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商場冷血殺手
g,更新快,無彈窗,!

那時,他不過當成笑話一笑而過,當短短的幾年後,他聽到商場上出現的這個叫做南宮寒野的新星,並且以不可擋之勢成為商場領袖的時候,他開始害怕,害怕兒子真的會對付自己.

為此,他培養了許多的殺手,用盡辦法要將兒子置于股掌,只是,每一次,他都以失敗告終.

他的這個兒子,太厲害了.

挫敗地垂下手,南宮鷹瞬間蒼老了十歲.被兒子打敗,他的心里堵得慌.

"我知道你一直對你母親和妹妹的事耿耿于懷,可那些事已經發生了,不是嗎?你應該放下過去,放眼未來,只要我們好好聯手,一定可以讓南宮家族無比榮耀的."

他放下了所有的架子,希望可以勸服眼前的兒子.他並不十分清楚,兒子已經雄壯到何種地步.如果他知道,兒子的企業已經躍居國際前列的話,不知會做何種感想.

當年在定居國外,他的企業也移到美國,自然對國內的事情極少關注,加上南宮寒野的刻意低調,國外的報紙並不過分報導他的事情.

南宮寒野十分好笑般點點頭.

"那些事情原本可以不用發生的,不是嗎?你的聯合計劃我沒有興趣,所以--"他擺擺頭,神情了然.

"你叫我出去!"南宮鷹驚呼出聲,沒想到兒子對他絕情到這個地步.

"當然,我不想再看到你,你害死了我太多的親人,所以,下次見面,我將不會再這麼客氣."踏上樓梯,徒留下一臉震驚的南宮鷹,他闊步離開.

南宮鷹一聲不響地回了美國,安妮沒想到搬來的靠山如此不靠譜.雖然在洛映水的同意下,她暫時地留在了南宮別墅,保有著南宮寒野未婚妻的名義,但,難保南宮寒野什麼時候一個不高興,再次將她趕跑.

這樣的事情她無法承受,虛榮得到極大滿足的她根本無法想象,離開南宮別墅會是怎樣的情景.

現在,到處都是對她羨慕的眼神,走上大街,她的頭總會抬得高高的.昔日的丑小鴨搖身變成了白天鵝,馬上,又可以伸手勾著枝頭,做鳳凰了.世界頂級的鳳凰!

不過,在變鳳凰的路上,卻遇上了另一只丑小鴨--洛映水!

這還不關鍵,最關鍵最要命的是,南宮寒野從來就沒有正眼看過她!

洛映水要除掉,南宮寒野更要得到!握緊拳頭,她狠狠地捶向桌面,扭曲的臉在鏡中變形為惡魔,她卻絲毫不在意.

得到南宮寒野,她應該怎麼做?

細長的手指無意碰到桌角的一個小小化妝盒,那里面,一個白色的小紙包引起了她的注意.

對,用藥!

她輕輕捏起這個紙包,上次就是給南宮寒野下了這種藥,才得以讓他們的訂婚消息宣布得精彩而充滿喙頭.南宮寒野至今都不知道吧,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劃的!

滿意地收起紙包,她的臉得意地展露出陰險的笑.南宮寒野,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用力一握,似乎南宮寒野已被她成功握住.

南宮寒野的精力不是普通的旺盛,洛映水移動酸痛的身體,小腰被翻身下來的他緊緊摟住.大半個晚上,他都沒有停過,絲毫不在乎她吃不吃得消.

直到晨曦微露,山上的小鳥兒開始鳴叫,他才像一頭跑累了的獅子,從她身上翻下,沉沉睡去.

洛映水感覺身體都要散架,覺腹部傳來的微微不適感,她開始擔心起來.

這些天,他總是這樣,每夜都不知滿足,卻不斷地叫著彌紗兒的名字.

每每到此時,她總會從他帶來的愉悅中驚醒,有種從云端墜入地底的感覺.她便開始掙紮,開始拒絕,可她的掙紮無異于興奮劑,不僅沒有使他停下,反而更橫蠻……

洛映水擁著這副滾燙的身體,心卻落入冰點.

她分明已經接受了這個稱呼,並接受了這場命運,為什麼在他叫出"紗兒"兩個字時,會這樣的在意?

什麼時候,她才可以正正當當地站在他的面前,對他大聲喊出:我叫洛映水!

或者,由他主動地叫出"洛映水"三個字.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搖搖頭,一頭柔軟的黑發順著枕頭舞動,定位成更多美麗的姿勢.

肌白如雪,面色嬌柔,加上這一頭發,清純中溢著性感,柔美中流露妖嬈,此時的她,足以吸引全世界男人的目光!

十足的美女!卻那般哀傷地躺在這里,躺在"商場冷血殺手"的懷中.

再望一眼沉睡中的南宮寒野,洛映水閉起雙目,流下更多的淚水.

……

南宮寒野傲人的身段搖擺著從樓上走下,這幾天的感覺實在太妙了,他忍不住多要了她幾回.早上起來,看到她臉上遺留的淚痕,竟讓他很不快.

難道和他這樣男人在一起是一種恥辱嗎?出于懲罰,他不管身旁的人是否已經睡著,狠狠地再掠奪了一回.

像吃飽食物的野獸,滿足地舔舔舌頭,現在,他必須趕到公司去處理事情.

安妮絞著一雙小手,不安地等在那里,不時抬頭望向樓梯口,在看到南宮寒野英挺的身影時,臉上漾起了討好的笑容.

"野."她小聲地叫道,十足一個等待丈夫起床的妻子."昨晚睡得還好嗎?"

南宮寒野沒有出聲,只略略點點頭.那個女人帶給他的感覺實在太好了,不可否認,他這幾個夜晚過得當相美妙,甚至已經對那她產生了依戀.

雖然睡眠不足,但他相當滿意,心情,也十分地好.

所以,並不在意這只礙眼的蒼蠅.

"野,我可以去你的公司嗎?"安妮將排練了一晚的台詞派上用場.在收到南宮寒野不解的目光時,急急地做著解釋.

"我知道,以前紗兒表妹也常到公司去看你,給你送午飯,她還告訴我,你最喜歡喝鯽魚湯,這個我很會做的,我可不可以做好後,給你送去."

無聊!南宮寒野從鼻端噴一口氣,表示著輕蔑,無意抬頭,一個小小的身影落在視線內.洛映水蒼白著小臉站在樓梯口,手里拿一個杯.

他忽然好想打擊她.于是,點點頭道:"好呀,最好不過!"

"野,你同意啦!"安妮沒想到可以這麼順利,興奮之情溢于言表.如果不是南宮寒野沒走,她一定會跳起來的.

成功了,這一次,她決定換一種藥,一種可以讓她順利做上南宮太太,同時也可以讓她和他醉生夢死的藥!

房間里沒水了,洛映水不得不拿起杯下來找水喝.以為這麼早時間不會有人,才穿一身睡衣,沒想到撞上兩人在說話.

她想退回去,又害怕驚動兩人,便呆立在那里.

她並沒有發現南宮寒野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直到南宮寒野離去,都不知道這話是有意針對她的.

安妮再次得到了南宮寒野的喜歡,這樣,他便不會再每夜來纏著她了.也好,她的孩子經不起這樣連續不斷的折騰.

給她一個喘息空間,也給孩子一個好點兒的環境,她巴不得呢.

南宮寒野本已為可以看到一副失望難過的表情,不意卻看到她臉上竟浮上了解脫般的笑.心情突然變差的他,粗魯地推開還沉浸于歡樂中的安妮,轉身狠狠地摔上了客廳的門.

安妮莫名其妙地一愣後,迅速喜上眉稍.沒想到,南宮寒野這麼輕易地答應了她的要求,原本以為還要經過一番口舌呢.

"太好了,我得去買件漂亮衣服."小腿一抬,拾起身邊的小包,她快速躍上自己的小車,朝購物中心而去.

忙碌而緊張地忙了一個上午,剛開高層會議的南宮寒野揉著眉心,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總裁."秘書方雅身著得體的職業裝,走了過來."有一位叫安妮的小姐等在外面,說和你約好的共進午餐."

她眨眨眼皮,露出一臉狡黠.

工作時間,她是他得力的助手,私下里,她不僅是他好朋友的未婚妻,也是他的好友之一.

南宮寒野這才想起早上的事情,本想直接將她拒之門外,轉而眉頭一揚,掏出隨身攜帶的電話.

"血炎嗎?現在馬上去接洛映水,對,到公司來."

"聽到了嗎?等下叫前台直接讓叫洛映水的女人上來."掛掉電話,南宮寒野吩咐道.

方雅微微一笑,不忘嘲弄他一番."難得喲,今天不僅叫女人做陪,還一次叫兩個,南宮總裁味口大開喲."

"你也要來嗎?我不介意."南宮寒野看到遠遠走來的曲承業,回應道.

"你敢!"耳尖的曲承業早就聽到了兩人的交談,占有性地將方雅拉入懷中,向南宮寒野示威.

南宮寒野冷冷地哼了一聲,方雅懂事地將曲承業拉出門外.

安妮身穿一套紫色超短裝出現在門口,在看到南宮寒野後,嬌媚地招招小手,一張塗成鮮紅的小嘴再也合不上.

"野,累不累?"她將手上的盒子順勢放在桌上,大腿緊挨著南宮寒野坐下.這里是總裁私人休息室,隱密的環境足以讓他們不受打擾.

慵懶地將身體放低在黑色軟皮沙發上,經過一個上午緊張的忙碌,南宮寒野確定感覺需要一場休息.閉閉眼,揉揉眉心,他以沉默回答了安妮的問話.

安妮小眼瞟向桌上的湯,這是她請高級飯店廚師專門弄的,而且,里面已經加上了她需要的東西.偷眼看南宮寒野,他俊美邪氣的臉就算沒有被藥物迷惑,都足以令她氣脈噴張,狠不得馬上撲上去,烏山云雨一番.

小細地將湯勺進小碗,向沙發上的南宮寒野拋一個媚眼,小手已經遞了過來.

"野,這是人家專門為你做的湯,嘗一口嘛."

表面閉著眼睛,卻並未完全忽視外界的變化.他把安妮微小的動作看在眼里,不悅地皺皺眉,隨手接過那碗湯.

那味道是鮮美的,卻引不起他半點的味口.淺嘗一口,只停在口中,並不咽下,眉頭皺起的程度加深一層."這是請哪家廚師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