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贖罪的女奴


掛斷電話,羅琳也已經結束了電話.

"恐怕不行."羅琳搖著頭,"米小姐和她的未婚夫已經等在酒店,希望盡快和您見面,她說她的未婚夫很忙,很不容易才騰出時間來見您,為了戒指更適合他們兩個人,她希望現在跟您見面."

摸一把額頭,洛映水掃掉一絲疲倦.她理解准新娘的心情,想要擁有一樣完美的東西陪伴幸福的婚姻,她不忍那位小姐失望.

"好吧."

車子轉移方向,朝目的地駛去.

洛映水一行人被帶進了一棟酒店富麗堂皇的大堂,大堂造型華麗的椅子圍成一個臨時的議事廳,用一塊玻璃屏風隔斷.

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卻聽不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一個卷發女子背對著她,和對面一名男子說著什麼."請."負責人直接將到帶到屏風後面,坐著的女子一襲旗袍,將嬌小的身子映襯得凹凸有致.

聽到聲音,她迅速回頭,露出一張極為熟悉的臉龐.

"彌……"一樣的眉眼,一樣的臉形,就連笑都與南宮別墅中掛的那些照片中的彌紗兒一樣.洛映水一張小臉迅速變白,瞪大的眼睛里透著無法猜透的心事.

"您好,我叫彌純兒."女孩未曾注意到洛映水的改變,熱情地伸出白嫩的小手與她打招呼.

"彌?"洛映水的手被動地伸過去,體會著那雙小手傳來的涼意,"你不姓米?"

與彌紗兒相似度極高的臉龐,和她一樣的姓氏,甚至連名字里的字都透著相似,不用猜,她已經知道了彌純兒和彌紗兒的關系.

"不,我姓彌,彌補的彌,這個姓不常見."彌純兒搖搖小巧的頭顱,一頭卷發用兩個夾子夾住,從肩部垂下,透出精致的美.

小巧的身體,小巧的旗袍,小巧的配飾,連隨身的小包都透著小巧.她就像縮小版的彌紗兒,對著她純純地笑.

一米六七的她站在彌純兒面前,顯得高了不少.目視之下,彌純兒不過一米六的樣子.

"你……"洛映水想問問她和彌紗兒之間的關系,第一次見面,她不知道如何開口.和彌紗兒有著複雜的過往,問出來,她也不知如何來向彌純兒解釋她們的相識.

"彌小姐真漂亮."羅琳用英語稱贊著她,彌純兒張著小口,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她說您漂亮."洛映水用中文為她翻譯.

"哦……對,我知道."彌純兒的臉微微有些僵.

"彌小姐剛剛從國外留學回來,當然精通外文啦."旁邊一直不語,助手一般的男子輕聲道.彌純兒的臉紅起來,見多識廣的洛映水很快看出了她的尷尬.

"對不起."她真誠地道歉.

"哦,沒有."彌純兒再次搖頭,"我還是比較喜歡說中國話,我們一起留學的都是中國人,對了,小羅,你帶羅琳小姐出去走走吧,她一定對中國感興趣,我和Sumr單獨聊聊."

羅琳歡快地跟著叫小羅的男子出去了,整個空間里只剩下彌純兒和她.


"您……的先生沒來嗎?"洛映水好奇于男主角的去向.

"哦,對不起."彌純兒笑起來,透著無限的甜蜜,"本來應該請您到家里坐的,您這麼有名氣,沒想到真的可以請到,真是太令人興奮了.只是,我先生他太忙,今天本沒有時間,我怕他後期更忙,耽誤了婚事,不得不請你們到這里,趁著他開完會的空檔,跟您短暫地見個面."

洛映水理解地點點頭.她其實完全可以不接受這單CASE(業務)的,但不知怎麼的,當她聽到T市這個地名時,便忍不住地懷念起來.

或許只是想借著這單業務回來看看,對于孩子的思念近期越來越強烈,她想回來尋找他的蹤跡.雖然他已經死了,雖然她連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她還是忍不住想回來追尋他.

洛映水沉浸在思緒中,酒店經理走來,恭敬地向她們行禮,道:"總裁打來電話,上面的會議結束了,請你們移步會議室,他希望在那里討論結婚戒指的設計問題."

"好吧."彌純兒雀躍得差點跳起來,她欣喜地引領著洛映水,在經理的帶領下,來到二十樓的一間豪華辦公室.

辦公室主席台黑色的皮椅里坐著一名男子,他正低頭看著什麼,留給他們一頭烏黑剛直的短發.

彌紗兒離開眾人,直撲向那個位置."野,我們來了."

野?

洛映水尚未反應過來,一張深邃狂野而熟悉的面龐抬起……

南宮寒野!

世界這麼小!

洛映水身體劇烈的搖動一次,以為她要摔倒的經理及時伸出手來,將她扶住.

南宮寒野平靜的眼眸在看到洛映水後強烈地閃爍起來,最後緊緊地盯著經理落在她身上的手.

"你可以離開了."不快的聲音從黑色皮椅里冰冷男人的薄唇里溢出,經理唯唯諾諾低頭哈腰,很快退了出去.

"野,這就是Sumr,英國新銳珠寶設計師,連續獲得三次皇家最高珠寶設計獎,作品深受名媛喜歡.她的作品幾乎買不到哦."彌純兒熟練地背誦出洛映水近期的榮譽,得意地看向南宮寒野.

"野,這總合你的品味了吧."

"相當合."南宮寒野的目光如刀一般緊緊射向洛映水,將她圍繞在他的視線內,意有所指地點點頭.

"Sumr小姐,你還真有本事!"這本是誇人的一句話,從他的口中吐出,竟帶著濃濃的諷刺意味.

"當然啦,沒有哪個設計師可以在短短的兩三年時間內大紅大紫的,Sumr小姐今年才二十五歲吧,嗯,就這麼厲害了."彌純兒根本不知道兩人間曾發生過的事情,無心地道.

"就你一個人?"

"不,帶了一名助理,我叫小羅帶她出去了,要叫他們回來嗎?"彌純兒一副乖巧的模樣,掏出電話打通了小羅的電話,"你們回來吧,嗯,在……"她將聲音壓得小小的,生怕吵到南宮寒野一樣.

時隔七年,南宮寒野的容貌竟然沒有變化,還是那樣俊雅邪魅,歲月沒有給他留下絲毫的印跡.

他手上的筆有節奏地打在資料上,發出細小的咚咚聲.洛映水不安地抬抬腰,他的眼神太過銳利,她忍不住害怕起來.

怎麼會沒想到,能花得起大筆錢請她做珠寶設計的,除了南宮寒野,還會有誰!她責怪自己的大意,如果來之前了解清楚,便不會出現這樣的尷尬.


"他們馬上回來."彌純兒打完電話,眯一眯與彌紗兒一樣的眼睛,討好地對南宮寒野道.

是的,細看之下,彌純兒和彌紗兒還是有一定的差別,不過,那對眼睛卻是絕對的無可挑剔.

多少次對著彌紗兒的照片發呆,她的音容笑貌早已深深映入洛映水的腦中,尤其是她的笑,與眼前的彌純兒如出一轍.

"這位是我的未婚妻,彌純兒,她曾有個姐姐,叫彌紗兒!"刻意將彌紗兒三個字說得重重的,提醒洛映水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果然猜得沒錯,她們是姐妹.洛映水的心往下沉著,這個複雜的場面,她根本無法控制.

"對,我的姐姐彌紗兒,比我大五歲,可惜……唉,死了."說起姐姐,小臉上並沒有悲傷的表情,只是在語句上有所停頓,表達著她對姐姐死的惋惜.

"哦."南宮寒野的未婚妻不是安妮嗎?她人呢?彌紗兒過去的事情他知道了嗎?彌純兒又是怎樣進入他的生命的?

洛映水對這一切充滿好奇,但又無比地害怕,南宮寒野看她的目光還是那般冷酷,分明地暗示著,他沒有從彌紗兒的死中走出來,對她的恨,仍舊濃烈!

門口傳來敲門聲,洛映水猛然一回頭,思緒迅速被打斷.對面的南宮寒野像看戲一樣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她的受驚同樣被他看在眼里.

"請進."他發出低沉的聲音,刺激著洛映水脆弱的耳膜.

小羅和羅琳同時出現,羅琳的臉上帶著喜氣,異國的景色很快迷住了她,看得出來,她對中國十分地感興趣.

"這就是你的助理?"南宮寒野鼻孔無聲地哼哼,看向洛映水的目光里諷刺的意味更加濃烈.她竟然敢只帶著一個女助理就到處亂走,也太大膽了!

站起身來,在眾人面前顯露著他傲人的模特般的身材."你們等一等,我想和這位Sumr小姐單獨聊聊,我們結婚的東西可不能馬虎."

移步走向洛映水,他理所當然地道.洛映水像要退開,很快他已經攔在了她的面前."請吧."做一個請的手勢,嘴角斜起,充滿著邪惡,這樣的表情被洛映水盤起的發絲擋住,後面的人根本看不清.

她可以不走嗎?隔了短短的幾步距離,她已經強烈地感受到了他的冰冷氣息,如七年前一樣,沒有溫度!

他要做什麼?

"野--"彌純兒拉長的腔調,似乎感受到了兩人間的怪異,她走過來,拉起南宮寒野的手臂,輕輕地撒起嬌來.

"我們只是聊一聊彼此的設想,一會兒就出來."他示威性地對著洛映水,吻向彌純兒,卻只在她唇角一側輕點.

"好吧."彌純兒歡快地點頭,全部的溫暖湧向剛剛被南宮寒野親吻過的地方,羞得小臉紅紅的.

洛映水別過臉,有意忽略掉他挑戰的目光.越過彌純兒,略顯艱難地邁動步子,跟隨南宮寒野走向隔壁一間小型休息室.

門口處傳來輕微的呯聲,接著,就是落鎖的咔噠聲,洛映水緊張地回頭,門已被鎖緊.而始作俑者舉舉手中的遙控器,將它隨意地丟棄在沙發上.

"這是密碼鎖."隱含的意思是叫洛映水不要做無謂的工作,更不要想著逃出去.

她真正地害怕起來,反身試圖去打開門鎖."不,我要出去!"她幾乎尖叫.

"叫吧."南宮寒野得意極了,"你想讓他們都知道嗎?這里的隔音可不是那麼的好,這麼大的聲音他們會聽到的.你想讓大家知道我倆的關系嗎?想讓整個英國都沸騰嗎?著名的Sumr設計師竟然是個車禍肇事者,還是個贖罪的女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