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休想染指


"奶奶."這樣的情況下,神智不清的奶奶竟然懂得保護自己.洛映水原本含在眶中的淚水終于流下,這次,是感動.

"奶奶,你看清楚了,她是個外人,我才是你的親人,我是你的親孫女呀!"南宮寒雪尖聲叫道,眸子里閃出受傷,還有,對洛映水的恨!

"你這個壞女人,竟然利用奶奶,你真是太惡毒了!"她再也不管是否有外人在場,對著洛映水破口大罵.

伸出的手掌隔著奶奶,朝洛映水的頭上猛拍.

"雪兒,夠了."歐陽不凡終于看不下去,伸手攔下了南宮寒雪.

"不凡哥哥,你看這個女人!"南宮寒雪跺著腳,向他告狀.嫌惡的目光從未從洛映水的身上移開.

"不凡,你來啦,你幫我說說,告訴他們,這是我孫媳婦."奶奶委屈地拉著歐陽不凡的衣袖,將老淚盡數擦在他的身上.

"奶奶,你放心."歐陽不凡將手伸向奶奶背後的洛映水."過來,沒有人會傷害你的."

洛映水遲疑地望著眼前伸來的手,那手纖長,潤滑,觸感十足.手的主人閃動著桃花眼,卻是一臉的真誠.她如中盅般伸出了自己細長的小手.

將洛映水摟在懷里,另一邊,則摟上了年老的奶奶.

"奶奶,跟您商量個事兒."他馬上換回了痞痞的樣子,扇動著桃花眼,風情四散,惹得眾少女連連驚呼.

"不如這樣吧,把你的水兒給我,做我的妻子,不照樣還是您的孫媳婦嗎?"他的話再次激起滾滾波濤,眾人被弄得莫名其妙,記者們沒有時間再發問,爭相將這經典的鏡頭記錄下來.

"真是亂了套!"南宮鷹在身後頓胸捶足.

"不凡哥,你……"南宮寒雪呆若木雞,淚水滾滾.

"還不快把話題轉回來!"安有孝推推安妮,低聲命令.

只有南宮寒野,如置身事外一般,不發一語.他今天出奇地沉默,然而,那一雙鷹樣深邃的眼睛,卻足以說明,他此時的怒火有多大.

奶奶當然體會不到眾人情緒的變化,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維當中,對著歐陽不凡搖頭又點頭."我要想想,你對水兒好,野是我親孫子,我再想想."

洛映水不敢掙紮,她已經成為了眾人的焦點,成功地激起安妮等人的怒火,她害怕一掙紮會惹來更多的爭議與誹謗.任憑歐陽不凡將自己摟在懷里,她一動不動.

低下頭掩住小臉,沒有人知道,她的臉有多麼的燙,多麼的紅.

歐陽不凡將兩個女人更緊地摟住,氣息吹在她粉嫩的臉龐上."這樣吧,我們到樓上去想,相信奶奶一定會覺得我好,將小美女嫁給我的."

奶奶聽話地點點頭,三個人親昵得如同一家人,和樂融融地走向樓梯,消失在眾人的目光中.

"對不起,剛剛讓大家看笑話了."南宮鷹收到安有孝的暗示,原本板起的臉馬上笑意連連."小插曲,小插曲,家母年老,精神有些問題,讓大家見笑了,大家見笑了.今天安妮和拙子的訂婚當然不會有變,婚禮也會很快定下,到時,大家一定要前來捧場哦."

"野,我們去敬酒吧."安妮小女人般靠向南宮寒野的胸膛.南宮寒野冷冷地將她推開,走到父親面前,兩人對視良久.


"野,你知道,事情已成定局."南宮鷹壓低聲音警告道,兒子的表情再明顯不過,他可不想繼續丟臉下去.

"無聊!"南宮寒野甩下這句話,轉身踏上樓梯.

"大概是太高興了,喝多了點兒,我去看看."安妮佯笑著跟了上去.明眼人怎會不知,南宮寒野今天連一滴酒都沒有沾.

氣不打一處出的南宮寒野找遍了每個房間,最終才在奶奶的房內找到洛映水.

她坐在歐陽不凡的面前,任由他在自己的臉上抹著,揉著,旁邊的奶奶不時伸手去探她的臉,問疼不疼.好一幅親熱場景!

當三人看到南宮寒野時,臉上的神色各自一屏,原本表情隨之消失.

"你,給我出來!"南宮寒野越過歐陽不凡,將洛映水拉向自己.

"野--"奶奶可憐兮兮地小聲叫,被他嚴肅的表情嚇到,身體不自然地靠向歐陽不凡.

"奶奶,別怕."歐陽不凡挑戰似的看向南宮寒野."男人的事用男人的方法解決,不要連累到女人."

"與你無關!"低喝一聲,他強行摟著洛映水直接甩門離去.

洛映水被南宮寒野拉得暈頭轉向,她不斷地問他想做什麼,得到的除了深重的呼吸,就是接連不斷的摔門聲.

最後,她被狠狠地摔在了床上.

縮緊身體,她迅速朝後退去,但馬上被高大的身體壓住,動彈不得.

南宮寒野像初識一般,從頭到尾地將她打量一翻,臉上的鄙夷愈加明顯.

"想勾引歐陽不凡了?對我的身體失去了興趣?還是我無法讓你得到滿足?"

一連串的責問與冤枉,洛映水有口難辯.面對南宮寒野,她的一切解釋皆為謊言,洛映水甚至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表情,什麼樣的語氣去表達,他才會相信自己.

她原以為他生氣,是因為自己沒有照顧好奶奶,讓奶奶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不合時宜的話,然而,他現在追問的,竟是自己和歐陽不凡的關系.

她和他,根本什麼關系都沒有!

她的沉默惹怒了南宮寒野,單手一扯,身上衣服扣子聞聲掉落……

扣扣的敲門聲響起之時,他隨手拉過一張被單蓋住洛映水.隨意披上一件浴袍,他不快地打開房門,看到了討厭的打擾者.

安妮站在門口,手里端一杯水,看到南宮寒野的臉出現在門後,臉上閃出一絲愉悅.

"野,你還好吧."目光透過南宮寒野的身體,發現了縮在被單里的洛映水.她泛著紅暈的臉說明一切,剛剛這里,定經曆過一場瘋狂的男女運動.

安妮的臉在對上洛映水的那一刻,放出陰毒的光芒,很快,恢複成小女人的模樣.

"喝口水吧,剛剛見你臉色不好,所以不放心……"遞過水杯,安妮的眼閃了閃,透著不自然.


南宮寒野退出門外,將安妮的視線阻斷.經曆一場瘋狂的運動,此刻,他的確需要補充水分.

接過水杯,一飲而光.

"走吧,休息一下,雪兒還在樓下等著我們呢."安妮輕聲細語扶著南宮寒野走向自己的房間.或許剛剛的運動過于激烈,南宮寒野感覺到了一絲困意.沒錯,他需要休息.

身體往沙發上一靠,他閉上了好看的眸,變成一只性感而慵懶的睡獅.

安妮輕搖南宮寒野的身體,低聲呼喚:"野,野,你累了嗎?"

對方沒有給予回應,她滿意地拍拍他的俊臉,臉上笑意漸濃,笑得陰險!

掏出手機,按下一串號碼.

"王記者嗎?野說想將剛剛訂婚的事情向大家好好解釋一下,你們可以上來嗎?好的,就在左手邊第三間,門沒關,直接進來就好."

……

"天啦!這是什麼,安妮姐,你和我哥!"南宮寒雪高分貝的嗓音差點將屋頂掀翻.她手里握一本最新期的雜志,像發現新大陸般尖叫連連.

"哎呀,雪兒,別叫!"安妮佯裝害羞般制止南宮寒雪的動作,"這個,各大報紙娛樂版都有了,丟死人了."

假意要去搶雜志,惹得南宮寒雪呼聲更大一度."快來看呀,才宣布完訂婚,就拍到兩人的床照,你和哥也太恩愛了吧."

"別鬧,別鬧,都怪野,門也不關……"安妮的聲音里透著甜蜜,並不想這場鬧劇過早結束,她主動暴料,目的就是要引起更大的關注.

現在,她巴不得南宮寒雪向全世界宣布他們的關系.

"喲,我哥也太急了,連門都不關就和你玩親熱……"南宮寒雪打著轉揚起手中的雜志,惹得旁邊做事的傭人忍不住紛紛抬頭.

洛映水扶著奶奶走下,早在樓梯上就聽到了兩人的驚叫.腳尖落在最後一梯,一個東西飛起,在她眼前打落,是一本雜志.展開的頁面上,安妮趴在一個名男子的身上,抬頭對准鏡頭的同時,露出身下男子的模樣.

南宮寒野!

洛映水眨眨眼,她的眼里是干澀的,說不清的酸楚感湧上心頭,准備轉頭之際,看到了另一側的照片,正是歐陽不凡摟著自己與奶奶的鏡頭.三個人親昵得就如一家人,看來好溫馨.

"怎麼?准備投入不凡哥的懷抱了嗎?你以為他和你照張相就要娶你做老婆嗎?別做夢了,他是我的!"南宮寒雪惡狠狠地看著洛映水,剛剛的嬉笑玩鬧和喜悅無影無蹤.

她走到洛映水面前,撿起地上的雜志,對著那張照片就是一撕.洛映水完美的臉龐迅速分成兩半,緊接著變成四分,八分,最終化為碎片,被狠狠甩在她臉上.

"不凡哥,你休想染指!"碎片過後,南宮寒雪豎起一根小指,戳向洛映水,差點刺到她的眼睛.

旁邊的奶奶受到了驚嚇,不安地往她的懷里縮,洛映水安慰地拍拍奶奶的肩膀,輕聲道:"奶奶,別怕,我們走."

"看吧,她怕了."對著洛映水的背影,南宮寒雪笑得張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