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給奶奶喂飯


說完,吳嫂搖搖頭,無奈地端起手中的一個盤子往後院走."真是的,一頓中飯得送三次.第一次,老夫人不吃,給打翻了.第二次,老夫人還是不肯吃,讓小姐給打翻了.這一次送去,不知道又是個什麼結果,我還沒吃飯呢."

洛映水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在一個人少的地方攔住了吳嫂.

"吳嫂,要不,我去送吧."

吳嫂原本垂頭喪氣的樣子,在聽到洛映水的話後,突然精神一振.她睜大的眼睛,不甚確定地問:"你說你去送?"

洛映水堅定地點點頭,證明自己的話不是開玩笑,吳嫂像得救了一般,將盤子遞到她的手里."真是太好啦,洛小姐,你真是救了我的命呀.謝謝你啦."

洛映水微笑著接受她的千恩萬謝,端好盤中的飯菜,她邁開步子,急切地想要看到奶奶.

"死了,死了,沒法兒活了.這不是存心整我嗎?唉--呀!"剛走到樓下,便聽到樓上南宮寒雪抱怨的聲音

洛映水試探著走上樓,看到南宮寒雪怒氣沖沖地在房內來回走動,而奶奶,卻不見蹤影.

"南宮小姐."洛映水咬咬唇,站在門口,試探性地詢問,"我可以進來給奶奶喂飯嗎?"

南宮寒雪尖利的目光打在洛映水的身上,她的面色冷了又平,平了又冷,良久才道:"進來吧."

"奶奶呢?"放下盤里的東西,卻仍不見奶奶,她有些急.傭人們剛剛交談的話響在耳邊,莫不是南宮寒雪真的生氣,將奶奶……

"在里面!"南宮寒雪十分不耐煩地指指里面一個小房,氣呼呼地坐到了窗台邊.

"奶奶?"洛映水柔聲呼喚,在小屋的角落里看到了縮成一團的奶奶.她略顯笨重的身體加快速度,來到奶奶身邊,將人扶起.

"奶奶,怎麼啦?我們吃飯好嗎?"

奶奶眼里閃著淚花,卻害怕地不敢流出來,她擔心地小心往外探探身子,不肯移步.

"別怕,小姐不生氣了,我們去吃飯吧."在洛映水的鼓動下,奶奶終于移動身子,來到飯桌前,還不忘投眼于僵坐在窗台邊生氣的南宮寒雪身上.

"我們吃飯吧,吃了飯小姐就不生氣了."洛映水像哄孩子一樣,她拾起勺子,一勺一勺地喂著老人吃東西.

很快,送來的東西吃個精光.

南宮寒雪已回過頭來,驚訝地看著光光的碗盤,指指老人,又無奈地放了下來."我說,您也……太……"她努力了半天,才將話說完,"我喂的是毒藥嗎?讓你又喊又叫,又要咬的?她是你孫女還是我呀!真是搞不懂你!"

"水兒."奶奶將身體往她的面前靠,明顯流露出對南宮寒雪的害怕.

唉,南宮寒野究竟在想什麼?奶奶怕南宮寒雪,南宮寒雪討厭奶奶,偏偏要把兩人湊在一起,不是互相折磨嗎?洛映水無奈地搖搖頭,不忘拍打奶奶的肩膀,安慰她.

"哼!"南宮寒雪看到奶奶疏遠自己,一甩手再次坐回窗台,不去理她.


"南宮小姐……"洛映水支吾了半天,才鼓足勇氣,道,"以後,我可不可以來喂奶奶吃飯?"

她說完後,身體不自然地顫了顫,一點兒把握都沒有.

"隨便啦!"南宮寒雪擺擺頭,隨意地回應.洛映水像撿到了珍寶一樣,臉上的笑容驚喜歡快.

現在,每天早中晚,她都要定期去後院,陪奶奶吃飯,短暫地聊會天.南宮寒雪難得丟開這個燙手山芋,樂得悠閑,並不干涉她.

奶奶每天看到她,總是樂呵呵的,不僅每天准時吃飯,飯量還慢慢加大,臉上漸漸有了光澤.

只是,苦了她.每天除了打掃院子,便增加了這項任務.不過,這任務始終是甜蜜的,就算累點,她的心總是開懷的.

吃完飯後,她總要陪奶奶聊幾分鍾.奶奶望著窗外的楊樹,突然叫道:"晰晰,晰晰."

"晰晰?"洛映水順著她的目光,並沒有看到什麼.不過,那楊樹頂端倒是掛著一團東西,細看之下,是一個小小的鳥巢."那是個鳥巢."洛映水好心地解釋.

"晰晰,晰晰."奶奶指的正是那個鳥巢,弄得洛映水一陣莫名其妙.

"奶奶是說,以前晰晰常爬樹掏鳥窩給她."南宮寒雪難得插話進來.看到洛映水一臉茫然,好心地解釋.

"晰晰是我姐,她比我大了不過一歲,並不是我父母親生的,是撿來的."

"晰晰不是,晰晰不是."奶奶不贊同地搖頭.

"晰晰很小的時候就到了我們家,爸爸很不喜歡她,說她是媽媽跟別人生的野種."南宮寒雪不理睬奶奶的反駁,甩甩發,淡笑的臉上滿含諷刺."晰晰在我們家,除了奶奶,當然還有哥哥,別的人,甚至連傭人都不喜歡她,還欺負她,哦,這就是野種的命運!"

洛映水的心一涼,反射性地摸著腹部."野種?"她像不明白一樣反問.

"野種你不知道嗎?比如說你要是懷了我哥的孩子,那就是野種!"南宮寒雪哼哼冷笑著,絲毫沒有發現洛映水早已慘白的臉.

"晰晰就是帶著野種的身份生活在家里的,要不是奶奶堅持,早就被爸爸丟出去了.媽媽成天和爸爸吵架,爸爸甚至拿哥哥出氣,每次都把哥哥打得遍體鱗傷,可媽媽連勸都沒有勸,她反而大笑,喊著,'就要讓你們南宮家的人受到懲罰,最好把你們南宮家的人都打死!’

氣不過的爸爸就把晰晰拉過去,說要打死野種,媽媽反而笑得更加開心,一群瘋子!"

南宮寒雪陷入回憶當中,從她撇高的唇角,洛映水看得出來,這回憶並沒有給她留下多少傷害.

她只是在陳述一件與自己無關的過往.

"哥哥曾經也被認定是野種,後來漸漸長得跟爹地像起來,爹地才相信,哥哥是他的."她甚至綻開了淡然的笑,像在講述一件有趣的事.

"晰晰就沒有這麼好運了,她長得像媽媽,也真奇怪,一個和媽媽沒有血緣關系的人,怎麼會和她長得那麼像!難怪爸爸要認成是媽媽和別的男人生的野種,對她,下手最重.每次都把她打得頭破血流,還罰她跪,一跪就是幾天."

"奶奶心疼她,每次都悄悄地給她送東西吃."

南宮寒雪無心的話解開了洛映水心中長久的謎團.她終于明白,為什麼奶奶對她這麼好,還一直將她認成是晰晰.


她記得那天跪在彌紗兒的靈前,奶奶就曾跟她說了許多奇怪的話.現在想來,一切都不再奇怪,她習慣地認為,跪在那里的,一定是受罰的晰晰.

"你不知道吧,晰晰生前常被爸爸罰跪的地方是客廳左手邊一間沒有窗戶的大房子."南宮寒雪進一步解開了她心中的疑惑,那間房子她知道,彌紗兒的靈堂,就曾設置在那里.

"黑黑的,不開燈,晰晰每次都在里面嚇得尖叫,卻不敢出來.奶奶阻止不了爸爸的行為,只能偷偷地去看她."

"她們的關系很好,晰晰很調皮,就像個男孩子,瘦瘦小小的,常常爬上樹去掏鳥窩逗奶奶開心.奶奶也因為可憐她,對她特別的關照,看得像塊心頭肉.只是可惜呀--"

拉長語調,她戲弄般的眼神落在洛映水身上,給人一種不懷好意的感覺."她死了,死在了一群惡狗的身下,那天,不知道哪里來的一群狗,將她圍在中間,齊齊向她咬去."

"家里沒有別人,只有奶奶和我還有晰晰.它們像聞到了什麼一樣,沖著晰晰就咬,卻並不傷害別人.奶奶救不了她,眼睜睜地看著她在兩三分鍾之內被撕得粉碎.那天起,奶奶就瘋了,嚇瘋了!"

南宮寒雪繼續笑,笑得詭異."你知道的,不是南宮家的人,不是南宮家里認可的人,是不可以活下去的!晰晰就是這樣的."

洛映水不敢想象那副慘烈的情景,害怕地閉上了眼睛.

"洛映水,你小心點兒吧,南宮家里永遠沒有你的位置,紗兒姐的仇我是一定要報的!"她突然變得猙獰,對洛映水咬牙切齒地警告.

洛映水像受了重大的打擊一樣,整個下午,她的身體不斷地顫抖著,站在陽光下,卻感覺不到一絲溫暖.她甚至覺得自己像被浸在了冰水中,滾下的汗水冷得她直打寒顫.

撫撫隆起的腹部,瘦弱的她穿上大號的秋衣,懷孕的跡象不是特別地明顯.可這會,她卻無比地擔心.

她的孩子將會是野種,野種的下場將會如晰晰一樣!洛映水雙腿一軟,蹲在了地上.

她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卻為孩子今後的生活深深地發愁.

如果真的要讓孩子過上生不如死的生活,背負著野種的名字,還不如不要他!摟著腹部,心中的不舍升騰起來,作為一個母親,怎麼可能將自己的孩子扼殺,更何況他正活生生地在她腹內游動,還不忘重重地踢上她一腳.

"孩子,我該怎麼辦?"

"怎麼了?"有人在問,向她伸出手.洛映水冷汗涔涔,抬起一張白如紙張的小臉,看到了Harry嬌美自信的容顏.

她的眉目溫和,對她說話時,語氣竟帶著一股莫名的誘惑.

被動地伸出小手,在Harry的幫助下勉強站起,她茫然的目光開始失去焦距,身體擺一擺,差點再次栽倒.

"陽光太大,中暑了吧,走,我們進去談談."Harry直接拉著她,走進了空無一人的客廳."喝口水吧."

一個杯子遞在她眼前,洛映水像渴極了般一口喝下,感受著胃內的清涼,她的神智總算恢複了一些.

"Harry?"她的眼前總會出現南宮寒雪陰沉的面部表情,不甚真切地叫道.

Harry點點頭,揮退了所有的保鏢.

"我們談談吧."她開口,單腳優雅地翹起,雙手自然地交握在膝蓋處.搖搖滿頭卷發,今天,她把頭發紮了起來,兩個大大的耳環異常地顯眼,襯托著美好的頸部,透露出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