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要的就是讓你痛


無心地拉拉披在身上的衣服,大熱的天,她卻覺得好冷!

歐陽不凡細心地關小了空調,繼續他的表白."水兒,我都是為了你!我是個不婚論者,但為了你,我可以結婚."

"你……為什麼……喜歡我?"洛映水終于給予了他應有的回應,就這一句,他已經興奮到了極點.

"喜歡就是喜歡,還有為什麼嗎?相信我的眼光,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覺得你是單純,善良,純潔,與世無爭的女孩.你像一個墜入人間的天使,不帶任何一點俗世的汙點,我要的,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女人."

他點點頭,目光變得熾熱.

"你大概眼花了,看錯了."洛映水慘然笑笑,把目光轉向別處.

忽然又覺得情緒複雜起來.面對歐陽不凡的表白,她甚至連一丁點兒的喜悅都沒有.少女的情懷早已在南宮別墅內磨光,她現在僅有的,只是一顆殘破的心,這心的一角依然完好,只是,那是屬于她的孩子的.

唯一的一點點愛,她要奉獻給她的孩子.

像聽了一場笑話,洛映水甩甩頭,堅定地道:"送我回南宮別墅吧."

歐陽不凡像被徹底擊敗的拳擊手,無力地垂下了頭,既而又堅定地抬起頭."或許你不相信,但我會讓你相信的."

腳下油門一踩,朝著南宮別墅開去.

奶奶還在鬧,Harry早就不耐煩了.

早知道來南宮別墅就是陪這老太婆的,打死她也不來.南宮寒野坐在對面,正在耐心地哄著奶奶,奶奶卻像個孩子一樣,一個勁地罵著他,還嚷著要找什麼水兒.

撇撇嘴,Harry唇角一揚,站了起來.

"野,我先走了."

她就是這樣的性格,對于不滿意的事情,直接拒絕,這也是南宮寒野能讓她陪在身邊的主要原因.

安妮擋在過道里,她的眼里放出恨光."好不要臉呀,竟然敢勾引我的未婚夫."

Harry甩甩性感的發,模特身材比安妮要高出一截,讓她輕易地俯視著安妮,居高臨下,威風便多了一層.

"既然是你的未婚夫,為什麼不管好呢?"她彈彈手指,一副不在意的表情.直接越過安妮,推推身上的小包,便離開了.

安妮的臉一陣紅一陣白,被Harry的一通反駁弄得啞口無言,眼睜睜地看著她高傲地昂起頭顱像只斗勝的公雞,從自己的視線中消失.

太可恨!

不用回頭,Harry早將安妮的怒火收入眼中,她得意地再次甩頭,一對長耳環露出來,完美地襯托著她的長頸.

以前的她和安妮一樣,太顯露.不過,通過一段時間的反省,她已經摸透了南宮寒野的個性,並成功改變策略.欲擒故縱,每個男人都喜歡玩這樣的把戲,她便以一副無所謂的姿態去引誘南宮寒野的.

事實說明,她的策略是正確的,南宮寒野現在對她已經發生了濃厚的興趣,從雜志里兩人占絕大多數的照片就可以看出.

她有信心,得到南宮寒野,成為南宮別墅的女主人!


走到門口,洛映水剛好從歐陽不凡的車子走下,猶豫著要不要進去.Harry朝歐陽不凡笑笑,顯然認識.

當然,洛映水早已有過數面之緣,也算認識.

她眨眨眼,新電的睫毛隨之沉重地扇動起來,身上傳來一股濃濃的化妝粉的味道.

"歐陽公子方便搭我一程嗎?"她並不在乎在南宮別墅的門口與別的男人搭訕,只有與眾不同的個性才能引起南宮寒野的興趣,不是嗎?

歐陽不凡搖搖頭,桃花眼眯了起來."不好意思,恐怕不行."

"好吧."她不再勉強,扭動著腰肢,在幾米遠的地方打通了南宮寒野的電話."野,奶奶的水兒回來了,有沒有心情下來陪我走走?哦,那好吧."瀟灑地掛斷電話,招來一輛的士,優雅離去.

"你進去吧."單手扶車門,歐陽不凡有些不舍地道別.

洛映水點點頭,輕聲地道:"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

歐陽不凡不再說什麼,只留給她一個慘淡的笑,便駕車離去.洛映水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種表情,內心里湧起一股說不清的情感.

她搖搖頭,將歐陽不凡的音容笑貌搖走,挺挺腰杆,走向深處的南宮別墅主屋.

"水兒,水兒."奶奶不知從哪得到了她回來的消息,搖搖擺擺地走來.

"奶奶,小心別摔著."奶奶的熱情化解了她內心的尷尬,像見到親人一樣,她的小臉上綻開了最為自然的充滿愛意的笑.

站在二樓,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南宮寒野握握拳頭,臉上陰去密布.

飯桌上,奶奶板起著臉,一副很不快活的樣子.

她還在怪南宮寒野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摟著Harry,還跟人說洛映水只是他家的傭人.此時,也不說話,也不夾菜,只低著頭盯著桌面.

"奶奶,別生氣啦,來,吃口菜……"

"奶奶,吃魚."

兩雙筷子同時落在奶奶的碗中,撞在一起.洛映水臉一紅,急忙撤回了自己的筷子,南宮寒野淡然地看一眼對面的她,將菜放入奶奶的碗中.

"這才對,每天一起給我夾菜吃,一起陪我去散步."奶奶的臉上總算回複了笑容,滿意地看著兩人的表現.

"對,只要奶奶開心,我一定會抽時間陪你的."南宮寒野不忘夾更多的菜在奶奶的碗里.洛映水拾起自己的碗,低頭大口大口地吃起飯來.

或許是孩子在成長的緣故,她最近的胃口很大.

安妮臉色白白的,小心地看看南宮寒野,欲言又止.今天的新聞她也看了,南宮寒野竟然當眾承認Harry是他的女朋友,那她這個未婚妻算什麼?

今天那麼多記者在場,明天,這件事情就要被大家知道,她的面子何存,還有那些平時羨慕她的姐妹,會怎麼看她?

最重要的是,那個Harry會不會搶走她南宮少奶的位置?這是她盼了十幾年的位置,不可以讓任何人搶走的!

Harry是個強敵,比起洛映水來,要難對付很多.

她要打倒Harry,要搶回南宮寒野,但,到底要如何才能達到目的?


安妮陷入深深的思緒當中.

南宮寒雪在低頭吃飯的時候,不忘用小眼睛打量南宮寒野,分析他的心情.最近,她收斂了很多,往日總對奶奶指指點點,對洛映水呼來喝去,今天,卻難得地安靜.

她正在尋找機會,尋找一個可以說服哥哥,不要再讓她去國外留學的機會.

習慣了現在的生活,她真不知道一個人在國外如何生存下去.她才不想丟掉現在的好日子,去吃那份苦.

看到奶奶笑了,南宮寒野的心情也不錯,她壯起膽子,請求道:"哥,我可不可以不要出國?"

"不行!"南宮寒野直接回絕.

"我向你保證,不再惹事生非,你可以問她,我沒有動她一根毫毛,也沒有罵過奶奶."她指指洛映水.

沒想到自己會被牽扯過來,洛映水略愣一下,才點點頭.

"留學是肯定要去的,這樣,你才能獨立起來.安逸的生活對你沒有好處."南宮寒野還是無情地回絕了她的請求.弄得南宮寒雪眼淚汪汪的,邊哭邊控訴."我是不是你的親妹妹呀,你怎麼對別人都比對我好!"

南宮寒野的身體微微一僵,盯著南宮寒雪好一陣,才轉移目光."沒有借口可以講,你需要學會獨立.如果再求情,我會提前送你出國!"

"你!哼!"南宮寒雪將碗一摔,跺腳離去.

……

洛映水剛送奶奶回去休息,難得閑下來,在客廳里喝喝茶.最近,安妮也不怎麼出來走動,南宮寒雪也在後院補習,整個南宮別墅安靜了不少.

慵懶地將身子放在沙發上,洛映水感覺到背有些微微的發酸.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她不得不盡可能地將身上的裙帶放松,以求不要捆住孩子.

好在公主裙的裙擺夠大,在褶皺的掩蓋下,肚子一時半會還不會被看出來.

南宮寒雪臉紅脖子粗,出人意外地在這個時候出現,看到安坐著的洛映水,便將手中一本雜志甩向她.

"你看你做的好事!"

洛映水被弄得莫名其妙,她不知道自己又在哪里得罪了這位大小姐.狐疑地撿起雜志,映入眼簾的是歐陽不凡帥氣陽剛的側臉.

他的臉上有著難得的溫柔,正深情款款地看著眼前的人.他的雙手落在面前人的肩上,那個披著白色男式外套的女子半低著頭,卻可以分明地看出,正是她!

哦,那些無聊的記者,竟將這一幕拍了下來.

從這個角度看,她和歐陽不凡像極一對親密無間的戀人.

"你誤會了."洛映水想起了昨天尷尬的一幕幕,抿抿嘴,略帶笑意地想要解釋.

南宮寒雪完全在氣頭上,這樣親密的照片就在眼前,她哪里肯聽洛映水的解釋.細長的指頭在空中劃下一個大大的圓弧,緊接著尖聲叫道:"你把我當三歲的小孩嗎?這麼明顯又親熱的鏡頭,還不敢承認!你安的什麼心,明明知道我喜歡不凡哥哥,還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勾引他,你真是個不要臉的女人!"

越講越氣,南宮寒雪的潑辣脾氣上來,無處撒氣的她抬手打掉了洛映水手中的茶杯,熱燙的液體盡數撒在了洛映水的身上.

"唉呀!"洛映水被茶水燙得叫了起來,提起裙擺想要將茶水掃掉,但還是有不少水早已透過裙子燙到了皮膚.好痛!她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因為痛,而將小臉縮成一團.

"痛嗎?我要的就是讓你痛!"南宮寒雪的內心因為洛映水的痛楚而輕松了一些,她環顧四周,看到了不遠處正在擦地板的女傭,還有她身旁的一盆早已肮髒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