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他死了


洛映水撫著發痛的腰,長時間的跪拜讓她有些承受不住.抬眼看看奶奶笑容滿面的遺照,聽到了不同尋常的腳步聲.

迅速回頭,在她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眼前一黑,她被人扛了起來.

"喂……"細小的聲音驚動不了周邊稀拉的巡邏保安,這些都是安妮請來的人,他們自然不會過問來因.

七葷八素的洛映水被人重重地拋在地上,引得肚子一陣劇痛.緊接著,頭頂的布袋被打開,她看到了南宮寒雪和安妮的臉.

"你們……"她迅速退開,卻被身後大漢控制在手里.

"捂上她的嘴!"安妮發令,她的嘴迅速被牢牢捂住.她的力氣太小,根本掙不開身後的控制.

"這藥管用嗎?"南宮寒雪不放心地追問.

"放心,一打必死."王醫生目光閃閃,做下保證.

洛映水差點嚇呆,她看到了王醫生手里閃著銀光的針頭,不住地搖頭.

"拉開她的手."王醫生宣布.

"不是打在腹部嗎?"安妮抬眼,問.

"那是催產針."王醫生已經拉住了洛映水的手,往她的皮膚里注射著藥水.

洛映水聽到幾個人的對話,幾乎嚇傻,更強烈地反抗起來.

"打暈她!"安妮果斷地發出命令,洛映水只覺得頸部被重重地一擊,軟軟倒下.

洛映水的昏迷沒有持續太久,在腹部陣痛作用下,她緩緩醒來.

王醫生還沒有走,南宮寒雪依然站在那里,還有安妮,正手抱胸前,身體靠在一張桌子旁,單腿為重心斜站著,臉上除了等待的焦急,便是得逞的得意.

腹部好痛!像有無數的針紮在上面,她的孩子就要不保了嗎?

忍著痛楚,洛映水抬起蒼白的小臉,向王醫生靠近.王醫生眼睛閃了閃,向後退了一步,微側的臉部不曾給她一個正面的表情.

"哦,王……醫生,救……救我的孩子……"她向他求饒.

"哈哈哈,笑話!要的就是你孩子的命!"安妮狂笑連連,尖細的手指從她眼前劃過,最後再次恢複成抱胸的姿勢.

安妮滿意于洛映水臉上露出的痛苦神色,她偏偏頭,有些等不及了般向王醫生詢問:"還要多久胎兒才可以死掉?什麼時候能生下來?"

"胎兒已經死了,至于什麼時候生,很難定.我想,我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南宮小姐……?"

南宮寒雪一直不語,望著洛映水的目光從未離開,她的神色略帶慌張,畢竟第一次經曆這樣的事情.

投眼在安妮的身上,忍不住走到她的身旁,緊緊將她的手臂握住."別怕,這種事沒什麼大不了的,那些婦產科的醫生每天都要面對的,是不是,王醫生?"安妮安慰地拍拍她的手,轉向王醫生.

"當然是."王醫生推推鼻梁上的眼鏡,"但這事如果給南宮先生知道了,是相當麻煩的,你們知道……"


"好啦,別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啦,你從來就沒有見到過洛映水,更沒有給她打過胎,她肚子里的孩子死了,全是因為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明白了嗎?"安妮不耐煩地揮揮手,竟然當著洛映水的面編出謊言.

"不……孩子……"來自腹部的陣痛開始漫延,洛映水找不到具體的痛處,只覺得整個身體都要被撕裂.她的孩子真的死了嗎?現在,它竟然一動也不動,無論她怎麼摸,都不能感受它的移動.

不!她不要!

"王醫生,求你!"顧不得身上的痛苦,她爬行著來到王醫生的腳下,拉住了他的褲管."求你,醫者……父母心,你不能……不能讓我的孩子死!"

王醫生想抽出褲管,可是洛映水拉得死緊,她不斷地祈求著,王醫生只是無奈地搖搖頭.

"安妮姐!"南宮寒雪顯然被洛映水的瘋狂舉動所嚇壞,更緊地靠向安妮.

"別怕,雪兒."安妮撫動著她的手,同時對著王醫生道,"既然孩子已經死了,你可以走了,記住,你來只是給小姐看病,沒有見過洛映水!"

"哦……好……洛小姐,對不住了……"王醫生面色複雜,他的腿抬起,用力一挫,洛映水的手無力滑落.

"不……王醫生,你救救孩子……"對著王醫生匆匆離去的背影,洛映水整個人都陷入了痛苦與恐慌中,她爬動著,最終依靠一根桌腳勉強爬起,還想要去追逐唯一可以救孩子的王醫生.

"別追了,沒用!"安妮搶先一步走到門口,將門緊緊地反鎖起來,緊接著移身窗台,檢查一次原本就關好並拉上了窗簾的窗戶."叫吧,沒有人可以聽到了."

安妮滿意地坐在高處,陰險地道.

"安……小姐,不可以,南宮小姐……"洛映水在安妮面前沒有得到幫助,身體轉向了南宮寒雪.

南宮寒雪害怕地退了退,她的臉色漸漸發白.洛映水的手一碰到她,她便像被開水燙了般急急移開.

"走……開!"她的底氣不足,聲音止不住地顫抖.

"雪兒,別怕,她不能對你怎麼樣了,想想,你們家的丑事就要結束,我們應該找點什麼好好慶祝一下!"安妮主動走過去,把她拉在自己身邊.

"她……好像好痛苦,要不要送去醫院?我擔心……會出人命的."南宮寒雪不甚確定地征求安妮的意見.

安妮從鼻孔哼出氣流,要的,就是她的死!安妮閉閉眼,對南宮寒雪略帶失望."雪兒,不過是打胎,沒什麼大不了的.藥只對胎兒產生影響的,不會傷到大人."

"真……的嗎?"南宮寒雪半信半疑.而地上的洛映水,已經陷入了更大痛苦,她開始忍不住尖聲大叫,卻依然在求救.

"南宮小姐,求你,安小姐,你們可以……殺了我……啊……但求你們……啊……痛……不要……不要……對孩子……啊……好痛……"洛映水最終因為巨大的痛苦而倒在地面.冷汗涔涔,早已濕透了她的發,她的衣,眼淚滾滾,深深的,滿是對孩子的擔憂.

她說過,要用生命保護孩子的,可她的孩子……

"啊……痛……南宮小姐……"隨著陣陣尖叫,體內湧出一股液體,這液體漸漸變色……

"啊……血!"南宮寒雪在尖叫,"她流血了!"

"不要緊的……"

"不行,會出人命的!送醫院吧!"

"不能送!"


"不行……"

巨大的痛楚中,洛映水聽到了漸漸遙遠的議論聲,她僵硬著身體,反複地請求:"救……孩子,救……孩子……"

恍惚中,她被人抱起,安妮的大叫聲像隔著一個世界傳來:"雪兒,你真是不要命了,再等等,等一下多流點血再送去醫院啦."

有人在推搡,她的身體跟著在搖晃,這種搖晃加劇了她痛苦,她忍不住尖叫連連.

"滾開!"南宮寒雪的聲音響在耳邊,勉強睜開眼,她看到南宮寒雪用她的身體格開了安妮的身體,沖向院子.

"來人,快,快備車!"安靜的庭院里慢慢有了人聲,由遠到近,由小到大.

"雪兒,你瘋了嗎?快點回去!"安妮還在做最後的努力,南宮寒雪充耳不聞,安排匆忙趕到的司機開車門.

"怎麼了?"紅姐熟悉的冰冷聲音響起.

"救……我……"洛映水終于撐不下去,暈了過去……

白色的窗戶,白色的牆壁,還有白色的床,洛映水悠悠醒轉,聞到了刺鼻的藥水味道.醫院?

她嚇了一跳,想要爬起,身體卻僵僵的,一點兒力氣也沒有.

"別動,剛剛做了剖宮術,您的麻藥還沒有退."身著粉色護士服的護士走來,檢查一次她手上的吊瓶,出言制止.

"剖宮術?"洛映水想起了暈倒前的事情,她伸手去摸自己有腹部."孩子呢?孩子呢?"

"孩子……"

"孩子死了!"南宮寒雪狠狠地推開門,給她一副怒火沖天的表情.她周身散發出的,也是濃濃的怒火與仇恨.

粉衣護士訝異地看向南宮寒雪."不對呀,剛剛還……"

"剛剛死的!你出去!"她跨進來,強行將護士小姐推了出去.洛映水突聞這個驚天消息,整個人都嚇懵了,當她清醒過來,想要追問護士時,只剩下了拳頭緊握的南宮寒雪.

"不會的,孩子不會的,南宮小姐,求你告訴我,孩子現在很好,很好."眼淚止不住地流,她在床單上滾動著頭顱,拒絕接受這個不幸的消息.

南宮寒雪咬緊的牙根咯咯作響,她揪起了洛映水頭頂的發絲,將她的頭強行拉停,令她對准自己噴火的紅眸."你這個騙子,騙子,騙子……"她空出的手無情地扇打著洛映水白如紙張的小臉,迅速為她的面頰染上一片緋紅.

洛映水沒有知覺一般,任憑她無情地拍打.心好痛,痛得幾乎裂掉,南宮寒雪每次重重拍打帶來的痛感剛好可以減輕她心中的痛苦.

南宮寒雪像瘋了一樣,最終將她從床上提起,狠狠地扯掉手上的吊針,撒出長長的一串血珠.她視而不見,強行將洛映水拉下了床.

"南宮小姐,我想見孩子!"洛映水被拉起時,衣服縮回,露出腹部,那里,一個新縫的傷口提醒著她,里面曾經孕育過孩子.

孩子!她急切地想要看到自己的孩子,哪怕只是一具沒有生命的尸體!

"他死了,死了!"南宮寒雪重複.

"我……還是想見,求你……"洛映水體內的麻醉藥尚未退去,她只能任憑南宮寒雪重重提起,又重重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