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不希望他回來


"歐陽先生!"洛映水搖搖頭,示意他不要揭穿這個秘密."求你."

"水兒,我……"歐陽不凡閃動的眸中盛滿痛苦與不甘,但在收到洛映水祈求的目光後,迅速軟化,他一轉頭,不再看她.

洛映水再次回到了南宮別墅,客廳里,等在那里的Harry揚著手里的報紙,直打得嘩嘩作響."我說洛映水,你也太過分了吧.你求我帶你出去買東西,我好心帶你去,你卻這樣待我.竟然騙我說上廁所,原來是去和歐陽不凡約會呀!"

洛映水看得清楚,報紙上放大的照片里,正是歐陽不凡摟著自己走出醫院的畫面.只是,後面的醫院沒有拍出來,有的,則是兩人親密的相擁.

沒想到,昨天竟然被記者跟蹤,還拍下了照片.

洛映水終于明白南宮寒野能精准地找到自己的原因了.她的嘴張了張,想反駁Harry,驀然記起,Harry說話時,自己曾不斷地點頭.而她到底說了些什麼,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在Harry緊張的注視下,她閉上了嘴.

安妮坐在沙發里,一副置身事外,看好戲的樣子.她臉上的得意之色十分明顯,扭動著脖子,對眼前的情況十分滿意.

Harry氣勢不減,卻稍顯狼狽,可見一定受了南宮寒野的指責.這場計謀里,唯一的得利者便是她.

"Harry,你可以離開了."馬上,安妮的猜測得到證實,看到Harry一臉緊張,欲哭無淚的樣子,她簡直開心得想要跳起來.

Harry不死心地搖搖身子,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南宮寒野早已不耐煩地搶過手下的槍,對准了她:"馬上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Harry捂著臉跑出了南宮別墅,南宮寒野的槍口對准了洛映水……

安妮偷偷地笑得開懷,用假裝害怕來掩藏自己的笑容.洛映水認命地閉閉眼,無限憐惜地撫上小腹.

"喲,哥,奶奶正吵著鬧著要見洛映水,再不去,她可就要跳樓了."南宮寒雪出人意料地沖入客廳,將洛映水拉在手里.

"哥,奶奶重要!"

南宮寒野沉默良久,意外地放下了槍,對南宮寒雪微微點頭.

"快點走!"南宮寒雪一聲催促,洛映水化險為夷.

"謝謝."安頓好奶奶,洛映水真心地向南宮寒雪道謝.

好險,差一點,她的孩子就會和她一起命歸西天.

南宮寒雪哧地從嘴里哼出一聲,帶著無所謂的語氣道:"你以為我真的想救你嗎?不過是為了奶奶,當然,也為了不讓我的生活太煩!"

眨眨眼,她的眼瞄准洛映水的眼."你沒見過我哥殺人吧,他殺人眼都不眨,呯,直中心髒,還有中太陽穴的,准極了.我見過我哥殺人,他殺過好多人.所以,你別以為他舍不得殺你,對于背叛他的人,沒有一個會有好下場!"滿意于洛映水眼中的恐懼,她收回了目光.

"哈哈哈."她忽然尖利地笑了起來,"洛映水,你不會忘記了吧,紗兒姐可是死在你手上的,留著你,折磨你,將會成為我生活的樂趣之一,這也是我要救你的另一個原因!"

南宮寒雪無情冷酷的話語深深刺激著洛映水,她全身不斷地顫抖,感覺到透骨的涼意!想來,南宮寒雪對她的仇恨沒有放下一絲一毫,她在南宮別墅的生活,將會更加艱難.


面色失落,略顯難過,她無意地撫過腹部.

孩子,但願你能經得起考驗,順利來到人世.

……

夜里,狂風暴雨,忽閃忽閃的閃電帶給人一個個尖銳而又危險的亮點.每一次劃動,都像對天空進行一次撕裂,血淋淋的傷口,直從天的一邊劃向另一邊.

如潑般的大雨無情地打在屋外毫無遮掩的樹上,趁著閃電劃過,露出黑亮的血腥味十足的水淋淋的枝葉.枝葉在風雨中猛烈地搖晃,沒有一絲的反抗能力.

閉閉眼,洛映水有點看不下去了.這樣的場景象極了現在的自己,那些可憐的樹便如她一樣,承受著眾人的摧殘.

門口處傳來扭門把的聲音,反射性地將身體猛烈抽搐一下.南宮寒野來了?

當她抬起驚恐的小眼時,看到的是一個女人的身影,沒有開燈,女人並不出聲,劃起一次最為巨大的閃電,直將整個小房照得雪亮.

在閃電亮起之時,洛映水看到了一張妖豔的勝過女魔的臉."安……小姐?"

安妮以警惕的目光注視著她,像對待一只隨時可能跑掉的小動物.洛映水迅速打開了床頭的燈.

"我知道你還沒睡,所以來了."安妮將纖長的手臂置于身後,面對坐在床上的她,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她精心描畫過的眉毛微微揚起,伴隨著眼睛打量般眯合,像在估測洛映水的重量.

"有……事嗎?"對于這個突然闖入者,洛映水顯然十分意外,微睜著大眼,透出無辜與不解.

安妮看看窗外的天,這才走到床邊.

"野回來了."她一副與洛映水聊天的表情,只是,聊天的內容,洛映水一點兒也不喜歡.

輕輕地"哦"了一聲,她並不覺得南宮寒野回來是一件多麼值得聊的事情.如果可以,她甚至希望他不要回來.

"你不希望他回來?"安妮成功猜出了她的心事,流轉的媚眼中閃出一絲喜悅,短暫卻深刻.

洛映水沒有搖頭也不點頭,她的好奇心全放在了安妮身上.深更半夜的,她難道僅僅只是想來向自己報告南宮寒野回來了?

"我和你換個房吧."

安妮終于說出了此行的目的,她尖細的眸子緊緊地盯著洛映水,似乎只要洛映水說出一聲"不",就要用眼光將她紮死.

洛映水搖了搖身體,巡視自己的房間.她的房間應該算得上南宮別墅里最簡單的一間,寥寥無幾的擺設,怎麼可能吸引到挑剔奢侈的安妮?

"怎麼,不願意?"安妮的眉頭皺起,已經開始變得不耐煩.

"你……"洛映水不置可否,仍糾結于她為什麼要突然和自己換房.

"快點吧."安妮直接動手,將她從床上拉了下來.

洛映水不得不在她的推動下被動地往門口走去.


"等一下!"安妮像想起什麼一樣,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鄙夷地看著她那件保守的睡衣.哧一聲後,命令道,"我們換一下衣服."

安妮身上穿著一件小小窄窄的,基本遮不住身體的小睡衣,相當有優越感地搖搖身體,向她展示自己傲人的身材.洛映水搖搖頭,她的衣服太小,根本遮不住自己的肚子.

"我……還是穿白天的衣服吧."她似乎有點明白安妮的用意,扭動著稍顯臃腫的身子,盡可能地將腹部收緊,避開安妮的目光.拿出一套單衣,她走到洗手間內,將衣服換下.

"快點,慢得像什麼一樣,這外面不是挺好的嗎?你那個身子,誰看呀!"安妮罵罵咧咧地當著她的面脫下了自己的睡衣,一抬手丟進了衣櫃."我的房間是左手第五間."

她指指門外,示意洛映水離開.

"哦."她又叫住了洛映水,"你平時都喜歡用什麼香水?拿給我."

"我……從來不用……"洛映不如實地回答,安妮先是臉上一驚,接著了然地點點頭,"像你這麼窮酸氣的人,怎麼可能用香水呢?好啦,快點離開,不要讓野看到你!"

洛映水雖然不情願,但也樂得安妮為自己承擔下這項任務.南宮寒野這段時間只要回來,就會到她的房里來,整夜整夜地在她身上馳騁,令她擔心不已.

就算刻意地保護肚子,她還是擔心有一天,孩子會受到傷害.

打開安妮的房間,迎面飄來一股濃重的香水味,直熏得她頭暈目眩.微微停步,樓梯處已經傳來了腳步聲,洛映水來不及多想,迅速將身體縮回房內.

一夜沒睡好,洛映水顯得精神相當地不好,她的身子因為欠缺休息而危險地搖晃著.安妮的房間香味太濃,她根本無法入睡.

好不容易到了天快亮的時候,翻累了的她總算沉沉入夢,卻不想被安妮粗魯地拉起."起來!"

天色還暗,她看不清安妮的表情,只看到揪在自己臂上的手.

皺皺眉,她的睡意全無,茫然地看向安妮.

"還不快回到你自己的房間去,記得,不可以對任何人說起今晚的事!"

洛映水聽話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一進門便聞到一股濃烈的酒味.她抬眼看看仍在深睡中的南宮寒野,明白了酒味的來源.

躡手躡腳地爬上床,選擇一個離他最遠的地方躺下.不意,下一秒鍾,一只大手將她輕輕一撈,摟進了那副熟悉而堅硬的懷中.

"好香,以後別打香水."南宮寒野無意識地低喃,十分滿意地將鼻子置于她的發上,深深地連續呼吸幾次,安然入睡.

洛映水緊張地僵直了身體,直到確定他剛剛的意識並未清醒,才松了一口氣.

安妮的精神大好,臉上頂著明顯的兩個黑眼圈,臉上漾起甜蜜的笑.她收回手中的鏡子,對于這兩個有損容貌的黑眼圈視而不見.

見洛映水搖搖擺擺地走下,她的臉立刻冷了下來,剛剛的笑也收了回去."沒想到,你每天可以都可以享受這種欲仙欲死的生活,野的眼睛瞎了嗎?怎麼會喜歡你這種貨色."

她狠狠地罵著,刻意地貶低著洛映水.

洛映水搖搖身體,並不回答.安妮所說的享受,于她,不過是無窮無盡的折磨與懲罰,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永遠都不要.

安妮歡快地打開手機,笑得開懷,不過聲音卻是刻意的放低.

"喂,爹地,還在睡呀,真懶,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