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想不通


"可以呀,那好吧."她的臉再度展現笑容,興奮地掛斷了電話.

"喂!你過來!"她朝洛映水喊,勾勾手指,示意洛映水走近點.

關掉水龍頭,洛映水這才發現南宮寒雪在叫自己.她本能地定在那里,不明白南宮寒雪又想出什麼新人整她的招式.

"還不快過來!"南宮寒雪不耐煩了,大聲命令,"去給我換件衣服,我們要出去!"

"我?"指指自己的鼻子,她還是不太確定.

"當然是你啦?還不快去!"安妮站在一邊,朝她揮揮手,完全鄙夷的神色.

洛映水看看樓上,奶奶等下還要她照顧,這個點,她走不開.

"奶奶她……"

"奶奶有人照顧!你,過來!"點點下巴,南宮寒雪把正在外面打掃庭院的新來的女傭叫了進來,"去,今天什麼事也不用做,就去照顧奶奶."

女傭不敢違背她的命令,點點頭,走向樓去.

"回來!"她看看洛映水身上的裝束,忽然有了新的主意."把你的衣服脫了,和她換!"

"這……"女傭為難地看著自己身上的女傭服,沒敢動.

"還不快點!要我打死你嗎?"南宮寒雪揮揮拳頭,女傭害怕地縮緊了脖子.洛映水不忍不女傭挨打,主動道:"我們換吧."

一身女傭打扮的洛映水,尾隨著花枝招展的南宮寒雪和安妮來到了歐陽不凡的別墅.別墅門口,打扮得體,優雅帥氣的歐陽不凡等在門口,鳳眼眨動,帶著慣有的勾人心魄的笑.

"不凡哥哥."南宮寒雪主動投入他的懷抱,安妮將身體移後,將身後的洛映水露了出來.

"歡迎."歐陽不凡對洛映水點點頭,臉上的笑意加深,真誠地說道.

南宮寒雪像等不及了般,拉著歐陽不凡的手就往里鑽."不凡哥哥,你一個人住這麼大的地方呀,真是太大了,好孤單喲."

"當然,所以,需要找一個女主人來打理."他的目光回視,落在洛映水的身上,真誠了閃了閃.

洛映水迅速低下頭,她手里提著南宮寒雪帶來的禮物,沉沉的,壓得手臂發麻.

"把這些拿下去吧."細心的歐陽不凡叫來傭人,解除了她的累贅,探問的目光尋找到她的眼睛,無聲地詢問.

洛映水裝作沒看到一樣,只無聲地活動活動雙臂,跟著兩人往里走.

安妮若有所思,幾個人之間的距離並不遠,洛映水離歐陽不凡和南宮寒雪也只有一兩步的距離.

她加快步伐,在洛映水的背後猛然一推.

"呀!"穩不住身體的洛映水朝前倒去,橫蠻地擠進了兩人的中間.不知情者還以為,洛映水有意要將兩人分開.

"你……"南宮寒雪投來一記殺人的目光,礙于歐陽不凡在,不好發作.

歐陽不凡大方地伸手接過洛映水的身體,將南宮寒雪隔開."沒事吧,摔到了沒?"洛映水紅著臉搖搖頭,剛剛這一下太突然,她根本什麼都沒有想.

想要離開歐陽不凡的身體,卻已被他的大手圈在懷內."走吧,路不熟,我扶著點好."


"哦,不要!"洛映水不知哪里來的力氣,身體一躍,跳出歐陽不凡的包圍,躲到了後面.

歐陽不凡的眼眸中流露出失落,南宮寒雪則滿臉憤恨,拳頭握得死緊,巴不得將她馬上掐死.只有安妮,得意地用眼撇撇洛映水,在超過她時不忘撞擊她的胳膊,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我們快走吧,這別墅真美,等下我們還真得好好地欣賞一番."拉拉南宮寒雪的手臂,她像沒事人一般,說道.

她是有意的!

洛映水方才明白,安妮的目的無非是對她拒絕自己陰謀的報複,她想讓自己知道,得罪她是沒有好日子過的.

安妮細小的動作被歐陽不凡盡收眼底,他不動聲色,淡然一笑."對哦,走吧."

洛映水總算獲得了解放,她在心里感激歐陽不凡沒有再堅持要摟自己.

"你們好好聊聊,我四處走走."安妮假裝要留給南宮寒雪和歐陽不凡一個空間,在南宮寒雪的耳邊輕語道.

"哦,好."在歐陽不凡的面前,南宮寒雪變成十足的纖弱少女,羞澀地點點頭,不忘悄悄向歐陽不凡遞去一個嫵媚的飄眼.

洛映水尷尬地站在一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安妮恨恨地對著她的胳膊一揪,輕斥道:"還杵在這里干什麼?跟我走!"

被揪痛了胳膊,她被動地跟著安妮,離開了歐陽不凡的視線.

南宮寒雪少女懷春,一張小臉嬌美動人,不忘往歐陽不凡的身邊靠去."不凡哥哥,你真帥,我告訴你哦,我好喜歡你呢."

"嗯."歐陽不凡心不在焉,玩弄著手上的大屏手機.

"不凡哥哥,你對我是什麼感覺呀?"

"這……等一下."歐陽不凡似乎相當地忙,不停地在手機上按來按去.

"哦,好吧."安妮說對待男人要溫柔,她便聽話地偎在歐陽不凡的肩頭,等待著他把手頭的工作忙完.

"哦,好了,你剛剛說什麼?"大半天,歐陽不凡才從手機中抽離視線,看看南宮寒雪,眼里笑意漸濃,卻並不表現在她的面前.

說了半天,他竟然什麼都沒有聽到!南宮寒雪噘噘小嘴,委屈地打算將剛剛的表白再來一次.

"不凡哥哥,我……"

"boss,曲先生來了."傭人打斷了她的話,指指門口.不遠處,曲承風意氣風發,站在那里向他招手.

"來得正好!"歐陽不凡不著痕跡地拂開了南宮寒雪的手,站起來走向曲承業."終于來了?"

曲承業好看的眸子越過歐陽不凡,直接落在南宮寒雪的身上."你哥不是說你在家補習英語,准備出國獨立嗎?怎麼今天有空到這里來玩?"

南宮寒雪撲地跳了起來,一臉緊張."我……我是偷偷出來的,你可千萬別告訴哥哥哦?"

"我不告訴,等下他回家也會發現的.剛剛我們是一起出來的,現在估計快到家了."曲承業邊說邊對著歐陽不凡擠眼睛,贏得歐陽不凡感激的一拳.

南宮寒雪哪里有心情關注兩人間的小動作,急得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快點回去吧,我叫司機開快車送你們,一定可以趕在他前面到家的."歐陽不凡好心地充當著救世主的角色.南宮寒雪感激不盡,就算依依不舍,還是叫了安妮就往家趕.

"你為什麼不直接告訴她,你不喜歡她?或者,給她一個機會,體會一下情聖的柔情?"目視著三人離開,曲承業問道.拍拍身上的衣服,直接坐到了沙發上.

"她是野的妹妹!"


歐陽不凡也坐了下來,他剛剛好想將洛映水留下,但體會得出她在南宮家中的艱難處境,最終沒有為難她.

對于曲承業的問題,他做著最為簡單的回答.

"你們兩個呀,明明心中有著彼此,卻還要一副生死對頭的樣子."曲承業無奈地搖搖頭,歐陽不凡的目光變得深沉.

"謝謝你及時趕來."他顯然不想談此事,轉移了話題.

"你十萬火急地發信息求我來救你,能不來嗎?"相視一笑,兩人間的深厚友誼不言而喻.

"你還在查?"曲承業微彎頸部,偏向歐陽不凡.

"現在不容我不查,這個安妮,絕對逃不了干系.現在,我基本可以確定,問題出現在她身上,只要從她身上查起,就會查出結果,到時,可能又會牽出彌紗兒."他無奈地回視著曲承業,表明著自己的不情願.

"野是個很聰明的人,很多事情他不去查,並不代表他沒有懷疑,而是處于某種不得已的境況.你要相信他."

"然而,我不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野的事,我還會再查,今天安妮來了,她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知道牛老三的下落,可惜,牛老三死了,這條線就算斷了."

歐陽不凡捏捏指骨,修長的手指發出清脆的摩擦聲.

"不過,卻讓我知道了,牛老三對安妮的重要性.這是一個不達目的不死心的女人,不知道野為什麼還要留她在家,真是想不通!"

"當然,很多事情都想不通,就像我想不通我們的大情聖會喜歡一個叫洛映水的女人一樣."

曲承業擺擺頭,對他微微一笑.這事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不少女模特名星打電話向他求證.

"我也想不通."歐陽不凡自嘲道.

"我想和野見見面,喝喝酒,好久沒在一起了."良久,他提出這樣的要求.

"你就不怕他見面就把你打成靶子?"曲承業擺出一副怕怕的樣子,這樣的場景他見過不少次了.

"當然不會,因為他最近開展的一項業務出現了一個強敵,正是我!不殺強敵可是他的一慣作風."歐陽不凡把握十足.

……

收到歐陽不凡的邀請,南宮寒野心煩地揉了揉眼前的一張報紙.上面,刊登著近期他與Harry的發展情況,並對此做出一系列的推斷.

誰才是南宮家的少奶?

眾說紛紜,當事者卻並不關心.忽視掉登了自己那幅照片的那一面,目光卻緊緊地盯向了另一邊.

《情聖新歡選女傭?》,這無疑是個爆炸性新聞,轟炸著所有媒體的頭腦和眼睛,也轟炸著歐陽不凡所有追隨著的心.

洛映水果然有本事!這麼快的時間就勾搭上了歐陽不凡.

哼!

無端地煩躁,他忍不住將那張報紙狠狠捏起,直將照片中的兩人完全捏變形!

歐陽不凡?

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煩躁令他拾起桌上的邀請函,連手中的報紙一起丟入垃圾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