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你今天屬于我


"別生氣了,過兩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別為這些無聊的人氣壞身子,影響心情.走,我帶你去購物."安妮的眨眨眼皮,拉著南宮寒雪朝自己的小車走去.

"想要對付這樣的女人有的是辦法,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地,這樣才可以迷上你心愛的人呀."坐上駕駛位,安妮投來一記媚眼.

"不凡哥都不來,有什麼意思."煩心地捶打座椅,南宮寒雪的嘴巴噘得老高.

"你要去請呀,只要你去請,相信他一定會來的."

"是嗎?"南宮寒雪原本無精打采的臉上閃出一絲希望的光芒.

"當然啦,你這麼漂亮,歐陽不凡怎麼會不喜歡?趁著參加生日晚會的機會,把他灌醉,然後……嗯?"眉毛一揚,她大擔地暗示.

"行嗎?"南宮寒雪還是沒有把握.

"當然行啦,他和你哥關系那麼好,總要看在他的面子上好好待你的,放心吧."

車子駛出別墅,南宮寒雪害羞地點點頭."安妮姐,你對我真好!"

"那是當然啦,我可是你將來的嫂子."安妮笑得詭異.

"你放心吧,我也一定會讓哥哥參加的."

南宮寒雪的保證讓安妮的小臉笑得開像膩開的油汙,泛起朵朵油花.她眉毛一掃,紅唇一揚,想到了新的計謀.

"最好讓那個洛映水去做侍女!"

"不行,不行,這樣不凡哥會將目光落在她身上而注意不到我的."南宮寒雪直接反對.

"放心,歐陽不凡是哪樣的人物,他若知道洛映水是一個低等侍女,傭人,會離她遠遠的."上等公子的心態她最了解不過,玩,也要玩得有品味一些.不會連低等女人都會染指的.

看到安妮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南宮寒雪放下了心."太好了,這樣既可以讓哥哥看清她的真面目,還可以讓不凡哥哥討厭她.安妮姐,你真是太厲害了."

洛映水的身體很快恢複,扶著奶奶前前後後地走上一大圈,身體有孕的她漸漸支撐不住,便找了個借口,扶著老人往客廳走來.

遠遠地,南宮寒雪和安妮朝這邊走來,她們身後跟著提滿購物袋的傭人.

南宮寒雪的手至始至終緊緊拉著安妮,聲音老遠就傳了過來.

"沒想到,真沒想到,他竟然答應了,竟然還同意做我的舞伴,真是太開心啦."南宮寒雪的聲音里透著驚喜,雙腳輕松地彈起,似乎可以馬上飛起.

"我說了嘛,只要你去,他就一定會答應的,放心吧,非你莫屬啦."安妮將一副墨鏡架在發上,穿著顏色鮮豔的吊帶沙灘裙,像只花蝴蝶.

"嗯,那天,我一定要一舉拿下,呵呵……"

笑到一半,在看到洛映水後,南宮寒雪臉上的溫度迅速降到冰點,眼睛里盛滿了反感與鄙夷.

"呆在那里做什麼!我的生日舞會就要舉辦了,還不去紅姐那里學習禮儀!"


"對不起,奶奶……"洛映水一愣,她並沒有接到要去做服務生的通知呀.再者,奶奶根本離不開她.

"少拿奶奶來做借口了,誰不知道你不願意呀,還想像上次那樣,讓哥哥帶著你,穿得體體面面的,充當女主人嗎?想得美!"南宮寒雪一陣劈頭蓋臉的罵,打斷了洛映水的話.

她指指身邊的安妮,笑得得意."哥哥的女伴早就定好了,除了安妮,沒有第二人!你就死心吧,女奴!"

"當然."洛映水贊成地點點頭,她從來就沒有想過會再次和南宮寒野出雙入對.她在他眼里,不過是彌紗兒的替身,這于她,是絕對的,徹底的汙辱.她怎麼可能把汙辱當成獎賞,還對其充滿期待呢?

能和奶奶在一起,可以順利孕育她的孩子,

她已經相當滿足了.至于別的抵毀與汙辱,她會輕松地將其忍下!

點點頭,她答應道:"好吧.我盡可能地去參加培訓."

"不是盡可能,是一定."安妮惡毒的目光射在她的臉上,帶給她一個陰慘慘的笑.接著,和南宮寒雪一起走向內室.

安靜的房內,緊閉的窗戶,鎖緊的房門,這樣封閉的空間,最好進行私密的活動.

安妮不快地握著手機,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

"我也想呀,能嫁給她,可是我一輩子的夢想.還不都怪你,要我去什麼美國進修,才害得別人有了可趁之機."

"這些男人要的是美女,又不是頭腦,學那麼多做什麼.更何況,我對那些課程一點兒都不喜歡,白白在美國浪費了三年時間.要是用這三年來抓住南宮寒野的心,我早就成了南宮少奶奶了."

"他喜歡有頭腦的女人?那現在,還不是不喜歡我?就算我頂著個美國休斯頓大學碩士學位,他也沒有正眼看我呀.煩死人啦."

"假的,假的他哪里知道,反正都怪你!"

"哎呀,女兒,現在什麼都不要說啦,關鍵是要想盡一切辦法將他套住,順利完成你們的訂婚和結婚.他那個老頭的能力根本不行,我們家要興旺起來還要靠南宮寒野,可千萬不不能讓這個金主跑掉了."電話那頭的安父語重心長地囑咐.

"知道啦.煩死了,那個該死的彌紗兒死了還這麼折磨人,現在又出了個洛映水,成天頂著彌紗兒的名字,得到南宮寒野的親近,你女兒都快被氣死啦!"單手撕扯白色的床單,她忿忿地道.似乎手中握的不是床單,而是洛映水的臉.

"寶貝女兒,過兩天不是他妹妹的生日嗎?你在那天想辦法宣布你們的訂婚,到時我也會參加的,還有,他的父親也會回來.相信,他就是再不願意,也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拒絕的.你和她從小就訂了親,這是眾人皆知的事,如果拒絕,他和他父親的名譽都會受損,上流社會的人,看重的就是這個."

"好啦,知道啦."安妮一臉不耐煩,掐斷了安父的電話.

她要的,不僅僅是一個訂婚的消息,更是南宮寒野的人!那天,她會讓他醉掉,然後直接拖上床!

當然,記者是不能少的,除了宣布訂婚,還要讓他們拍到她和南宮寒野的床照.

完美!她滿意地拍拍手掌,從包里取出一個小小的紙包.

"一切全靠你了!"將紙包高高舉起,她的眼里湧出的,全是陰謀!

穿一件白色的襯衣,下身一條合身的西裝褲,外套一件黑色的西裝馬夾,紮一個黑色蝴蝶結,洛映水迅速變身為美麗的服務生.

將發高高紮起,一個清爽的馬尾,襯得她柔美的臉龐精神而有活力.

將奶奶托付給別的傭人,為了不得罪南宮寒雪,她接受了服務生的工作.


單手端著盤子,笑臉盈盈地走到每一個客人面前,為他們遞上喜歡的飲料.

今天來的,都是與南宮寒野有生意來往的客人.南宮寒野,這位商場上的冷血殺手,是眾人口中的大肥肉,誰都想和他拉上關系,以得到在生意場上的關照.

誰都清楚,只要他跺跺腳,商場就會顫兩顫,若能得到他的信任,就會得到合作的機會,便是靠近了一個錢壇子,滾滾的錢財源源不斷,想不發財都難!

這就是原本小小的一個舞會會有這麼多客人到來的原因.

不小的客廳很快擠滿了人,他們搜尋主角的同時,不可必免地看到了洛映水.男人的眼中迅速閃出驚豔,女人的眼中流露的則是嫉妒.

波光流轉,洛映水絲毫沒有注意到這些神色各異的目光,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客人的需要上.

小小的紅唇無意地抿一抿,都能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此起彼伏的抽氣聲響起.她毫無懸念地成為了所有男人心中的女神,女人心中的狐狸精.

所有的目光都被吸走,她竟不知,自己已成為舞會的主角.

"真討厭,站在這里做什麼!還不快到後面幫忙!"一身緊身吊帶短裙穿在身上,肩膀披一條白色披肩,南宮寒雪很快注意到了在場客人目光的不正常,最後成功鎖定了罪魁禍首--洛映水.

她突然後悔讓洛映水前來,便急不可耐想要將她趕到沒有人看得到的廚房.

"哦,好的."洛映水點頭放下盤子,轉身准備離開.

"給我一杯紅酒."淳厚的嗓音響起,一身白色西裝的歐陽不凡從門口走來,迅速吸走所有女人的目光.他眨眨眼,目光落在洛映水的身上,對她點點頭,要求道.

"不凡哥,你來啦!"濃妝豔抹的南宮寒雪幾步跑來,擠掉旁邊的洛映水,迅速將小手挽上他的臂,眼里盛得滿滿的是歡悅與愛意.

"哦,美麗的公主,今天真是有幸呀,可以做你的舞伴."歐陽不凡高挑的身材,在人群中顯得玉樹臨風,絕對的鶴立雞群.臉上笑意綿綿,舉手投足間,充滿優雅與迷人的風度.

南宮寒雪的眼里全部都是歐陽不凡,拉拉他的臂,撒嬌地道:"舞會很快開始了,今天一定要做我的專職舞伴哦?今天的不凡哥,只可以是我一個人的."

"好,好."

兩人從洛映水的身旁越過,就如她不曾存在過一樣.

洛映水心里還是小小地一驚,她沒想到歐陽不凡會來參加舞會.她們那天那麼興奮地談論的人原來就是他!

看著南宮寒雪眼里藏不住的愛意,她再次擔起心來,為南宮寒雪的未來擔心.

"不凡哥,陪我切蛋糕!"南宮寒雪大方地和歐陽不凡手牽手,切開了客廳中央那盒大大的蛋糕.

"許願了嗎?"歐陽不凡回頭問,目光有意無意在人群間游走,落在洛映水身上時,朝她無害地一笑.

"許了."南宮寒雪滿心甜蜜,捏起聲音嬌嬌地道.

安妮順著人群走來,剛剛,她已經和不少記者聊過天,並傳達了就要和南宮寒野訂婚的消息.

聊了一圈,始終不見南宮寒野的影子,她有些急,離開記者群,走向南宮寒雪.

"你哥呢?他沒來就開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