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新女朋友


"怎麼會!"洛映水本能地將頭偏開,對于他的親熱感到不適.

歐陽不凡回頭看看南宮寒野,聲音里充滿不羈."你不知道,我從來沒有贏過他!"

"你……"洛映水的身體一頓,停在那里,雙目不可置住地看著眼前這個擺出痞痞模樣的男人.

"你瘋了嗎?你難道不知道如果你輸了,將一無所有,你難道要像剛剛的那個男人一樣,跳樓自殺嗎?"她像瘋了一樣,指著歐陽不凡大聲罵著.

歐陽不凡不怒反笑,大手一撈,她再次落入他的懷抱.

"水兒,你這是在關心我嗎?你是在乎我的,對嗎?"溫熱的唇瓣落在額角,余光里,洛映水看到南宮寒野面色複雜地從他們身邊走過.

"你……放開我啦!"洛映水突然緊張地推開歐陽不凡,瞅瞅南宮寒野消失的背影,不甚開心地道,"我從來就沒有答應過要嫁給你,和你在一起,你怎麼可以這樣橫蠻,這和南宮寒野有什麼區別!"

面對洛映水的指責,歐陽不凡的目光變得深情,抵著她的額頭,兩人的鼻子幾乎碰到一處.想要掙開,卻被他深情的呼喚吸引.

"水兒."他眨眨眼,變得相當認真."我是認真的,不過,我可以等,等到你真的愛我,願意投入我懷抱的那天."

好感人的話,這樣的話為什麼不是從南宮寒野的嘴里吐出?

或許是懷孕的緣故,她竟對南宮寒野無比地懷念起來.

離開南宮別墅,她有種被世界拋棄的感覺.

相較于洛映水的情緒低弱,歐陽不凡的心情相當不錯.他帶著她高調走入世界頂級餐廳,享用浪漫晚餐之時,還不忘向隨後跟來的記者打招呼,拋媚眼,弄得女記者臉紅紅的,小鹿亂撞,連照片都拍歪了.

"這是你的新女朋友嗎?歐陽先生?"有人在問,洛映水盡可能地將臉內轉,不想讓自己出現在那些八卦雜志上.

"看,我的女人都害羞了,饒了她,好嗎?"歐陽不凡故作親熱,親昵地將洛映水的小臉捧入懷中,像不忍被人偷窺的珍寶般,將她的小臉藏在自己的心口處.

"看來歐陽先生對您的新女友呵護有加,想必定是絕世美女,讓我們拍一張吧."有記者提出意見.

"好東西當然要藏好,我的小甜心還沒有做好准備面對大家呢.我們要用餐了,能……離開了嗎?"

瀟灑地做出個請的動作,記者們體貼地將空間讓給了歐陽不凡.作為歐陽不凡這樣配合記者的話題人物,他們總是手下留情,所以,目前為止,八卦雜志上還沒有他的反面報導,當然,除了女人.

"你有很多女人嗎?"目送記者離開,洛映水退出他的懷抱,好奇地問.

"沒有."他佯作思考片刻,才回答,桃花眼眯起,閃出狡黠.

"我不信."洛映水直接搖頭.她有點懷念奶奶,聽說她受傷了,不知道傷得重不重.眼里閃出絲淚花,如果可以,她真的想馬上回去看看奶奶.

歐陽不凡看到了她眼中的淚花,輕易地將其誤解."我有過別的女人讓你傷心了嗎?"

未等洛映水回答,他便保證道:"你放心,所有的女人都是過去時,除了你.從此,我只有你一個女人."


"好感人喲,歐陽公子,沒記錯的話,你一個星期前也對我說過這句話."一個身材高挑,穿著紅色耀眼露背裝的女人搖擺著走過來,腳下的高跟鞋踏出輕微的咚咚聲.

她瞟一眼洛映水,直接坐在歐陽不凡的對面,懶懶坐定.

歐陽不凡臉色難看極了,原本眯起的桃花眼眯得更緊一些,兩道劍眉不快地收起,皺成一團.

女人絲毫不在乎歐陽不凡的表情,主動取過水杯,倒了一杯,喝掉一口.既而將高高的胸脯往桌前一探,像欣賞美食般看著歐陽不凡.

"演員,模特,社交名媛,我記得沒錯的話,這些才是歐陽公子喜歡的類型,什麼時候衷情起小家碧玉來了?"

"這是我的事,沒事的話可以離開了."歐陽不凡冷冷地回應,為這突然的打擾感到不快.

"你的審美越來越差了喲."女人並不在乎歐陽不凡的冰冷態度,甚至連他的逐客令都不放在眼里,把玩著纖長的手指,對洛映水再一次投去目光,那目光里充滿鄙夷與怒火."這種貨色,能滿足你的重口味嗎?"

"不用你操心,好在我並不喜歡打女人,否則,你一定會死得很慘.不要以為我們有過交往,就可以隨意控制我的行動.還有,這是我最愛的女人,記住,不要想著去貶低她,抬高你自己,你在我心里,什麼都不是!"

順手摟住洛映水,歐陽不凡狠狠地道.女人臉上紅一陣,白一陣,就連濃妝都掩不住她尷尬.

"不凡?"她收回了所有的高傲,變成一副小女人的樣子,輕顫著嗓音叫道."你忘了我們在床上那些銷魂的夜晚了嗎?你還說,我是你見過的床上功夫最棒的女人,你根本離不開我."

女人露骨的話令洛映水感到臉紅,這樣的話,在大庭廣眾之下講出,真是汙染空氣.

歐陽不凡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他強忍著怒火,只手拉過女人的衣帶,將她帶到眼前."你難道不知道嗎?這樣的話我對每個跟我上床的女人都說過!你,只是里面的一個!滾!"

女人眼里盛滿不甘,還想說些什麼,歐陽不凡已經按下按鍵,被驚動的保安迅速趕到.

"這個女人太影響味口,把她拖走."

"不凡,我喜歡你,求你不要這樣,不凡,沒有你我活不下去……"女人尖叫著被拉走,原有的高雅貴氣蕩然無存.

洛映水不忍般看著女人被拖走的可憐模樣,她終于見識到了歐陽不凡的無情.對女人,他比不過上南宮寒野.

南宮寒野對彌紗兒的那份情,總會在有意無意間流露,令人無法忽視.

"她好可憐."輕語道,她想起了自己的現狀.現在的她,應該就是數個星期之前的那個女人吧,被感興趣的歐陽不凡捧在手心,享受公主一般的待遇.時過境遷,當新人變舊人時,也一定如那個女人一般,被甩得遠遠的.

好在,她對歐陽不凡沒有感情,相信,這樣的悲劇不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是糾由自取."歐陽不凡的語氣無情,洛映水忍不住還是顫抖起來.

"我喜歡你,這是真的."他深情地再次向她表達.洛映水拉開唇角,第一次浮上冷笑."這話,你說過不少次了,而且是對不同女人說的,我們不要開玩笑了,還有,我想回去."

"你不相信?"歐陽不凡的眼中閃出受傷的光芒.

搖搖頭,洛映水反問."你說呢?"

"你不理解我."挫敗地縮回身子,他的目光緊緊地鎖在洛映水的身上,"但有一天,你一定會懂的."


"我不需要懂你."她率先站了起來.歐陽不凡的行為虛偽極了,她甯可面對南宮寒野的冷臉,也不要看到這個表里不一的男人.

"我吃飽了."

浪漫的晚餐就此結束,洛映水回到了歐陽不凡的住宅.狡兔三窟,他們這次到的,是他的另一處住宅.

"為什麼住這里?"她不解.

"當然是為了安全."他閃動著狡猾的桃花眼,意有所指.

他,歐陽不凡,也怕有人暗算?洛映水搖搖頭,對于這些有錢人感到不解.

"我的房間在哪里?我想沖涼休息."她不願意再面對他,找個借口想要離開.

"樓上,和我一間."歐陽不凡聳聳肩,說得理所當然.

"你……"洛映水因生氣而紅了臉,

"開玩笑的."他攤開雙手,擺出一個無辜的表情."你的房間在樓上右手第一間,我房間隔壁."

洛映水不再理他,踩著樓梯往樓上走.

"我們來一場鴛鴦浴怎麼樣?"他在樓下喊,表情相當地認真.洛映水反感地哼一聲,加快了步伐.

打開右手第一間房的房門,里面乾淨得一塵不染,粉紅色的牆面表明,這里是專為女人准備的房間.想必,有不少女人在這里過夜了吧.

浴室里,擺放著洗漱用品和一件性感的睡衣,上面未拆的標簽表明,這些都是新的.

疲乏的洛映水不去多想,脫下衣服,將自己置入溫熱的水中.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安妮莫名其妙地將她拋棄,差點被流氓*,還有人想要她的命,南宮寒野的出現,一場如夢般的賭局,最終,她莫名其妙地被從南宮寒野的手里贏走,變成了歐陽不凡的專屬物.

這一切,不知是禍還是福,她跳動的心口觸動著敏感的女人第六感,她覺得,還有事情會發生,而且不會太久.

就在洛映水陷入思緒中時,粉色的窗戶被人從外打開,一個黑影跳入.除掉身上的夜行服,露出乾淨的襯衣,和短短的墨發,這是一個男人,一個有著絕佳身材的男人.

他扭動門把,輕而易舉地打開了浴室的門.

沖涼的洛映水很快透過浴室玻璃門看到了外面男人的影子,而且聽到了鎖被旋開的聲音.她的身體一緊,用裕巾遮住了自己.

"歐陽不凡,是你嗎?別開玩笑了……"話沒有喊完,出現在眼前的並不是歐陽不凡,而是……面色陰沉的南宮寒野.

"讓你失望了吧."南宮寒野站立在門口,欣賞著洛映水的無助,當然,還有毛巾遮蓋下的滴著水花的身體.

他咽咽口水,喉結滾動,性感極了.

"是……你……"洛映水將身體往里貼去,毛巾被水噴濕,緊貼在她的身上,達到令人血液噴張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