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進退兩難
g,更新快,無彈窗,!

"這……"

被人當場揭穿,安妮的小臉尷尬地扭動幾次,半張的小嘴良久才底氣不足地道:"哪里是什麼廚師,是人家自己做的."

安妮的話贏得南宮寒野無聲的冷哼.他不再追問下去,只是不停地望望門口.

"在等誰什麼人嗎?"安妮發現了他眼神的流轉,胸脯兒靠近他的胸,嗲聲嗲氣地問.

南宮寒野深藍的眸子閃了閃,他突然懷念起洛映水做的飯菜來.他有點後悔,在叫血炎帶人之前,應該讓她順便做一頓午飯送來.

這時間,應該快到了吧.

不悅地看看風騷媚人的安妮,她有意拉松下兩條肩帶,里面的風光一覽無余.

安妮看到南宮寒野終于注意到了自己,得意地將身體弓起一些,以求更多的風光可以流露出來.傲人的身材,這可是她的驕傲.

"野,再喝點嘛."拾起碗,她將整個身體放在了南宮寒野身上.

南宮寒野厭煩地將頭一偏,拒絕了那碗大眾口味的湯,順手將她掃下了去.

"沒味口,放回去吧."

"好,好,等下再喝好啦."安妮再次欺近,這次,迅速貼上南宮寒野."野,人家好想你."輕聲細語,情意綿綿,她用這一套迷倒了不少男人,相信,也一定可以迷倒他!

安妮暗自慶幸,自己並沒有將全部的希望押在湯上,好在她留有這一手.

洛映水不知道南宮寒野為什麼要叫自己去公司,血炎只負責來接她,也沒有透露半點消息.懷揣不安,她順利地通過前台,徑直乘上通往九十九樓的總裁專用電梯.

站在半敞的門口,看到的是安妮與他親熱的鏡頭.洛映水尷尬得小臉一紅,轉身就要退回.

"到了,為什麼不進來?"南宮寒野早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純白身影,才任由安妮在他身上扭來扭去,極盡勾引之所能.

看到洛映水轉身想離去,才出聲叫她.

"我……"小臉早已紅得如三月桃花,她杵在門口,進退兩難.

"還不快點進來!"一聲威嚴的命令,她不得不低著頭走向兩人.

不解于南宮寒野為什麼要叫洛映水來,安妮一雙充滿恨意的眼睛落在她臉上,牙根一咬,恨不得將她撕裂吞下!

"野,我們繼續吧."

他直接推開身上的安妮,指指房間,對洛映水道:"進去等我."

洛映水巴不得可以快點離開,她的頭低得不能再低,急急朝那個門里跑去.

緊貼著門板,這才感覺到臉燙得如被燒過一般,滾滾的血液不聽指揮地四處湧動.就算與南宮寒野有過無數次的肌膚相親,她還是無法正視這樣的事情.

感覺像闖入禁地的無知者,捂著小臉,她無地自容般滑下,用一頭青絲遮住整個身體.

南宮寒野非常滿意剛剛制造出來的效果,看到洛映水紅如桃花的俏臉,他便有了無限的滿足感.

一連串令人眼紅心跳的叫聲透過門縫傳來,洛映水緊張地絞著小手,一張小臉已經紅得不能再紅.

她怪自己來得不是時候,偏偏在人家兩個人做這種事的時候到達,真是丟死人了.

那撩人的聲音實在太大,就算她捂緊耳朵,還是被干擾到.

她小心地站起身來,生怕弄出細小的聲音,驚動外面的人.離門最遠的是落在窗邊的大床.這個房間夠大,足有一百多坪米,那張大床正安放在落地窗的旁邊.

她躡手躡腳走向大床,坐在床上,可以通過窗戶看到樓下城市的風光,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更重要的是,到達這里,外面的尖叫聲明顯減弱,若不是用心去聽,便也不會被打擾到.

在九十九層樓上看樓下,所有的東西都變得十分微小,來往的車輛就如小小的盒子一般,在細長如線的馬路上跑來跑去.周邊的房子都沒有這麼高,站在這里,可以輕易俯瞰整座城市,將高樓大廈盡收眼底.

清新的空氣從通風口進來,散發出點點茉莉花香味兒.這是她喜歡的味道,聞著這好聞的花香,她疲軟的身體忍不住躺倒在床上.

好舒服.

昨晚幾乎一晚都沒有睡,南宮寒野像頭永不滿足的雄獅,不停地索取,好不容易在早上停了下來,卻在即將睡去的那一刻被他拉起.

他的精力旺盛得驚人,只經過短暫的休息便精神抖擻,再次親密時,竟看不出一點疲累感覺.

可憐了她,還有腹中的孩子,散架般的身子,到現在還隱隱地發痛.一接觸到床鋪,便困意襲來,閉上眼,沉沉地睡去.

安妮足足叫了半個小時,可惡的是,美男近在眼前,她卻連碰都碰不到.

天,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許久,南宮寒野終于喊停!

該死的女人,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安然入睡.

看她滿足地翻翻身體,發出一聲嚶嚀,南宮寒野氣就不打一處來.

"起來!"他橫蠻地將她拉起,用銳利到足以殺人的目光緊盯著眼前這個睡眼惺忪的女人.

"怎麼了?"洛映水顯然還未從睡夢中清醒,無害的雙眸對上殺人的目光,就算這樣,也足夠讓人心神蕩漾.

南宮寒野十分滿意洛映水的反應,更被她清純的外貌輕易打動僅這樣,就已經勾起了他的感覺.

"媽的!"他罵出一句粗話,為自己輕易地受她的勾引而感到氣憤.剛剛的安妮極盡所能,用盡手段,都沒有引起他半絲的興趣,以為自己強大的自制力全部回來,不想在這個女人的身上土崩瓦解!

洛映水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生氣,美眸流轉,扇動著睫毛,她通過半開的門口向外張望一次.

"安妮走了嗎?"

話一說完,猛然想起剛剛的一幕,小臉再次紅了起來.

"終于想起來了?"南宮寒野在收到她的紅顏時,總算心平了一些.他邪魅地張開嘴,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

"這……我不知道……否則,一定會晚到的."洛映水急急解釋,卻語無倫次,只得把一張小臉壓低,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

"好吧,我原諒你."他大方地放過了她,在洛映水以為得到解脫的時候,將她的身子一推,緊接著壓了下來.

"你……"他不是剛剛才和安妮親熱過嗎?從安妮的叫聲中,足見他精神之足,力度之大,這會怎麼……

洛映水清澈的大眼無辜地對上他的額頭,柔弱得像個被害的少女,一種罪惡感升騰上來,現在的南宮寒野,覺得自己就是辣手催花的狂徒.

"閉上你的眼!"他氣憤地大叫,把所有的錯歸結在洛映水的身上.

聽話地閉上眼,洛映水粉嫩的唇瓣抿一抿,對他發出無聲的邀請.

就算昨晚享用一夜,早上剛剛離開,他還是充滿了激情.

"你……唔……"剩余的話被迫咽去,一張焦急的唇霸道地覆下,撥開她的貝齒,撩動粉舌,南宮寒野的舌開始了急切的探索.

安妮還沒有走,她想看看南宮寒野會怎樣對待洛映水.面對她時,他的心情似乎十分地不好,她相信,面對這個殺死彌紗兒的凶手時,他也一定不會手軟.

安妮怎麼也沒想到的是,他們竟然直接上演激情戲碼.

該死的洛映水,她想了一天的男人,竟然歸了她!

安妮氣得一張小臉早就變了形,拽緊的拳頭被指甲深深掐入,卻絲毫感覺不到一絲痛感.站在敞開的門口,看著親密無間的兩人,她狠不得將洛映水活活打死!

太可恨!端起桌上那碗南宮寒野沒有喝完的湯,一飲而盡.

仿佛,這樣碗里盛的不是湯,而是洛映水可惡的身體.

怒火中燒之時,身體的火絲毫沒有得到解脫,看著眼前生香色豔的活宮秀,她再也忍耐不下去.

瘋了般朝樓下跑去……

若問此時,安妮最想做什麼,她只有一個答案,就是殺掉洛映水.

可惡的女人,竟然敢當著面和她搶男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刻意的高領,長袖,安妮想遮住的,是自己身上的斑斑青紫.

要不是她到來,南宮寒野也不會讓自己一個人在那里白叫大半天,要不是她勾引,南宮寒野更不會棄自己不顧,去跟她!要不是她有意大叫,也不會讓自己欲火攻心,還不小心喝了那碗加了強勁藥物的湯,該死的,害得她一時找不到男人,被一個流浪漢撿了便宜.

氣死人了!

更氣的是,那個並不流浪漢不肯放她走,竟將她關在天橋洞下,折騰了整整大半天.晚歸的其他的流浪漢發現了她的存在,瘋了般朝她撲來……

安妮發誓,這是有史以來發生在她身上最為可恥的事情,一想起,她便恨不得殺光所有的流浪漢!

這群畜牲!若不是自己聰明,假說警察來了,還真逃不出魔掌!

無處出氣的安妮撥通了父親的電話,叫人炸死了天橋下所有的流浪漢!

太氣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