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自己打自己能這麼重
g,更新快,無彈窗,!

"奶奶,您回來啦,歡迎哦."

"切……"南宮寒雪嘲諷般哼出聲,對洛映水的行為感到不齒.

安妮扭動著身子以在挨緊南宮寒野的同時,將充滿敵意的眸光緊緊沾貼著洛映水.飯廳里,各有所思,氣氛尷尬.

只有奶奶,在看到洛映水後,一張老臉笑開了花.

"水兒,你來啦,我想吃飯."

"好的."洛映水受到奶奶的感染,臉上自然地帶上了柔美的笑.她細心地為奶奶盛好飯,放在面前.

"奶奶,您吃點豆腐吧,豆腐軟,易嚼."夾過一筷子豆腐,洛映水和奶奶立刻親密地如同一家人.

"哼!"南宮寒雪看不慣兩人的表現,氣憤地取過碗,重重地扣在桌面上.

"水兒,我怕!"

南宮寒雪橫眉豎眼的表情和剛剛的舉動嚇到了奶奶,奶奶害怕地往洛映水的身上貼去.

南宮寒野微微皺起兩道劍眉,俊美如刀刻般的臉在眉毛上部形成兩道溝壑.他若有所思地看著親密無間的兩人,既而向妹妹發出命令.

"如果不想吃可以走人,要吃的話老實點!"

"不吃就不吃!"南宮寒雪摔碗離席而去,不忘將飯廳的門摔得振天響.

"不生氣了,我們吃飯吧."安妮將裸露的大腿貼向南宮寒野,妖嬈嫵媚地擠擠眉眼,笑得做作.

"以後,由你每天照顧奶奶在飯廳用餐."南宮寒野威嚴的目光投向洛映水,向她發出新的命令.

洛映水纖瘦的肩膀一顫,顯然不是十分願意.她小小的動作牽動了奶奶的神經,奶奶心疼地撫著她的背,和她站在了同一戰線.

"水兒不願意,我就不在這里吃飯!"

"不,她願意."南宮寒野將驚訝掩藏,直接代替洛映水回答.

洛映水無奈地點點頭.契約里規定,南宮寒野的命令,要無條件地聽從,她沒有反駁的權利.

而且,奶奶那麼希望可以有她陪在身邊,就算不想面對其他人,她也不忍拂老人的心.

"醫生說,奶奶的病有好轉跡象,所以你要照顧好她.當然,我也會盡可能地抽出時間來陪陪她."

取過筷子,為奶奶夾去一些青菜,南宮寒野盯著洛映水吩咐.

"我也會抽時間來照顧奶奶的,野,其實我都可以承擔照顧奶奶的責任的."安妮不甘被忽視,小手繞上了南宮寒野的腰.

"不需要."南宮寒野直接回絕,並將腰上的手取下來,甩開.

洛映水有意忽視掉兩人的小動作,她將全副的注意力投在奶奶的身上,細心地幫奶奶夾菜,遞水,為她擇取魚肉中的小刺.

安妮狠狠地瞪一眼親密無間的一老一少,臉色極其不好看.

"野,您也多吃點兒."還想在南宮寒野身上討到好處,不曾想,南宮寒野直接將她手中的筷子擋回.

安妮尷尬地收回筷子,有一筷沒一筷地吃著東西,小眼睛卻盯上了洛映水.

"不要,不要."奶奶突然耍起了孩子脾氣,對洛映水夾來的菜直搖頭.

洛映水一頭霧水,一筷子菜落在半空中,不解地看向奶奶."奶奶,您不是最喜歡吃這個菜的嗎?"

安妮掩嘴輕笑,她剛剛從南宮寒野那里收獲了尷尬,沒想到很快輪到洛映水.看來,這個女人也不得老太婆歡心羅?

奶奶眯眯老眼,手指指向南宮寒野."野也愛吃,你也要給野夾."

"這……"洛映水為難了.

筷子提在半空,不知是收還是放.

"奶奶說得對,我也愛吃."南宮寒野用下巴點點自己的碗,洛映水遲疑一下,最終將菜夾到了他的碗中.

"好,好,好!"奶奶開懷大笑,拍起掌來."還要,還要,水兒還要給野夾菜."

這讓洛映水愈加尷尬,一張小臉紅得跟碗里的西紅柿一樣.她緊張地咽咽口水,頭低得幾乎碰到桌面.

"奶奶,不要啦."求饒的口氣里夾雜著撒嬌的成份,聽起來嬌媚動人.

南宮寒野大方地將碗移了過去."奶奶說夾,就夾吧."

沒有辦法,她只能胡亂地夾些菜丟進他的碗里.

安妮像一個外人般,被完全遺忘,她氣急敗壞,真恨不得給奶奶和洛映水連拍幾巴掌,卻又礙于南宮寒野在場,什麼也不能做.

好個臭女人,不,是兩個臭女人,會有你們好看的!她在心里無數次地罵著兩人.

南宮寒野十分受用地接受著洛映水夾來的菜,她身上原本清香的體味夾雜了點別的味道,讓他有些不舒服地皺起了眉.

她受傷了?那味道雖然淡,但還是被他敏感的鼻子聞了出來,分明是用來治療外傷的藥膏.

她手上的動作確實不如往日麻利,是不是因為受傷的緣故?

洛映水被南宮寒野盯得十分之不舒服,她縮回筷子,不安地在椅子上靜默著.背上的傷雖然擦了藥,但不斷地伸臂拉扯,早就牽痛了傷處.為了不打擾到大家吃飯,更不想讓南宮寒野知道這件事,她選擇默默忍受.

細細的眉毛無數次皺起,她強忍下呼之欲出的喊痛聲.

南宮寒雪的那些鞭子鞭鞭出力,打在她身上的力道絕對不輕,現在,她只要略動動肢體,就會傳來刻骨的痛.

奶奶並沒有發現洛映水的不適,她完全地沉浸在自己的快樂當中.高興了,她站起來,將洛映水拉向自己的位置.

"奶奶,您這是……"洛映水還在疑惑,奶奶已經將她和南宮寒野推到了一起.她的手臂和他的手臂碰到一處.

"呀!"奶奶的無意,碰到了肩下的一處最重的傷口,洛映水忍不住叫了出來.南宮寒野沒有出聲,只將目光往她的背部停了停,他很快清楚了傷口的位置.

"好,好,野是水兒的,水兒是野的."奶奶嘻嘻笑著,不在乎洛映水的尷尬,更忽視掉一旁安妮欲要殺人的目光.她為自己的傑作感到十分的高興.

南宮寒野大方地將洛映水摟入懷中,還不忘將她的背往自己面前一擠.

"咝……"傷口碰到,洛映水忍不住倒吸一口氣.她不敢用力,更不敢掙紮,生怕牽到背部的傷口.

果然猜得沒錯!南宮寒野在確認了傷情之後,不忘再加一記重力,惹得洛映水皺緊眉頭,痛得眼淚差點流出來,卻不肯再呼出聲音.她的背僵直在那里,因為害怕被碰到而不敢再動.

"這是對你的懲罰."話音落在耳邊,在外人看來,則是親昵的耳語.

"你……"洛映水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懲罰自己,難道他誤會了她,以為奶奶今天的行為是她唆使的?"我……什麼都沒做."她向他表明清白.

得到的是南宮寒野不滿的哼哼.

他還是不相信自己.洛映水挫敗下來,不再做別的解釋.

一頓頗為艱難的晚餐終于結束,洛映水扶起奶奶,迅速逃離飯廳.

背後兩道目光一直追隨,直到她的背影消失.

"呼--"長長舒一口氣,洛映水雙手無力地垂下.奶奶睡了,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白天被南宮寒雪猛抽一頓,藥效一過,現在又開始一陣一陣地痛起來,整個背就像被烤在火上一般,熱辣辣的,無處不痛.

看來,又得擦藥了.

洛映水回身想找藥箱的時候,門被無聲地推開,南宮寒野的臉出現在眼前.

哦,他來了.洛映水的身體因為害怕而抽搐一次.他今晚……

只是,她身上的傷好痛,不能……

洛映水為難地站在原地,向南宮寒野投去求饒的目光.

"在等我?"故意忽視掉她可憐兮兮的目光,南宮寒野邊解上衣的扣子,邊走向她.

"我……你……"洛映水的眼里浮現出害怕,南宮寒野的舉動再明顯不過,他要她!她想拒絕他的親熱,卻又害怕被他看出自己的傷情.

"怎麼?"他停在她的面前,俯身打量著她.

該死的,傷得這麼重,竟然不告訴他.看來,這個女人需要好好地懲罰一番.

眼見著南宮寒野目光變得陰鷙,洛映水忍不住朝後退去.他怎麼了?樣子看起來好生氣.

南宮寒野步步跟進,洛映水的腳被什麼東西一擋,慣性使然,她直直地倒了下去,身體落在柔軟的床鋪.背撞到了床墊,一陣巨痛傳來,她的小臉皺成一團.

"等不及了?"嘴角噙一抹笑,輕易誤解她的意圖.

巨大的身體隨之壓下……

"哦,不……"洛映水害怕地扭轉身體,忍痛想要爬開.她的背痛極了,根本承受不了他的身體.

伸手一拉,洛映水的腳踝輕易被握在手里,他往後一拉,將她拖回他的身下.為了制止她的扭動,南宮寒野干脆地坐在了她的身上.

洛映水還未反應過來,對方伸手一扯,她單薄的外衣隨著一陣布帛碎裂的聲音落入南宮寒野的手中.一片觸目驚心的鞭傷進入南宮寒野的視線,竟比想像的還要嚴重得多.

這個女人,傷得這麼重,竟然可以做到一聲不響!

"是誰弄的!"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雪白背部縱橫交錯的鞭傷,沉聲吼道.

"我……自己……"洛映水的腳被壓在他的身下,整個背部毫無遮掩地裸露在他的面前,讓她很不自在.

她倔強地說著謊,繼續扭動著身體,想要逃開.

"你自己?"南宮寒野以為她會如實說出傷害者,沒想到得到的竟是這樣的答案,他心情十分地不爽.

洛映水對他的不信任令他煩躁到了極點."你認為我是傻子?還是太高估自己的能力,認為可以反手把自己打得這麼重?"他幾乎咬牙切齒,若不是她傷得太重,他一定要好好地懲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