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不死也殘廢


"哥."她的語氣輕了下來,一雙眼睛無辜而可憐.

"我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這三個月里,你幫著護士好好照看奶奶,並且,不會再有傭人來照顧你的日常生活.三個月後,你還是要選一個國家,一所大學,好好地深造,同時學會如何生存!"

南宮寒野有條件地留下了南宮寒雪.

奶奶很快出了院,卻又搬回了後院那座小木房,南宮寒雪就算有一千個不願意,也不得不跟隨著住家護士一起住進了後院.

洛映水守著一片庭院,精心地打掃著,原本細嫩的雙手因為勞作而結起了細繭.閑下來的時候,她迷上了閱讀,靜靜地躲在房里,她撫著隆起的腹部,用甜美的聲音為孩子朗讀美好的故事.

她的聲調優美,聲音甜潤,把一個故事讀得繪聲繪色!只是,每次讀完,都會淚流滿面.

童話的世界,童話的故事,于她,是那般的遙遠.她的世界是黑色的,沒有前途可言的,她盡可能地將美好展現給孩子,卻又忍不住地想象他出生後的悲慘生活.

生下孩子,這是多麼錯誤的一個決定.洛映水時常後悔當時的決定,然而,當腹中的孩子歡快地踢動著小腿小腳,告訴她,一個活生生的小生命在她腹中成長時,她又會感覺到無限幸福.

……

午間休息的時候,南宮寒野特意從低頭吃飯的她和身邊走過.她沒有作弄自己,而是在旁邊坐了下來."你知道那天不凡哥哥找我做什麼嗎?"

洛映水停下手中的筷子,不解地看向南宮寒雪,她想了好半天,才想到那天看到的歐陽不凡的車的一角.

"哦."她不甚明了地點點頭,並不太關心.

"他是來向我打聽你的情況的."南宮寒雪閃閃眸子,洛映水有些奇怪地望向她.以前,若是碰到歐陽不凡對她好,南宮寒雪總會氣憤得又罵又打,今天,她是怎麼了?

"我告訴不凡哥哥,我哥對你好極了,你還懷了他的孩子.呵呵."南宮寒雪獨自笑著,完全沒有注意到洛映水發白的小臉.

"你……"洛映水害怕地捂住肚子,顫抖的唇因為突然而來的消息感到震驚.

"我聰明吧!"南宮寒雪指指自己,得意極了."我就是要不凡哥哥對你徹底死心,呵呵."

"咦?你這副表情?不會真的有了吧."她的眼睛掃掃洛映水的肚皮,洛映將手從腹部迅速抽離."哦,沒有."

她淡淡地回應,慶幸南宮寒雪還沒有懷疑自己.

南宮寒雪心情大好地拍拍她的肩膀,搖搖身子,走向後院.

……

"老夫人,老夫人,等一下,慢點兒!"

洛映水手握剪子,准備修剪院中的花壇時,聽到照顧奶奶的護士的一聲聲呼喚.多日不見奶奶,她便忍不住搜尋老人的身影.

不遠處,護士手里端著一個碗,追在奶奶的身後.腿腳便利的她雖然每次都可以趕上老人,卻總被奶奶一而再地推開.

護士又急又氣,不敢強行將她攔下,只能把碗不斷地往她的面前遞.

"我不要吃!我要晰晰,我要水兒!"奶奶胡亂地揮動手臂,將那碗用力地擋了回去,好幾次,都差點將碗打翻.


遠遠的,南宮寒雪冷著一張臉,十分不情願地站在那里,指著這邊,跺腳罵了幾聲後,索性雙手抱胸,不再理睬.

"你們把晰晰和水兒弄哪里去了?快給我找出來!"奶奶伸手拉向護士,護士尖叫著躲開,卻又不敢不繼續將碗伸過去,要求她吃飯.

"我不吃,我不吃."奶奶索性低頭,邊往前走邊推開護士手里的碗.

"奶奶?"洛映水眼睛亮了亮,一張憔悴的小臉上總算有了生氣.見到奶奶,她便如見到了親人般,心情立刻大好.

"水兒,水兒,你在這兒."奶奶看到洛映水後,哭著向她撲去."水兒,你怎麼不要奶奶了,你不是說要天天陪著奶奶,一輩子陪著奶奶的嗎?"

兩人緊擁在一處,洛映水欣喜地拍著奶奶的背,說不清的感覺在心中湧動.良久,她才推開奶奶,看向一旁呆立的護士.

"這老人也真是的,天天茶飯不思,就念叨著什麼晰晰水兒,這個人莫不就是你吧.你看,你們兩個像親人一樣抱來抱去,她對我們,可凶了.不是抓就是咬,要麼就不理不睬,你照顧她吧,我要辭職."

說著,護士把碗遞到了洛映水的手中,她尚未反應過來,人已經離開.

"奶奶,你怎麼不吃飯呀?"洛映水看看碗,里面湯水雜陳,還攤開了幾片肉和一些青菜.

"不吃,不吃,晰晰和水兒都不要我了,我不吃."奶奶像個孩子一樣委屈極了.

南宮寒雪已經看到了這邊的情形,走近了一些,卻仍隔著長長的距離.她繼續抱著胸,噘著嘴,一副不願意接近老人的樣子.

洛映水溫柔地撫過她老淚縱橫的臉,將眼淚悉數擦干,輕聲細語地道:"奶奶,水兒有很多事要做,所以不能天天陪您.但水兒很關心您的,如果知道您不高興,也會不高興的,要是知道您不吃飯,也會吃不下飯的.奶奶--"

將手中的碗遞一遞,奶奶聽話地點點頭."吃,我吃."

洛映水找了個陰涼的地方,一勺一勺地喂著奶奶吃飯,兩個人親熱得就像一對親生婆孫.

一碗飯很快吃完,在洛映水的勸說下,奶奶終于願意回去.

扶著奶奶來到南宮寒雪站立的地方,洛映水笑笑,將碗遞給她,她卻如沒有看到一樣,沒有接.

"你看你呀,又氣走了一個護士,還有誰敢來照顧你呀!"

她對准奶奶,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指責.

"南宮小姐,別這樣."奶奶害怕地往她的懷里縮,洛映水忍不住勸.

"哼!走啦,回去啦!"南宮寒雪的火氣降了下來,顯然和奶奶也是有一定感情的.她伸手出來,要求奶奶和自己回去.

"去吧."在洛映水的鼓勵下,奶奶伸出手,讓南宮寒雪握住.

兩人轉身離開之時,洛映水像想起什麼似的,輕聲叫住了南宮寒雪."南宮小姐."她的語氣遲疑,生怕忍惹怒南宮寒雪似的."奶奶不太喜歡泡了湯水的飯,以後……能不能直接給她吃……稀飯,對胃好."

南宮寒雪既未點頭也未搖頭,但也不對她罵來喝去.洛映水提提氣,鼓足勇氣補充道,"還有,奶奶牙齒不好,不能吃肉片,你得給她剁成肉泥,青菜不能燜得太久,變黃了的,她也不吃……"

"好啦,她的事不用你管!"像終于忍不住了般,南宮寒雪粗魯地打斷了她的話,強行推著奶奶走向後院.

唉--


輕輕一聲歎息,她的眉頭皺得緊緊的,深深地為奶奶今後的生活擔憂.

"什麼?讓我一個人照顧奶奶?哥,你瘋了嗎?你明知道我根本做不來的!"超高分貝的尖叫聲從客廳傳來,一直低頭在院中勞作的洛映水忍不住抬起頭來,投目光于發聲的人身上.

南宮寒雪誇張地張開雙臂,對著自己的哥哥做出一副瞠目結舌的表情,不滿之情盡情流露.

而南宮寒野則無所謂地點點頭."做不來才讓你去做的,奶奶需要親人的照顧."

"可我們根本沒有……"

"奶奶曾經一點一點地將你拉扯大,這還不夠嗎?"

在南宮寒雪要發表意見的時候,南宮寒野直接打斷了她.

"可我們家里有這麼好的條件,完全可以請個專業人士來照顧,不行,就叫她也可以呀?"南宮寒雪不願意屈服,細長的手指很快指向院外的她.

洛映水佯裝低頭作業,耳朵卻豎得高高的,想將兩人的對話聽個真切.如果奶奶可以繼續讓她照顧,那麼,她們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奶奶,她早已認定是自己的親人了.

"不可能!"南宮寒野斷然的回絕打碎了南宮寒雪的夢,也擊碎了洛映水的思親之情.

"哥--"南宮寒雪無力地做著最後的反抗,南宮寒野則置若罔聞,長長的腿已經邁上紅亮的樓梯.

"哼!"南宮寒雪賭氣一般,氣沖沖地沖出客廳,直越過她的身邊,頭也不回.

洛映水略感失望地看看空蕩蕩的客廳,垂下眼瞼之際,忍不住要注視南宮寒雪憤怒的背影.

南宮寒雪連自己都照顧不了,怎麼能照顧好奶奶?隱隱的擔憂浮上心頭,她手里的掃帚被握得緊緊的.

……

"小姐今天又在發脾氣了,說老夫人不聽話,專門給她惹麻煩,氣得差點打老夫人呢."飯廳里,洛映水已是第三次聽到這樣的話了.

短短的三天,聽到了除了南宮寒雪發脾氣,奶奶不吃不喝賭氣的話外,沒有聽到任何關于她們的好的消息.她握緊筷子,忍不住為奶奶擔心.

"好在少爺管得嚴,不准小姐動老夫人一根毫毛,要不早就動手了.小姐這火爆脾氣,又不是不知道,出手還重,搞不好哪天氣極了,一巴掌就打在老人身上."

"哦,那可千萬別呢,她的一掌,老人家不死也殘廢."

"現在還有什麼辦法呀,護士一個個被氣走,我們這些下人也沒有一個敢接近那老婆子的.愛咬人呀!"

數個傭人圍在一起,議論紛紛,直說得洛映水的心里七上八下,坐立不安.

"唉,別管這些煩心事啦,大家這幾天看到小姐躲著點兒,免得被她的火山爆發擊中."

"對,對."

"唉,你們是好呢."在眾人議論之時,一個叫吳嫂的女傭唉聲歎氣地叫著,"你們躲得了她,我哪里能呀.真是該著的,竟然撿到這麼背的差事,天天要去送飯,每次送飯,就要被這千金大小姐罵來喝去,今天因為生老人的氣,還差點打我一巴掌.唉,要不是南宮別墅開的工價比別處高好多,我還真的做不下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