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給我滾回去


Harry今天是有備而來的,這個計劃,她策劃了好久.

"你想留在南宮別墅嗎?"她試探著問,還不確定是否可以進行計劃.

留在南宮別墅?洛映水機械地搖搖頭,她真不想留下,隨著肚子的變大,孩子的事很快就會被揭穿,她的孩子將會被稱為野種,更會得到野種一樣的待遇.

"哦."太好了.Harry的眉毛高高揚起,看得出來,她相當的興奮.

她當然興奮,經過這些天的觀察分析,她發現了最為強勁的對手,正是洛映水.

南宮寒野會陪她購物,陪她吃飯,與她出雙入對,賺盡記者的菲林,卻從不與她同床.只要一進到南宮別墅,他們便變成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他要麼辦公,要麼去洛映水的房間,甚至對她視而不見.

安妮?從來就不是她的對手,南宮寒野連看都不多看她一眼,更別說她所得到的這些特權了.

所以,現在所有的問題都指向了洛映水.

這樣下去的話,她會很危險,甚至有可能失去南宮寒野.這,她絕對不能容忍.

現在,她順利地邁出了第一步,相信,很快就能將事情辦妥.

"我知道,你進入南宮別墅是無奈的,誰叫天有不測風云呢?"她無比同情地對上洛映水的眼,得到再一次點頭認可後,決定直入主題.

"如果,我可以帶你走,你願不願意離開?"

她的唇貼近洛映水的耳朵,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詢問.

洛映水仍沉浸在恐懼與擔憂之中.孩子,她的孩子是野種,不可以!她沒有注意到Harry談話的內容,只是反射性地點點頭.

"太好了,等我,換好衣服馬上帶你離開!"Harry轉身上了樓,洛映水仍舊意識不清地點頭.

"走吧."

Harry不到一分鍾便下來了,換了一身便裝.

"去哪里?"洛映水猛然驚醒,看到拉緊自己往外拖的手,不解地問.

"去了就知道了,放心吧."Harry沒有給她太多的思考空間,霸道地將她拉上了自己的小車.

"可是我……"洛映水想起還未打掃完的院子,Harry的車一個急轉,已開出好遠.

"你不用記我的恩情,只要記住,一輩子都不要回來,不要出現,這些錢給你,走得越遠越好!"

Harry順手遞過來一個信封,里面厚厚的疊了不少錢.

"為什麼給我?為什麼不回來?"洛映水問,Harry專心開車,並不回答.

她想將錢還給Harry,可是車速好快,她不得不抓緊安全帶,以求不被傷到肚子.

"到了."駛了一個多鍾頭,Harry停下了車."下去吧."

幫洛映水打開了車門,將她推了下去.

"可是……錢……"洛映水想將錢遞回去,Harry已經關緊了車門,向她揚揚手,一踩油門,轉眼消失.


洛映水轉過身子,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到了郊區,不遠處豎著一塊牌子,寫著:紅鎮汽車站.而她,此刻正站立在車站的門口.

Harry為什麼要送她來這里?又為什麼會送她錢,洛映水至今都沒有想明白.

難道錢是南宮寒野托她給的?他要和Harry在一起,決定提前結束那份契約?為什麼他不親自來跟她說呢?

洛映水搖搖頭,覺得自己的想法太幼稚.南宮寒野是什麼樣的人,怎麼會放下身段親自跟她談這種事呢?就如她入別墅之時一樣,也是通過他人之手簽訂契約的.

環視四周,是一片全然陌生的環境,她一時不知道何去何從.

"喲,小妹,准備去哪兒呀,我們送你一程."數輛摩托車停下來,幾個年輕人將她圍在中間,你一言我一語地問.

"我……"洛映水害怕地縮縮身體,這群人看她的目光直勾勾的,身上花花綠綠地紋了不少紋身,不像是好人.

她搖搖頭,其實現在,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

"哪都不想去?看來心情不好喲,不如哥哥帶你去兜兜風吧."其中一個蓄了三羊胡子的人伸出咸豬手,在拉她的手時,有意地摸過她的胸部.

"不要!"洛映水嚇得急忙把手拿開,躲避他的碰觸.那山羊胡子男人像得到極大滿足一般,盯著張開的手,回味著她身上的觸感.

"嘿嘿,不錯,還挺大的."他流里流氣地看著她的胸部,對著其他男人說道.

"就你心急,有好東西,兄弟一起分嘛."一個光頭上紋了龍紋的男人光著膀子推推山羊胡子,向洛映水邁進一步.

"你們……想要做什麼,我……要叫啦."洛映水緊張地望向四周,看到有不少人經過,卻個個一臉緊張地加快腳步.

"你看到了吧!"嘴里叼著煙,鑲了金牙的男人用戴了金戒指的手拉拉嘴里的煙,自豪不已,"我們兄弟是這一帶的地頭蛇,誰他媽敢不要命地來救你呀.小美人,乖乖地跟我們走吧."

"走開!"洛映水向另一個方向退,狠狠地甩開他的手.不料,背貼在一個男人的身上.男人伸手直接將她抱住,"哦,好,上等貨,哈哈哈哈……"

洛映水又羞又急,用了很大的力氣都沒有掙開男人的鉗制.

一聲口哨,幾個人迅速跨上摩托車.她被其中最壯的男人拉在身前,摩托車在幾個巡警到來之前,忽一聲駛向前方.

"放開我!"洛映水不斷地掙紮.前面越來越偏僻,一塊塊的高梁地連成一片,一行人正沿著小路向高梁地的深處駛進.

"放開我!"一時急切,洛映水低頭對准壯男人的手,一口咬下.

"他媽的,尋死!"壯男人忍不住呼痛,一松手,洛映水身子一歪,脊背直接對准地面.噗一聲悶響,她倒在了地上,在慣性的作用下,連滾了好幾圈.護住肚子,她忍受著身上各處傳來的痛楚,最終在撞到一塊石頭時停下了身體.

"好險!"她吐一口氣,一張臉已經痛得變了形.不過,有手的保護,肚子並沒有傷到,她不由得松了下來.

壯漢一時穩不住身體,摩托車沒開出多遠,連人帶車栽了下去.

"媽的!"壯漢吐著口水沫子,凶惡地朝她逼近,他的拳頭舉得高高的,顯然想要打她.

"虎哥,來不及了,條子跟在後面,快點跑!"

前面的山羊胡子叫住了他,停在前面不遠催促.壯漢朝洛映水揮揮拳頭."算你這娘們好運,我們走!"

摩托車呼嘯而過,她終于脫離了危險,後面趕到的巡警及時救下了她.

醫院里,一名女巡警陪同著她做完檢查.

"沒什麼大礙,全都是皮外傷,只是你懷孕都快三十周了,還一個人出來.好在保護得好,要不可就麻煩了."醫生邊開藥,邊說.


女巡警這才留意到她寬大衣服下隆起的肚皮.

"你這樣一個人出來是不安全的,現在馬上打電話叫你老公來接你吧."

就算洛映水一再推辭,巡警還是堅持,而且,如果沒有人來接,堅決地不放她離開.洛映水猶豫許久,最終按下了歐陽不凡的電話.

"你看吧,妻子都六七個月的身孕了,還讓她一個人亂跑,差點出大事,以後可要照顧好了."巡警顯然誤會了歐陽不凡與她的關系,不斷地責怪著匆匆趕來的他.

歐陽不凡滿臉驚訝,並不反駁.當他簽下大名後,激起了女巡警的一聲尖叫:"歐陽不凡?歐氏珠寶的繼承人?唉呀,我的媽!"

摟著洛映水,顧不得身後的大喊大叫,歐陽不凡帶著她走向自己的座駕.

"還好嗎?"他體貼地不追問她懷孕的事情.

點點頭,洛映水尷尬地紅著臉,玩弄著手指頭.

……

洛映水沒有想到,南宮寒野那麼快就知道了她的下落.

帶著一身傷痕的她才走下樓來,看到的是冷面的南宮寒野和身後一群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手下.

"你們,這是?"她來不及驚訝,已經陷入恐慌.

歐陽不凡悠閑地坐在沙發上,被幾名黑衣男子團團圍住,黑洞洞的槍口一致地瞄向他.

在看到洛映水下樓,歐陽不凡平靜的眸中泛起一絲漣漪,他對著槍洞視若無睹,直接走到洛映水的面前."怎麼不多睡會兒?你晚上睡得很不安."

洛映水哪里有心情和歐陽不凡談這些,她指指南宮寒野,再指指他身後的手下,差點說不出話來.

"你們怎麼……這麼多人."

南宮寒野面色愈加慍怒,利劍一般的目光射向歐陽不凡,嘴角撇出一絲不屑."怎麼?她不是不在嗎?想不到一向光明磊落的歐陽大公子竟然也學會了說謊,看來,這女人的魅力十足哇!"

在說到"這女人"時,他的目光迅速移向她的臉龐,帶給她無以言喻的振憾.

濃濃的殺氣彌漫在室內,洛映水甚至可以肯定,如果自己不做出反應,這里立刻會變成一片槍林彈雨的世界.

"跟歐陽先生沒有關系,是我找上他的."洛映水主動攬下了所有錯誤,她不想因為自己而平生爭端.

"不要臉!"南宮寒野無情地指責,"你就是一個下流的妓女,時刻想著爬上男人的床!"

"野,你過分了!"歐陽不凡忍不住打抱不平,"她昨天……"

"昨天逃跑了,對吧,逃到你這里來要求你收留她嗎?你還真不怕髒,這種女人也要!"

"不是這樣的!"洛映水實在聽不下去,一句句刻薄的話直刺得她體無完膚,難道除了汙辱,他沒有別的話可以說了嗎?

"閉嘴,婊子!"南宮寒野不惜選擇最惡毒的稱呼來加重對她的汙辱和貶低."你忘了嗎?我們簽過一張契約,那是有法律效力的,你現在,沒有走的權利!給我滾回去!"

他強行從歐陽不凡的手中搶過她的身體,絲毫不憐惜地推向自己的手下.

"野,你不能這樣!"歐陽不凡忍不下去了,一慣的好脾氣變得急躁,"你太過分了,她現在已經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