的身體像一座山,向她移近.

哦,他要做什麼?

她本能地後退著,直到身體碰到堅硬而冰冷的牆壁.

"不!"她反射性地避開,纖臂已落入他的手中.

"你要干什麼!"巨大的力量將她拉向一個地方,洛映水想要反抗,握著自己小手的那只獨臂如同鐵鉗,對于她的爭紮不產生任何反應.

大手一拉,她的身體被貼在了浴室碩大的鏡子面前.鏡子里面,蒼白的臉色,干涸的唇角,略微凌亂的發絲,都表明著她的狼狽.仿佛,回到了七年前!

而背後,黑衣黑發黑著一張臉的南宮寒野就像一個撒旦,手腳並用,將她固定在這里.

他騰出了控制她的手,只用膝蓋頂住她的腰,牢牢的,她感覺到了來自腰部的禁錮.單手抬高她的下巴,強迫她把頭抬高,逼著她正視鏡中的自己和他!

"真是沒想到!你最終還是回到了我的手中!天意嗎?"

撒旦開始發聲,滿滿的得意與高傲!

洛映水用沉默應對他的冷酷,過往閃過腦際,她不敢閉眼!殘忍的一幕幕,她的身體已經千瘡百孔!

折磨,再次降臨,她的身體只能無力的顫抖!

"說,為什麼要逃!"握在下巴的手力道加大,足以將她細小的骨頭捏碎!什麼?她逃?"不,我沒有……"她從來沒有要逃過.

身上的人根本不相信,他認為這是天大的笑話,只有愚蠢的人會在事實面前撒謊.于是,他冷酷地笑了起來,雪白的牙映在鏡中,在洛映水的眼中逐漸伸長了獠牙……

哦,他現在一定很想一口咬斷自己的脖子吧!

想像中的痛楚沒有到來,她感受到一片清涼,他……又要做什麼?目光垂下,洛映水睜大的眼里透出濃濃的尷尬.

他……竟然……

鏡中清晰地映出兩人的面容與動作,一切都是那麼真切!

身後的身體猛然一輕,抬起身子來的洛映水在裙擺落下的那一刻,看到了腹部淡淡的疤痕,那里,曾經孕育過她和他的孩子!

他知道嗎?知道他們的孩子已經被他的妹妹和未婚妻殺害了嗎?從他看自己的表情推斷,他什麼都不知道!

南宮寒野像對她失去了興趣一般,輕輕一提,將她扔出了浴室.緊接著,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水聲,不斷地打擊著洛映水脆弱的心,她開始後悔,後悔回國,更看後悔沒有聽歐陽不凡的話,等他一起回國!

有他在,至少自己現在不會如此無助!

健美而壯碩的身體不需任何東西遮掩,隔著玻璃,就可以看到水氣氤氳中古銅色的身體.他像有意向她展示自己的強大,水流從發間流下,彙入足底,就算在洗澡,仍難掩天生的王者氣息!

洛映水越發害怕,只要一面對他,她便發現自己變回了那只可憐的待宰的獵物,不,不要!她找到了丟在地面的白色底褲,以最快的速度穿在身上,甚至來不及梳理亂掉的發絲,她拉動門把,想要逃出去.

"不要白費力了!"撒旦已經完成了他的沐浴,圍著半長的白色毛巾,任由發頂水滴落下.點點沙發上的遙控器,嘴角噙一抹冷笑.

洛映水思索片刻,跑向沙發,卻撲了個空.有人比她更快一步,奪走了遙控器,舉得高高的,就像得到一件滿意的戰利品."我們還有話沒有談完,Sumr小姐."

他叫回了她現在的名字,語氣里充滿諷刺.

"什麼……話?"洛映水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氣,她的胸腔悶極了,就像馬上要窒息一般.隨著吸氣的動作,她的胸部劇烈地起伏起來,泄露了她的膽小與激動.

無意地拍拍遙控器,南宮寒野忍不住回味剛剛的甜美.細細打量著這個愈加成熟美麗的女人,就算一身職業裝穿在身上,仍不減她的性感與嫵媚,看來,這七年,她不僅沒有受苦,還過得相當滋潤.

這個想法令他不舒服起來,拍打遙控器的手力加重,發出細小的咚咚聲,就像對待洛映水細弱的身子.

洛映水感受著他目光的變化,原本冷冽,既而變得幽深,他的欲望明顯地寫在臉上."哦,不!"她護緊了自己.

"放心吧,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談,不是嗎?"他冷笑著,翹起了修長的腿,就像一個高高在上的古代皇帝,等待著她的朝拜!

更重要的事?哦,她忘了,他們到這里是要單獨討論結婚戒指的設計的,他要結婚了,不是嗎?這個想法讓她緊繃的神經得以小小的松弛.

他結婚的對像是彌純兒,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他對彌紗兒依然深愛,所以,他會好好待她的妹妹.

安妮呢?她不是已經成了他的未婚妻了嗎?他們結過婚了嗎?安妮後來又去了哪里?

南宮寒野沒有給她繼續猜測的機會,他歪歪嘴角,形成一個玩味十足的表情."不想你的丑事在英國媒體上曝光的話,就乖乖地聽我的.出去告訴你的助理,讓她一個人乖乖地呆在酒店,而你,需要時間跟著我們回去,了解我們日常的生活,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們甜蜜相處的點點滴滴,然後,才能設計出最適合我們的東西.因此,你要在我的家里做客一個月……"

"我……"洛映水反射性地搖頭.回他的家!南宮別墅是噩夢的開始,她對那里充滿了懼怕,如果可以,她甚至願意這一輩子都不要提到這個名字,更不要讓她再見到南宮兄妹中的任何一個!

"你沒有選擇的權利,這是唯一的解決方案,否則,我會去告你,違背契約.你會得到更嚴重的懲罰,甚至坐牢!"

南宮寒野眯起了眼睛,只用狹長的眼角蔑視著她.當初,她不就是怕坐牢才來到他的身邊的嗎?他相信,這一招一定管用.

如他所料一般,洛映水定在了那里,像在思考什麼.不過,很快,他就被激得七竅冒煙.洛映水簡短地道:"如果真是這樣,我願意坐牢."

"我沒有聽錯吧!"他語氣隨著臉色的陰沉變得冷酷,"你竟然願意聲敗名裂,不惜失去自由?"他咬動著牙根,恨不得將眼前的女人一口吞下,是哪里錯了?七年前一聽到坐牢就急忙請求和解的她,現在竟然願意將努力的成果打水漂,也不惜和他對抗到底?

他像不認識她一般,瞪著她的臉足足看了一分鍾!除了成熟漂亮了些外,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是什麼支撐了她,讓她變得有恃無恐.

不過,她堅定的表情告訴他,她並不是有恃無恐,而是做好了魚死網破的准備.

魚死,是一定的.拽緊拳頭,他掐上了她的脖子,用最為明確的眼神告訴她,網破是不可能的!

"聽說你還有一個妹妹?和你長得像極了,彌紗兒車禍那天,有人看到她一臉緊張,比你這個當事人還要痛苦,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洛映水的腦袋轟地響起來."有……什麼……問題?"她的喉嚨好像不是自己的,發出的聲音飄浮而遙遠.不,不是的."什麼問題也沒有!"她想都不想,回答了自己的問題.

南宮寒野的目光閃了閃,對于洛映水的表情滿意極了."所以,跟我回去吧,我不想把仇恨算在她身上,當然,這全在于你的配合程度了."

洛映水沒想到,數年後,他依舊用這一點將她牢牢套住,現在,除了聽從,她還能做什麼?

歐陽不凡曾告訴過她,南宮寒野的勢力遍布全球,和各國高官都有來往,想要懲治一個人,簡直易如反掌.妹妹努力了多少年,才有現在的成就,更不能讓她受到半點傷害!

"放心,到了南宮別墅後,你會有許多驚人的發現的!"南宮寒野湊近她的耳膜,咬牙狠狠地道.

大會議室的門終于被打開,焦急等待的彌純兒在看到南宮寒野後,小臉兒張開了甜美的笑."野,你們去得好久哦."

跟在南宮寒野身後的洛映水蒼白著小臉,發絲掉落幾根,顯得有些狼狽.她顯然還未從震驚中清醒,目光有些呆滯,神色顯得無力.

"Sumr,你不舒服嗎?"羅琳發現了她的不對勁,待她坐下,便用英語輕輕地問.

"哦,沒……"像突然被驚醒,洛映水身體一彈,既而搖著頭,蒼白地表達.南宮寒野摟上了彌純兒的腰,對著洛映水綻開意味深長的笑.洛映水更低緊了頭,面對著羅琳的關心一聲不語,彌純兒並未將他們的表情看在眼里,她完全沉浸在幸福當中.

"Sumr小姐,您不將剛剛的想法向大家說一下嗎?"南宮寒野閃著狡黠的目光,將難題拋給了她.

"這……"洛映水艱難地將剛剛南宮寒野說過的話複述一遍,不過,完全變成了她的意思.整個過程,她盡量地壓低頭顱,以防大家看清她的表情.

"這……不好吧."彌純兒顯然不太願意,她將身體放進南宮寒野的懷中,想讓他提出反對意見.

南宮寒野配合地雙手將彌純兒抱住,就像一對難以分舍的熱戀情人.洛映水不得不佩服起他來,剛剛還在她身上不斷索取,現在竟然可以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摟著未婚妻大秀恩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