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絕對不能聯系
g,更新快,無彈窗,!

"月兒."洛映水再次將妹妹緊緊摟住.她曾想過這些事情對妹妹的影響,但沒想到,可以影響這麼深遠,七年過去了,她從不提過去的事情,也不追問自己在南宮別墅的生活,洛映水一度以為,她看開了.不曾想,妹妹只是不想讓自己憶起過去而更加難過!

"好了,別難過了."歐陽不凡和約翰一個勸一個,分別坐在了她們的旁邊.

哭了大半天的兩姐妹終于穩定了情緒,洛映月握住姐姐的手,道:"姐,我們從今天起,把所有的一切都忘掉,把所有的包袱都甩掉,用心地愛,開心地活,好不好?"

"好,好."洛映月抹著眼淚不斷地點頭,重新綻開了笑容."對,我們要重新生活,要開始幸福的生活,所以,今天要好好慶祝一下我們二十五歲的生日."

"哦,好."所有的人都表示同意.

門再次被推開,黃超遠提著一個大大的公文包出現.他偏分的發,一張臉有著商人的睿智與精明,步子沉穩,經過多年的曆練,顯得成熟而穩重.

"對不起,對不起,來晚了,才下飛機,就急著往這里趕,沒有遲到吧."他雙掌合攏,不斷地道歉.目光與歐陽不凡不期而遇,短暫地糾結一次,離去,落到洛映水姐妹的身上.

"水兒,月兒,生日快樂!"

"超遠哥,你這個空中飛人,世界第一大忙人可真是年年不忘,次次准時喲."洛映月早已整理好情緒,半開玩笑地對黃超遠說道.

"當然要准時羅,我早在半月前就訂票了,沒辦法,太忙,怎麼推都到了今天早上才忙完,這不,匆匆趕來了."他在歐陽不凡的旁邊坐下,突然想起什麼似的,道:"哦,差點忘了."從皮包里掏出兩個小小的,作工精致,十分有地域特色的包包分別遞給兩姐妹."知道你們不缺什麼,覺得這紀念品挺有意思的,就當做我送你們的生日禮物吧.白色簡單干練,就給月兒,藍色高雅大方,就給水兒."

姐妹倆欣喜地接過禮物,上下打量.一旁的歐陽不凡臉上的表情越發不好看,卻並不明顯流露,他無意地擦擦鼻端,從西裝口袋里拿出一個小盒.

"水兒,這是昨天從皇家拍賣場特意為你拍的."

洛映水狐疑地打開盒子,里面放著一串純正精美的藍色瑪瑙."天!"她驚叫起來,"這不是伊麗紗白女王脖子上的那條項鏈嗎?藍色希望!"

"是的."歐陽不凡為能看到洛映水歡快的表情而感到開心,"知道你會喜歡,所以買下了."

"這可價值連城喲,歐陽先生這次可真是大手筆呀."洛映月好笑地看看黃超遠,再看看歐陽不凡,有意這樣說."一個是特色包包,一個是真心瑪瑙,唉,姐姐真是好命呀."

"有,我也有."約翰對中國人的談話方式不是很明白,以為洛映月在為沒有得到貴重禮物而生氣,連忙掏出一個金光閃閃的東西.

"這是我媽媽最愛的項鏈,她說要傳給媳婦,也就是我的愛人,我帶來啦."

"唉--呀,你……真是的."洛映月竟然臉紅起來,幾個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還沒有同意嫁給你呢."她沒有接,倒是洛映水搶在了手里.

"約翰,你放心,我代她收了,告訴你媽媽,這個媳婦跑不了啦."

"姐--"洛映月撒起嬌來,幾個人又是一陣笑,尷尬的氣氛很快消失.

七年來,第一次慶祝生日!

慶生宴完滿落幕後,洛映月滿臉歉意地向洛映水等人招手作別.剛剛接到一個電話,一場新的官司正等待著她.

"事事小心,照顧好身體."洛映水忍不住要叮囑妹妹,沒有了父母,她便承擔了長者的責任.約翰隨行,整個空間里只剩下黃超遠和歐陽不凡,氣氛再次回歸尷尬.

黃超遠不忍寂寞,坐上前來,停在洛映月曾坐過的位置,這里剛好挨著洛映水.而另一邊,歐陽不凡示威性地近水樓台先得月,已經將修長的手臂搭在洛映水的椅背處,從側面一看,就像擁抱著她.

洛映水有所知覺,望望歐陽不凡,再看看黃超遠,美麗的眸子閃閃,粉唇輕啟."你們兩個年紀一大把了,還不快點給我尋個嫂子?"

"嫂子?"歐陽不凡玩味著這個詞,露出慣有的痞痞的樣子,一顆頭偏向她的粉臉,細細打量著她光滑如脂的脖子還有精美尖細的下巴.

黃超遠身子移了移,像椅子上有針在紮,一雙大眼很快落在歐陽不凡的身上,看到對方直接火辣的目光,忍不住將洛映水往自己身邊拉拉.

兩雙眼睛再一次交彙于空中,無聲地發起猛烈的互斗!

歐陽不凡的桃花眼逐漸眯緊,離開了洛映水的身體,陣陣暗光射向對面的黃超遠,而黃超遠,大眼的光線鋪天蓋地,直將歐陽不凡掩蓋.

"好啦,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洛映水雖沒有注意到這場較量,但怪異的氣氛令她不安,便率先站起.

"我送你."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站到了門邊的洛映水提提肩部小包的帶子,左右看了一番,既而甜甜地笑道:"不用了,我自己走."

"不可以!"

再次同時響起兩個聲音,這一次,兩個人的意見驚人的一致.

"來的時候是我接的你,當然要負責將你完璧歸超."歐陽不凡搶先一步,摟上了她的細腰,有著好看碎發的頭向黃超遠點點,無聲地示威.

黃超遠直接上前,拉開了歐陽不凡的手,同時將洛映水的手兒握在掌心."我們同路."

"這……"她頓時明白了兩個人的意思,退出兩個人所能接觸的范圍,"我自己走吧,習慣了一個人,倒不喜歡有人接來送去的."

兩個人望著洛映水的背影,沒有再追.他們都明白,一旦她做下決定,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

"水兒是我的!"歐陽不凡對著黃超遠豎起拳頭,宣布著對洛映水的所有權.黃超遠消失了商人的精明,變成一個與人爭搶東西的男孩.他挫挫身上的公文包,絕對地不讓半步."我們青梅竹馬,那份感情可是你這個情聖無法體會的."

"好吧,等著瞧."

兩個人迅速分開,朝著不同的方向離去.

洛映水沒有馬上回家,夜晚的風清涼而又溫柔,拂動微熱的臉龐,帶給全身舒適的感覺.沿著古樸熱鬧的大街,她漫無目的地行走.

街頭浪漫的賣藝歌手唱著滑稽的歌曲,有年輕的男女相牽著手兒隨聲輕舞.

年輕就是好!發出這一聲感慨,輕撫細嫩的臉龐,她有種蒼海桑田已萬年的感覺.

七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與她,卻有著驚天覆地的變化.從一個奴隸變成一個高高在上的珠寶設計師,這變化,在人類發展史上何止要經過萬年!

她,只用了七年.

往事難以回首,洛映水忽然感覺風變得冰冷,忍不住握緊了雙臂.其實,冷的並非城市的風,而是她冰冷干涸的心!

七年前,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身體虛弱的她被南宮寒雪帶到了一個僻靜的場所,一陣拳打腳踢後,便滾下了山坡,落入山後水庫.

她是可以呼救的,但她沒有.沒能保護孩子,她對活者,已經徹底地失去了信心.任憑著水沉沒了她的身體,感受著強烈的窒息,她臉上泛起了一陣死亡的快感.

心碎了,徹底地碎了,唯一活下去的理由,支撐,就此倒塌,消失……

她為什麼還要活下去?

她的孩子,在她的肚子里活了短短的八個月,便被無情地處死!

經曆風雨,孩子,我還是沒有保住你的生命,對不起,媽媽無能.

孩子,相信媽媽,你不會孤單,媽媽很快就來陪你……

當洛映水醒來時,她以為自己進入了天堂,很快就可以見到孩子.不過,她見到的是一群白衣白帽的醫生,他們圍在她的床側,低聲交談.

"她醒了."有人提醒.

一行醫生退了出去,為首的醫生向身邊的護士吩咐一陣,她的神智尚未完全恢複,聽不清楚.等到最後一個醫生離去,護士便在她身上做了一系列的檢查.

"我……"她明明跌進了水庫里,怎麼會到這里?喉嚨火熱得要命,她努力了好久,才能吐出嘶啞的一個單音.

"你現在在醫院."護士將針頭刺入她的皮膚,為她掛好了吊瓶."你的家人是怎麼回事?你才做了剖宮手術,怎麼會掉到水庫里面,而且身上還有別的傷,他們都不管你的嗎?你的傷口裂開了,引起了並發症,相當嚴重的."

護士小姐喋喋不休,打開了吊管的開關,彈動幾次,有液體滴下,緩緩流入她的體內."你們這樣是會要命的,我們這里是十字醫院,醫療水平有限,要快聯系你的家人,為你辦轉院才好."

"誰……"用眼睛指指醫院,她想知道是誰救下了她.

護士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一個水庫管理人員,他將你送到這里就走了.小姐,您的家人呢?快給他們打電話吧……"

家人?艱難地眨眨眼,她也不知道家人在哪里.現在,她只剩下了唯一的一個家人,便是妹妹,如果她知道自己目前的狀況會變得怎樣?她還在上學,並且遠在英國,為了斷絕她的念頭,不曾與她聯系.

絕對不能聯系!微微動動頭部,她想起了另外一個親人--在她肚子里存活了僅僅八個月的孩子,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