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讓女奴扮愛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洛映水不知今晚何處來的勇氣,竟然不再害怕他的恐怖面容,選擇正視著他的眼睛.那眼里噴射出來的熊熊怒火足以將她焚燒為一團灰燼,可,她不怕!

她現在不再害怕,此時,孩子正在腹內踢動著身子,為她助威.她不再孤獨,她的孩子正陪伴著她,茁壯成長!再一次淡然而笑,拉開的唇角形成十足的諷刺.

"南宮先生是多麼偉大的男人,竟然要找一個女奴解決男人的需求,還要一個女奴去扮無謂的愛人,真是笑死人了.我真恨不得把這個消息告訴全世界,讓別人看清你無能的本來面目!"

她就是要激怒他!

這回,她成功了.

南宮寒野原本陰鷙的雙目更加深邃一分,陰冷的寒光如劍般射出,似乎要穿透她薄弱的身體.他的手捏得咯咯作響,最後,緊緊鉗在了她的脖子……

"你掐死我吧!"

她向他發出熱情的邀請,小手艱難地扶上脖子,落在他的手上,為他加重力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讓他掐死自己吧,還有腹中的孩子!一個注定出生就沒有好結果的孩子,如果死在自己的父親手中,應該沒有什麼遺憾!

她因為他力道的加重而痛苦,急促的呼吸聲預示著生命的流失,然而,她卻紅著一張臉,笑得嫵媚,笑得張揚,笑得尤如滿園桃花開!

南宮寒野有些不解,這個一向溫柔的女人,何時變得如此固執!

他搖搖頭,看到的還是她燦爛如花般的笑!

那笑太紮眼,南宮寒野的怒火更旺,卻拿眼前這個女人沒了辦法.他狠狠地將手抽離,慣性下,洛映水倒在的床上.

"哈哈哈哈……"她還在笑,笑得眼淚直流,笑得心如刀割!她伸出細長的手指,帶著滿臉的笑淚,向他示威."如果有本事,就一輩子不要來碰我!"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南宮寒野開始了無情的反擊,注定要將她投入萬丈深淵,"你不過是個暖床的工具!我上你的床是因為憐憫你!你難道忘了嗎?你像只母狗一樣伏在我身下尖叫,十足的妓女!好吧,現在你這個妓女我玩厭了,以後給我滾遠點!"

一腳踢向房間的玻璃桌,桌面立刻帶著碎裂的聲音垮塌下去,尖銳的玻璃碎片打擊地面的聲音刺激著洛映水.那些玻璃碎片似乎並不是碎在地上,而是碎在了她的心里,紮得她的心痛苦不堪.

看著南宮寒野憤憤而去,她的臉上展現出一抹劫後余生的寬慰,既而,淚,無聲滑落,濕了她的身,更濕了她的心……

孩子,如果注定沒有愛,那就這樣吧.你以後或許再也見不到父親,卻不會再受到傷害.娘會保護你,用生命保護你的!

摟著微微隆起的腹部,她閉上了眼,讓無數說不清情感的眼淚滾滾落下……

經過一場極盡羞辱的事件,安妮還未來得及將所有過錯推在洛映水身上,又接到了更不好的消息.

最近的大小報紙開始報導南宮寒野新的戀情,一個叫Harry的女模特再度躍入大眾眼簾.

Harry,她認識,就是媒體雜志上常以性感著稱的一個女模特,一個風騷十足的野女人!

真不要臉,竟然不顧人家有未婚妻,公然與她的男人出雙入對,還一臉陶醉,安妮氣得將手頭報紙上那張妖精一樣的臉撕得粉碎!

照片的另一半是南宮寒野,他的手原本落在Harry的腰部,在她一撕之下,便失去了右手.他依舊是那樣冰冷少語,帥氣的模樣直看得她心神蕩漾.

這個男人,是她的!緊緊將南宮寒野的照片捏在手里,宣示著她的所有權.

南宮寒野那夜似乎和洛映水發生了爭吵,她在傷心落淚時,聽到那邊傳來的巨大的家具破裂的聲音.之後,南宮寒野再沒有出現過,而洛映水,也沒有被招喚過.

這樣看來,他們之間出現問題了.

這本是好事一件,安妮差點為這個轉機拍手稱好,不意,卻又蹦出了個Harry!

太氣人了!

更氣人的是,自己從小就喜歡南宮寒野,而寒宮寒野竟連正眼都不曾給過她!那夜,原本以為南宮寒野叫自己去是為了向洛映水示威,沒想到,最終被趕出來的是自己!

害得她傷心地哭了大半個晚上,到現在,心里還很難過.

她差點顧不得歐陽不凡的警告,設計新的陰謀去害洛映水,不過,現在暫時可以不用了.

倒是眼前這個Harry,需要好好修理一下!

南宮寒雪順著後園走過來,這幾天,她一直被血炎控制在後園,由專門請來的教師補習英語,始終沒有時間出來晃蕩,早就悶壞了.

哥哥要她學英語的目的是要她去留學,因為留學後將不會有任何一個人照顧她,所以,要她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語言學好,以備不時不需.

天知道,她是多麼反感這些東西,再加上,她已經習慣了左擁右護的生活,一個人,離家這麼遠,她還真的相當地害怕.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乖一點,不要再惹麻煩,以求南宮寒野可以看在親生妹妹的分上,放了她.

錦衣玉食,呼來喝去的生活過慣了,她根本適應不了獨自生存,凡事自己動手的生活.

哥哥這幾天為她請來了外形設計師,換去了那一身性感暴露的短裝,穿上了與年齡相符的略為保守的裙裝.

長長的裙子蓋住腳踝,一頭短發梳理在一邊,看起來清爽了很多.除去了濃妝豔抹,她的臉上有了十九歲的女孩該有的清純,清純中透著一股傲氣,這是他們南宮家族與生俱來的.

眼尖的安妮很快看到了她,幾步走上,拉著她便噓寒問暖起來.

"雪兒,這幾天還好吧,姐好想去看你,又怕被你哥知道,加重對你的處罰,你哥沒有打你吧,沒有罰你吧."

南宮寒雪為能見到安妮而臉上綻開了笑容,她搖搖頭:"沒有.好久沒有看雜志了,想看看最近有什麼新的內容."

其實,她想看的是歐陽不凡的近況,這個少女不可救藥地愛上了年輕俊美,多情博愛的歐陽不凡,已經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

她迅速翻起桌角的一遝新雜志,沒有找到歐陽不凡,卻找到了數張哥哥的照片.

"咦?安妮姐,哥哥最近和你鬧別扭了嗎?"她瞄瞄哥哥身邊的女人,問道.

"這……嗯."

這種情況之下,她不得不承認.

"這個我認得,是一個叫Harry的女模特."南宮寒雪精准地從數張照片中指出了其中一張的女主角."哥哥很少和同一個女人見面第二次,只有這個Harry不一樣,來過我家兩次."

雜志上南宮寒野身邊的女人時有變化,只有這個Harry出現的次數最多,而且全在公開場合.這正是安妮擔心的.

"你也認識她?"安妮小心地問.

"當然."南宮寒雪像個男生一樣,甩甩頭上的發,道,"我討厭紗兒姐以外的別的女人,所以,每次都要想盡辦法整她們一下.這個Harry來得最多,因此,挨整的次數也最多,不過,我哥以前從來不會罵我的,除了洛……"

她的話說到一半沒有再說下去,抬頭看看洛映水的房間,心里充滿不甘.

"那你有沒有辦法幫到我?你看,我是因為表妹死了,才想著重新回到你哥的懷抱,安慰他受傷的心,可現在,這個女人……我們都已經訂婚了呀."

安妮臉不紅心不跳地將自己描繪得偉大無比,借以引起南宮寒雪的共憤.

南宮寒雪雖然對Harry並不喜歡,但因害怕出國,一直想找機會在南宮寒野面前求情,便不敢如以往般囂張.她搖搖頭,抱歉地道:"安妮姐,這次我真的幫不了你了,我自身難保,不好意思,要去補習了."

"你……"安妮沒想到南宮寒雪竟這麼不好使喚了,急得捏緊拳頭,立在原地干著急.

……

電視里,Harry滿面笑容,優雅地站在一個高檔購物商場里,她的旁邊,站的則是南宮寒野,他單手摟著Harry,在記者們的鎂光燈下不斷閃爍.

多日不見,他仍那麼帥氣迷人,而又冷淡疏遠,洛映水本能地想調到別的台,卻被奶奶搶先一步拿走了遙控器.

"野,野又上電視了,我的孫子可真帥呢."

南宮寒野抬起陰鷙的藍眸,就算隔著電視,洛映水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冰冷.他以慣有的沉默應對著記者的提問,而記者則以慣有的窮追不舍,對南宮寒野發動猛烈的問話攻勢.

"南宮先生一向鮮少與女伴同時出現在共公場合,今天有幸拍到您和Harry小姐一起出現,這是否說明,南宮先生和Harry小姐是正式的男女朋友關系?"

"南宮先生在不久前已經宣布與安妮小姐訂婚的消息,這是真的嗎?"

"南宮先生與Harry小姐一起出現在高檔購物場所,不怕您的未婚妻吃醋嗎?"

"您和安妮小姐幾乎沒有同時在公共場合出現過,是因為你們感情不好嗎?還是南宮先生不想讓安妮小姐過多地出現在媒體上?"

"南宮先生對安妮小姐的感覺怎樣?據說您之前有個秘密女友,曾一度准備結婚,是安妮小姐嗎?還是Harry小姐?或者別的神秘女人?"

"你們後來為什麼又沒有結婚?"

"據我們所知,還有一位叫彌紗兒的小姐出現在您的世界里,您一直將她隱藏得很好,我們媒體甚至從來沒有拍到過她的照片,您所愛的是那位彌紗兒小姐嗎?"

記者的問話讓南宮寒野原本冷淡的臉陰沉下來,他像被人窺探了私密物件般,臉上升起明顯的怒火.

"怎麼又在說什麼彌紗兒,我不喜歡.咦,他的手怎麼摟著那個女人?"奶奶終于發現了落在Harry腰間的手,不滿地叫了起來.

"不行,我要去找他,怎麼不聽奶奶的話,我的孫媳婦只有水兒."奶奶丟掉手里的遙控器,氣咻咻地往門外闖.

"奶奶,不要!"洛映水哪里攔得住她,奶奶早已來到客廳,大喊,"紅姐,帶我去,去找野!"

"奶奶,不要去!"洛映水擔心地拉回她的身體,紅姐已經出現在兩人面前.

"紅姐,您勸勸奶奶吧,她要去找……南宮先生."洛映水可憐兮兮地向紅姐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