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墮胎藥


"南宮小姐,經檢查,我們發現湯里含有較大量的米非司酮,這是專門用于打胎的藥物,而且藥房並不自行銷售."

"打胎?"南宮寒雪的臉色轉為凝重.

王醫生盡職盡責地道:"是的,這種藥用在正常人身上一般不會有什麼反應的,老夫人因為年齡偏大,再加上胃不好,才造成腹瀉情況."

"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想用這種藥來打胎?"

"這個,很難說,但如果說有意用來害正常人的話,可能性幾乎為零."王醫生稍顯謹慎,並未直接給出結論.

安妮適時走進來,聽到了兩人的對話,臉不自然地白了白.

"那個女人怎麼處理?"看到南宮寒雪放下電話,她指指後院,問道.

"我跟她還沒完呢."南宮寒雪不多做停留,走向後院.

狠狠地出了口氣,安妮臉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為了避免太過開心而露出馬腳,她決定不再去看好戲.還是休息一下吧,睡一覺醒來,就算沒有聽到洛映水死掉的消息,也會有她流產的信息.

安妮對南宮寒雪的出手相當信任.

南宮寒雪沒有對洛映水繼續實施毆打,她叫來兩個傭人將她拖到了一間屋子里,撇去所有的下人,唯獨兩人面對.

"那天那碗湯是你要喝的?"

洛映水撫著發痛的身體,思索良久,方才明白她問話的真義.點點頭,她的聲音細若蚊蠅,卻字字清晰."那天奶奶突然說要喝湯,我就把湯給了她.是湯出了問題嗎?我真不知道那湯不可以喝!"

"你的湯是從廚房直接拿到後院的嗎?"南宮寒雪眨眨眼,繼續審問.

洛映水細細回憶一陣,不太確定地搖搖頭."我不是直接來的,當時安小姐叫我取包,我曾把湯放在花壇上,不過有安小姐看著,不會有什麼東西落進去的.而且,我用蓋子蓋好了的.安小姐當然不可能……"

"夠了!"南宮寒雪打斷了她的話,指著她滿身的傷痕道:"今天是給你一個教訓,你要牢牢記住,害死我的親人是什麼樣的下場!好好照顧奶奶,如果她出一點兒問題,我絕對會要了你的命!"

她大踏步走向門口,在洛映水暗自松氣之時,又突然轉身,直直地盯著她寬大衣服下已經遮不住了的大肚皮.

"你……肚子……這麼大?"

洛映水才放下的心迅速提起,她臉上的血色急驟褪去,本能地護著肚子.急急思索,突然想起紅姐曾經幫她找過的借口.

"哦,我得了嚴重的腹積水,看來,越發嚴重了."她的臉色十分地不好看,雖然找到了借口,心中仍很不安.這個借口,但願南宮寒雪會相信.

未經人事的南宮寒雪並不懷疑,她點點頭,冷淡地道:"紅姐呢?找個醫生來治,別成天要死不活的."

"哦,不用!"洛映水急急拒絕,索性將謊言撒個徹底,"不要治了,你不是希望我快點去死嗎?指不定哪天,我就可以如你的願了."

"哼,那最好!"南宮寒雪冷哼一聲,不再管她,徑直離去.

"好險!"撫撫肚皮,洛映水嚇得汗水涔涔.

安妮沒想到南宮寒雪這麼快就回來了,一想到洛映水有死無生的樣子,她的心情就特別地好.

"雪兒,晚上想吃點什麼?叫廚房給你弄."她主動撫上南宮寒雪的肩膀,裝出一副賢良嫂子的形象.

"不用."南宮寒雪甩掉她的手,越過她,直接坐在沙發上,玩弄著一個抱枕.


南宮寒雪對她反常的舉動令安妮不安,她小心地遞過一個削好的蘋果,試圖從她的嘴里打聽出不快的原因.

"吃吧,這個美容養顏,吃了對身體好."

南宮寒雪沒有接安妮手中的蘋果,卻對著她的臉上下打量.

"我……這臉上有什麼嗎?"假裝撫撫臉,安妮擺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墮胎藥是怎麼回事?"她直接問起來.南宮寒雪仍處于意氣風發的年齡,眼里揉不得沙子.

安妮的小臉一白,迅速平靜下來."雪兒,你說什麼呢?什麼墮胎藥."

"你下在奶奶湯里的,不是墮胎藥嗎?"

"這……冤枉呀,雪兒,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還知道嗎?難道那個洛映水把自己干的壞事算到了我頭上?雪兒,你怎麼可以相信她的話呀."

對于安妮做作的辯解,南宮寒雪不為所動,她有著和哥哥一樣的冷酷無情本性,對于想要在眼皮底下裝神弄鬼的人,就算是最好的朋友,她也會不留情面.

"說吧,出于什麼目的."她連解釋都省去,直接問原因.

"雪兒?"安妮的聲音在顫抖,她委屈萬份地用一雙可憐兮兮的眼睛看著南宮寒雪,企圖逃過追問.

"說吧."她開始活動關節.

"雪兒,我……可以說,但……你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她不甚確定地問.這場戰爭只能贏不能輸,沒有十足的把握,她不能將事情的真相展露.

"說."簡單的一個字,她還是給了安妮表白的機會.

"你願意讓洛映水為你們南宮家族繁衍後代嗎?"

"她?!"冷哼加不齒,南宮寒雪的頭搖得堅定不已,"她沒有資格!"

好啦,太好啦,她要的就是這個答案.安妮控制住自己幾乎雀躍的內心,努力裝出一副平靜而穩重的表情.

"雪兒,這事說起來真的很丟人,丟你們南宮家的人呀!我出于不得以,才想出那樣的辦法,你知道嗎?洛映水,害死彌紗兒的罪魁禍首,你們家的贖罪女奴,竟然,竟然……"

一連幾個竟然,她裝出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

"竟然怎麼啦!"南宮寒雪沒有這麼大的耐心,她粗魯地催促.

"竟然懷了你們南宮家的種!"

南宮寒雪像沒有聽明白一樣,呆了足足數秒鍾,她像在分析安妮話中的意思,又像在消化這個驚人的消息,許久,才吼道:"怎麼可能!"

她激動起來,臉上的肌肉在顫抖,嘴唇不可抑制地張合數次.這個消息尤如驚天霹靂,直擊得她六神無主.她的面部開始縮緊,原本驚訝的表情變得憤怒.

"不,她怎麼可能,她根本沒有資格!不,我哥根本不可能……"

"你哥當然不會同意啦,是她自作主張,偷了你哥的種.你說,這樣的女人,她可以做你未來侄子的母親嗎?她有資格嗎?"

安妮當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煽動南宮寒雪的機會,要知道南宮寒雪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她就應該早點把這事告訴她.

"雪兒,你現在明白我的苦心了吧.只是,怎麼偏偏那麼巧,湯給奶奶喝了,害得奶奶……唉,我真是的……"


"雪兒,這個孩子不能留!"

"當然不能留!"南宮寒雪一腳將面前的茶幾踢翻,直驚得外面的飛鳥驚逃而去."該死的洛映水,竟然妄想懷哥哥的孩子,竟然還要欺騙我,我不會放過她!"

好,又成功激起一場怒火,但願這怒火越燒越猛,直接將洛映水那個女人燒死!

安妮滿意地看著南宮寒雪朝後院飛奔的身影,假意地呼喚:"雪兒,別沖動."

哦,沖動吧,巴不得呢.

她得意地將雙臂置于胸前,踏著歡快的步伐跟在南宮寒雪的身後.

以為風平浪靜的洛映水還未來得及慶幸新生,南宮寒雪已經再次到來,這次的怒火勝過了任何一次.

她甚至直接推開護在洛映水面前的奶奶,強行將洛映水拉到身前.拽緊她的領子,南宮寒雪咬牙切齒地追問."說,說,你什麼時候懷的孕,現在幾個月了!"

洛映水的小臉迅速慘白,她知道,紙包不住火,她肚中的小生命終于到了要面對大眾抉擇的時候.

南宮寒雪將她的脖子拉得好緊,出不了氣的她只能白著一張臉,說不出一句話來.聽到這個消息的奶奶顯得相當快活,她不斷地來拉扯南宮寒雪的衣服,試圖將她拉離洛映水的身邊.

"好,好,水兒有曾孫子了,水兒有曾孫子了,放她,放她."

"滾開,你個老太婆!"南宮寒雪一掌將奶奶推開.腿腳不便,她便直接倒在地上.

"小姐,不能這樣!"紅姐趕到,扶起老人,對著南宮寒雪發出制止的聲音.

南宮寒雪根本聽不進去,她將手中的力度再加大一些,握緊的衣領牢牢勒住洛映水的脖子,直到對方的臉開始泛青.

"這個女人竟然會有哥哥的種,她沒有資格!今天,我要將這野種打出來,打出來!"揮手間,一拳已打在了洛映水的腹部.

雖然這一掌力氣不是很大,但還是痛得洛映水忍不住哼了出來.她用力抱著自己的腹部,連即將被掐斷的脖子都不顧及.

南宮寒雪發現這種姿勢不能發泄她的怒火,便一松手,將洛映水放倒在地上.

"讓你生野種!"她一腳踏上去,想要踢上洛映水隆起的腹部,情急之下,洛映水以一個滾,避了開去.

"南宮小姐,有事好商量,孩子是無辜的,你等它生下來再懲罰我好嗎?無論你怎樣都可以."洛映水顧不得身上的傷痛,以少有的快速度爬起,跪在了南宮寒雪的面前.

她可以不要尊言,不要臉面,不要生命,什麼都可以不要!但一定要這個孩子!

"你休想!"又一腳踢來,破滅了洛映水的希望.

那腳精准地對著肚子,這一次,洛映水想躲都來不及了.

嘭一聲,力道不輕,洛映水卻沒有感覺到痛楚的到來,身體上突然增加重量,什麼東西生生壓在身上.

"奶奶!"

"老夫人!"

"呀!"

數聲驚歎同時發出,洛映水睜開眼時,看到了奶奶痛苦而糾結的老臉.原來,奶奶不知哪里來的力量,竟推開了紅姐,用身體當住自己,生生接下了南宮寒雪那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