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管教傭人


南宮寒野今夜又來到了這間房中,對著牆面上放大的彌紗兒的笑臉凝視良久.

他伸過手去,撫著她的眉,她的頰,直到她的唇.這些,都是他千百次碰觸過的,只是,現在不再熟悉.

紗兒,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動心的女孩,如今,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他的面前.在有紗兒的時候,他同往日一樣,不斷地出去尋找女人,並刻意制造緋聞,只有她的紗兒知道,他在與別的女人相擁相抱之時,想的全是她.

父親盯他盯得很緊,他的每一步都會受到父親的控制,為了讓事業迅速起步,他不得不裝出一副紈绔子弟的模樣,每天無所事事,以玩女人為樂.

這些,成功地引走了父親的注意力,也無數次地傷了他的紗兒的心.他不能告訴她實情,在沒有脫離父親的掌控之前,他不能讓最親愛的人感受到任何一點點的不安和擔心.

外界的傳言不斷,他細心地將他的紗兒藏好,不讓任何人窺探.除了知道他計劃的幾個人外,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有這樣一個女友,直到,她去世!

紗兒純真唯美的臉就像從童話中走出的仙子,令他無心在別的女人身上多花心思,如今,她已離去,走回了她的童話世界,獨留下他緬懷過去.

都是洛映水害的!

拳頭重重地砸在牆頭,他平靜的面龐出現了徹底的憤怒.

父親對南宮別墅的事情了如指掌,想必就是這個女人傳遞的消息吧.只是,父親緣何越來越退步了,明明他已明確表明猜透了洛映水的身份,硬是不讓她回去.這一次,他又在玩什麼把戲?

沒關系,他現在有的是時間和父親玩游戲,而從今天開始,新的游戲又將上演,他很有興趣旁觀一番.等到確切找到證據的那一天,他會真正地與他這個可親可愛的父親做最為徹底的決裂!

……

剛剛上完通告的Harry在眾保鏢的左擁右護之下,浩浩蕩蕩回歸了南宮別墅.臉上掛著難掩的笑容,將腳下的高跟鞋踩得咚咚作響,想讓人不注意都難.

"你們站遠點兒,我要歇會兒."揮手支開身後的數名保鏢,她好心情地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向原本占據那里的安妮示威性地搖搖手.

玩弄著指間那顆十八克拉的鑽戒,不忘將纖手抬起,對著安妮反複翻看.

一旁的安妮氣得一腳踢向端著茶水走來的傭人,尖聲叫道:"沒事在這里晃蕩,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莫名其妙挨罵的傭人手足無措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又是哪里得罪了她,一臉的委屈.

Harry了然般向傭人投去憐憫的一瞥,呵呵笑開了."我說安小姐,別這麼大的火氣,小心臉上起痘痘,變丑."

再看一看就要掉出眼淚的傭人,她大度地一揮手."下去吧,這里沒有你的事了."

"你是什麼意思,我在管教傭人,跟你這個外人有什麼關系."安妮急切地表明著自己女主人的身份,對著Harry狂吼亂叫,張牙舞爪.

倒是Harry相當淡定地吹吹指甲,有意將那枚戒指揚得高高的,她得意地笑了起來,笑得張揚."傭人是無辜的,總不能亂發火呀.我知道你是為了野給我買的這枚戒指生氣,但誰叫……我討他喜歡呢?"

眉眼一飛,她看到了扶著奶奶從外歸來的洛映水.


"你呀,比她都比不過,就算頂著野未婚妻的名聲,又有什麼用,還不如做個女奴."

在Harry的煽動下,安妮將所有的怒火轉向洛映水.她站起來,不分青紅皂白,直接一巴掌向洛映水拍去."眼睛瞎了嗎?做事心不焉,不怕把奶奶摔著嗎?明明知道她腳不靈活,還不扶好!"

洛映水捂著痛處,不明白安妮為什麼一時這麼生氣.奶奶的事她從來不過問,什麼時候關心起她來了?她無辜地看著安妮,眼里流露出不滿.

"看什麼看,不能好好做事就要挨打!"讓Harry激得失去理智的她一味地拿洛映水出氣,還不忘示威性地看向Harry,一副你看吧,我才是女主人的架式.

"你這個壞人,打我的水兒!"奶奶看洛映水被打,十分生氣,對安妮又抓又打,將她逼得步步後退.

"唉--呀--"安妮煩躁地反手一推,奶奶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奶奶."洛映水顧不得臉上的痛,跑向奶奶.

"你走開,奶奶都是你弄倒的."安妮將走近的洛映水直接推開,不准她接近奶奶.而自己,則強行將奶奶拉起.

"我打你,唉喲,我打死你,唉喲."奶奶邊扶著腰部的痛處,邊繼續拍打安妮.

"你個老太婆,再不聽話,小心我揪死你!"安妮忍不住放出狠話,但卻只敢讓奶奶一人聽到.

洛映水相當擔心奶奶的情況,想要接近,又礙于安妮在場.她剛剛被推得好重,她的肚子在倒下時震到了,一陣陣不適感襲來,為了孩子著想,她不能再冒險!

她只能出聲提醒."安小姐,奶奶好像受傷了,你讓我去看看."

"你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跟我說話!"安妮無禮地喝道,根本不顧奶奶是否有傷,強行將她拉向自己的身後.

Harry看好戲一般坐得遠遠的,不忘掏出小小的鏡子為自己補妝.

"好啦,你們吵吧,我得去換衣服了,等下還要和野去吃飯呢."扭扭屁股,Harry拎起身旁的LV小包,走向樓梯,還不忘向身後的保鏢吩咐."你們只要負責保護我就好,其它的,一律什麼也沒有看到,聽到了嗎?"

……

奶奶因為腰被扭到而住進了醫院,洛映水焦急地等著醫生做完檢查,直到醫生說問題不大後,才松了一口氣.

"肯定是你不懷好意,撞傷了奶奶!"南宮寒雪緊挨安妮站著,宣示著她的立場,並且直接將矛頭指向洛映水.

臉色陰郁的南宮寒野銳利的眸子迅速射向她,洛映水委屈地搖著頭."不是我,你們可以問奶奶,不是我推的."

"問奶奶?你已經將她成功掌握,誰不知道她腦袋有問題,還不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南宮寒雪迅速將話堵了回來,安妮得意的小臉難掩笑意,向洛映水無聲地示威.

"這個……"洛映水的眼睛很快掃到了一旁無所事事,玩弄小鏡子的Harry.

"這個我可什麼都沒有看到,當時的情況太混亂,我也沒有看到是誰推倒的奶奶."Harry成功置身事外,向安妮拋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眼色.

"你們……"洛映水有口難辯,南宮寒野的目光已經分明,他看她的眼神告訴她,他已經相信了安妮的話.


"我是野的未婚妻,是奶奶的孫兒媳婦,我怎麼可能做出傷害自己親人的事來."安妮不忘補充,迅速得到了南宮寒雪的認可.

"你,給我出來!"南宮寒野壓低嗓音,威嚴地命令,轉身走出了房間.

洛映水無辜極了,她決定要把事情說清楚,便聽話地跟了出去.

"真不是我推的."對著他的背影,繼續為自己辯白.

南宮寒野回頭盯了她足足一分鍾,才冷哼一聲."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嗎?"

"這……"洛映水感覺天在下陷,整個世界一片黑暗.為什麼她的真話沒有一個人聽,反倒安妮睜眼說瞎話,就有那麼多的人相信.

"能讓一個頭腦有問題的人接受你,這足以說明你的能力不一般.這一次,父親是想從奶奶這兒打開缺口,為自己創造可趁之機嗎?"

他的拳頭握緊在口袋里,語言卻云淡風輕,像在跟她聊天.

"你父親想做什麼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她有些生氣了,總是無端地將自己和他的父親放在一起,她就算再能忍耐,也不得不發出反對的聲音.

洛映水慍怒的聲音令南宮寒野眼前一亮,他沒想到溫順得像只小羊的她也會有發火的時候.

抱胸不語,一對好看的眼看向頂端,給了她解釋的機會.

"奶奶真的不是我推的."她強調,配合堅定的眼神,略點點頭,令人無法不相信她的話是真的.

不過,南宮寒野並不打算相信,詭計多端的女人多的是,她們專門用柔弱的外表騙取男人的同情,就像--洛映水.

把她的話當成笑話一般,他咬牙點點頭,在她以為他已經相信了自己時,猛然攫住她的小手,拉向自己.

"現在,不如乖乖地承認吧,連同你們那些陰謀詭計,一起說出來,或許我會原諒你!"

"

啪一聲,南宮寒野寬大的巴掌落在洛映水不大的臉頰上,迅速印上五個紅紅的手指印.一旁偷聽的安妮和南宮寒雪迅速縮回了身體,坐在離病床最遠的一張凳子上的Harry張開血紅的小嘴笑了起來.

"如果野知道真相,不知道會變成怎樣的情形."

南宮寒雪對她投以同樣的鄙夷,不齒地哼哼著."少在這里亂放屁,看到你就煩,最好給我滾遠點."

安妮難得地沒有幫腔,只用一雙眼盯著她的身子,力求與她進行眼神的交流.Harry說得對,如果南宮寒野知道是她做的,也一定會毫不留情地懲罰她的.她害怕的同時,也驚訝,Harry為什麼不說出實情.

"好啦,我很忙,你們在這里守著奶奶吧."Harry不屑地拉拉唇角,拎起小包從兩人眼前走過,消失在過道盡頭.

"無聊!"南宮寒雪啐一口,將身體再次歪向南宮寒野的方向,"我要看看,哥哥今天會如何懲罰這個賤人!"

洛映水因為打了奶奶還不承認,被關進了後院.黑黑的空間,她只能勉強摸出,自己身處一個鐵籠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