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會救你出來的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仿佛在一瞬間靜止,洛映水抬頭看到的是兩雙齊齊望向自己的眼睛.他們剛剛在說什麼?把誰讓給歐陽不凡?

從兩人的目光中,她很快得到了答案--她!

歐陽不凡的目光是堅定的,南宮寒野的目光是陰暗的,他皺起的劍眉分明地刺穿著她的身體,似乎想從她的表現中看出什麼.

"就這麼簡單?"南宮寒野再次冷哼,對洛映水充滿不屑.

"不止,但都是你能做到的,相當簡單的要求."歐陽不凡收回的目光再度與南宮寒野交織在一起,一場新的眼光大戰開始.

"我希望可以隨時跟奶奶見面."

他把這個也列入到了要求當中,可見奶奶對他的重要性.

世界再度靜止,洛映水連小小的動作都不敢有,奶奶也像感受到了什麼一般,安靜地坐在那里.

"不--可--能!"足有一個世紀那麼久,南宮寒野終于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否決了歐陽不凡的條件."我一個條件都不答應!"

答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連一向波瀾不驚的血炎都睜大了眼.

說起來,這是相當劃算的一筆交易,南宮寒野可以得到無盡的財富,損失的不過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女人和歐陽不凡面見奶奶的權利.

就算是傻瓜都知道,這筆交易值得一做.

"不會你也愛上了她吧."歐陽不凡在短暫的驚愕過後,換上了一副笑臉.他指指洛映水,向南宮寒野求證.

"不可能!"南宮寒野粗暴地再次否認,並不忘恨恨地瞪洛映水幾眼,以表達他對她仇恨之深.

洛映水的心略微沉一沉,她的情緒愈加低弱.雖然知道他的答案會是如此,當親眼聽到時,又感到了無限的傷感.

腹中的胎兒似乎也受到了感染,生氣地重重地踢著她的腹部.是在責怪她的無能嗎?還是在指責他這個做父親的無情?

洛映水略微一低頭,借著去找奶奶弄掉的筷子,抹掉臉上抑制不住的眼淚.

"奶奶,來,我們吃."她最終成功將自己置身事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奶奶身上.

歐陽不凡向她投去心痛的目光,她臉上並不自然的笑意在他面前根本藏不住.為了不讓眶中新聚的淚水滑下,洛映水只盯著奶奶的臉,不再往別的地方看.

"既然不愛,為什麼還要折磨她?"

歐陽不凡輕語,對洛映水充滿著憐愛.

"這是我的事,與你無關!"南宮寒野突然非常非常地生氣,暴躁地站起來,向洛映水下起了命令,"十分鍾之內,帶奶奶出來,我們回家."

看著南宮寒野氣憤離去的背影,歐陽不凡挫敗地坐回原位,眼睛始終不離洛映水纖細的身體.

十分鍾後,洛映水扶著用完餐的奶奶,跟在歐陽不凡的身後,走了出來.

"好吧,我該走了."歐陽不凡停下,目光緊緊地鎖住洛映水."放心,我會救你出來的."他當著南宮寒野的面,給了她一記擁抱,還有額際的一個輕點.

而後,轉身離去,腳步絕然,背影傷感.

"我們……可以回家了."洛映水不自然地壓低了頭,不想去看南宮寒野的表情.

礙于奶奶的面,南宮寒野什麼也沒說.他直接從她的手里接過奶奶,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這一次,他又要將她拋棄了嗎?洛映水呆立在原地,不知道是趕上去,還是像上次一樣,等待著別人的救援.

眼前突然閃過一抹靚麗的紫色,那身體在越過她的時候,在她身上重重地撞擊一下.紫色的身影並不關心這小小的變化,直接投入前方南宮寒野的懷抱.

"野!好恐怖!"Harry一副驚恐不已的模樣,楚楚可憐,她睜大的眼睛里閃出真切的害怕.

無意中,將奶奶擠向一邊,她緊緊地摟著南宮寒野的脖子,開始了哭哭啼啼的傾訴.

"野,剛剛……剛剛……有一伙人,他們……他們要……要毀我的容……唔唔……"

Harry眼淚漣漣的樣子和驚恐的模樣說明她並沒有在撒謊,洛映水甚至聽到了不遠處警車鳴笛的聲音.

南宮寒野皺皺眉,將奶奶推向血炎."帶奶奶回去."

洛映水膽小地跟在後面,試圖與奶奶一起回家.

"你想去哪里?"走到一半,被南宮寒野冰冷的話語叫停,她如定格了般,呆立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血炎扶著奶奶離去.

"還……有事……嗎?"他的懷中抱著需要安慰的Harry,洛映水想不出還有什麼事需要她去做的.

南宮寒野像沒有聽到一樣,警車的鳴笛越來越近,Harry的電話突然響起."我沒事,南宮先生來了,對,你們跟警察去做筆錄吧,我好累."

"走吧,回去休息."南宮寒野推著Harry,對洛映水的存在視若無睹.

"野,他們要我……要我再也不要接近你,還說……還說離你遠點兒……野,他們到底是什麼人?我好怕呀."Harry再度將性感的身體投入到南宮寒野的懷中,紅唇印上他的脖子頸,以尋求安慰.

"他們是有備而來的,我不要回去,他們肯定還會找上我的."她倔強地停下了腳步,緊緊抱著南宮寒野不斷地顫抖."他們潑了好多硫酸出來,好在人多,我跑得快……"

她顯然還沒有從驚嚇中清醒過來,顧不得臉上的妝被哭花,不斷地講述著事情的經過,摟著南宮寒野的手一刻也不敢放松.

南宮寒野原本要推開的手在看到洛映水後,變成了擁抱.他憐愛地撫著她的背,給予安慰.

"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他出聲,目光卻盯向她!

洛映水的身子小小地歪了一歪,她拉過裙擺,力求更多地遮住微露的腹部.Harry無疑是幸福的,至少她在無助的時候,有一個真心愛他的男人在身邊.

"那,現在我……"Harry指指鼻子,確定自己的境況.

"你從今天起住到我那里去,我會派保鏢保護你的安全."南宮寒野繼續瞪著洛映水,為Harry迅速做好安排.

"可是,我還要上班!"Harry原本的恐懼變成得意,她沒有想到,一場恐怖的災難會帶給她意想不到的收獲.不過,為了保持一慣的獨立形象,她提出了異議.

"沒關系,保鏢會寸步不離地跟著你,直到,肇事者被抓到."南宮寒野的眼神變得意味深長,洛映水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只感覺脊背一陣發涼.

為什麼他和Harry說話的時候,要緊緊地盯住自己?他明明知道,她根本沒有能力去做這些事情的.

在他嫌惡和憤恨的目光下,她顯得弱小而無助,就像被貓玩弄于掌內的垂死掙紮的老鼠.

"嗯."Harry聽話地點點頭,緊貼著他的胸膛,露出滿意的笑.

洛映水遲疑一陣,還是跟在了兩人身後,踏上了回南宮別墅的車.

安妮簡直就要氣瘋了,當看到Harry緊緊貼在南宮寒野的胸部高傲地走進南宮別墅時,她的拳頭直捏得手掌發痛.

父親不是已經派人去毀她的容了嗎?怎麼會如此完好無損地出現在這里?

南宮寒野宣布Harry從此住在南宮別墅,她立刻像女主人一般,對每個人發出會心的微笑.

"以後,相處愉快."

對著安妮眨眨眼,最後,在南宮寒野的陪伴下,回歸了自己的房間.

"這是怎麼回事?"安妮抓住了洛映水的手臂,狠狠地問.

洛映水吃痛地抽抽手,她十分地同情安妮,頂著未婚妻的名義,卻什麼也沒有得到,這是相當可悲的.不過,她不想攪入這碗混水中,于是,以中立者的身份簡要地講述了事情的經過.

"你為什麼不制止!"安妮不僅沒有放開她,還更緊地掐緊了她的手臂,長長的指甲早不惜沒入她的肉中.

"痛!"她皺皺眉頭,向安妮示意.安妮終于放開了她的手,卻架上了她的脖子.

"快說,你為什麼不制止,你是有意的,你是有意讓Harry來和我做對的嗎?你現在心里一定很高興吧,以為可以把我打倒了?沒有那麼容易!"

她的眼神里殺氣濃烈,突出的雙瞳說明她現在十分地憤怒.洛映水抿抿唇,好心地拉開了她的手.

"安小姐,這些事情都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望望早已沒有人影的樓梯,她把埋在心中好長時間的話終于說了出來."安小姐,我看得出來,你很喜歡南宮先生,但愛情這種事是不能勉強的,他對你無意,便就真的無意,最終弄得滿身傷痕的,是你自己.收手吧,許多事,現在收手或許還來得及."

"你是什麼意思!"安妮尖利的手指再次落在她的肩頭,搖動她的身體,五官扭曲變形."你知道了什麼?快說!"

"我……"當然知道了她的秘密,不過,她不能說,也不想說,要想好好地度過三年,還是置身事外的好.于是,她搖了搖頭,"我什麼也不知道,只知道你很喜歡南宮先生,我……不想你傷得太重,也不想……再有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我的事不用你管!"安妮狠狠地將她推開,仇恨的目光直盯著樓梯口."野是我的,這一輩子都是我的,該死的Harry,我一定要讓她付出代價的!"

洛映水略顯粗大的腰支撐不住身體,倒下時撞到了一把椅子,腰部被結結實實撞了一下.她忍痛站起時,安妮已失去了人影.

都已經害了不少人了,洛映水對安妮相當地不解.明明得不到的東西,卻要花盡心思去奪取,結果,害人的同時,也害了自己.又是何苦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