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這女人從此是我的


逃跑?

洛映水一愣,他怎麼會認為她跑了?難道是因為看到自己與歐陽不凡--他的仇人在一起,生氣了,亂說的嗎?

來不及細想這些事情,洛映水最關心的還是奶奶.

"奶奶……她還好嗎?"不做解釋,迫不及待地問出有關奶奶的情況.一張嬌俏的小臉上充滿期待.

原本陰沉的眸猛然一尖,變得銳利如絕情的刀劍,恨恨地射向洛映水細長的身體.南宮寒野幾乎咬牙切齒般道:"她怎麼樣你還不知道嗎?可憐的她一味地相信你這個騙子,你,卻無情地將她打傷,難怪寒雪會叫你毒女人,你果然毒!"

奶奶受傷了?洛映水小臉變得慘白慘白的,她焦急地差點爭脫歐陽不凡的束縛."奶奶怎麼會受傷?我們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呀,她傷得重不重?有沒有……"

"夠了!"南宮寒野無情地喝斷了她的問話,目光轉向歐陽不凡."奶奶受傷,莫不是跟你也脫不了干系?"

歐陽不凡桃花小眼微微一眯,習慣的笑容沒有出現,而是嚴肅地對著南宮寒野."如果我說不僅跟我沒關系,更跟水兒沒關系,你會信嗎?"

南宮寒野的唇角立刻加深了那一個冷笑,再明顯不過,他根本不會相信!

"既然這樣,那就說點兒別的吧."歐陽不凡將洛映水安頓在南宮寒野的對面,自己也在旁邊坐下.

洛映水心里關心著奶奶的傷情,卻在南宮寒野灼灼的目光下不敢再問半句,絞動雙手,她的心好急!

"我喜歡水兒,想娶她做妻子,不過,我知道她和你有一些過節,所以想找你來談談,如何才能了結這事."歐陽不凡在洛映水纖細的背部拍拍,陷入深思中的洛映水絲毫沒有發現,他們談論的竟是自己.

南宮寒野更為陰狠的目光投在洛映水身上,她的沉默不語被他看成巴不得早點離開南宮別墅.不過,他不想放掉她!

撇一撇嘴,南宮寒野將全部身體放入黑色沙發內,慵懶得如一只休息的豹子.轉動著椅子,發出一聲冷哼,他無情地擺手."不,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了結此事,除了,讓她做我的傭人!"

兩個優秀的男人相互對峙著,如兩只爭奪精美食物的雄獅,隨時准備來一場生死的較量.

"野."歐陽不凡也將身體靠在皮椅背上,不忘把玩著洛映水身上垂感十足的青緞般的發.南宮寒野緊緊盯著他游走在洛映水發上的手,眼里放射出幾欲殺人的目光.

同時,他也發現了洛映水的巨大改變.

原本卷曲的發再次變成筆直,五官精致的小臉上化了淡淡的妝,將她原本就出色的面容更襯得嬌豔欲滴.

小唇兒輕輕抿起,如一顆等待品嘗的成熟紅莓,俏鼻輕吸,令人忍不住想要去咬上一口.垂下眼瞼,她卷翹的睫毛誘人地微微扇動,對每一個男人發出無聲的邀請,細長的眉毛柔順地貼著嫩滑如嬰兒般的白色皮膚,更添了一絲嬌柔.

一身合體的禮服貼著身體流瀉而下,在膝蓋處形成前短後長的花瓣,既不顯得暴露又能讓人欣賞到性感的膝蓋.

就這樣看她,他的身體便起了變化!

Shirt!


他輕咒一聲,置于椅把處的手握成拳頭,青筋根根突起,可見怒火之大.

無視于他的怒火,歐陽不凡則顯得不溫不火."莫不是你也喜歡她?"

"不可能!"南宮寒野直接回絕.

歐陽不凡臉上現出得逞的笑."既然這樣,那就最好.對于彌紗兒,我還在調查,而且也已經有了眉目,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目前我能告訴你的還是那句話,彌紗兒並不如表面那麼簡單,她身後有著一個操控勢力,她的所作所為,不過是那股勢力逼的,換句話說,她喜歡你是別有目的的."

"閉嘴!"南宮寒野重重一拳砸在楠木桌上,傳來一聲悶響."你如果再敢抵毀我的紗兒,就別怪我無情!"

黑洞洞的槍口立時對准歐陽不凡,大有隨時扣動扳機的勢頭.

"你們……"洛映水被巨大的聲音驚醒,看到這驚險的一幕,臉色嚇得發白.她指指南宮寒野手中的槍,幾乎語無倫次."這……這……是犯……法的,不……可以……"

"你看,把水兒嚇壞了."歐陽不凡連看都沒有看豎在眼前的槍洞,如捧珍寶般將洛映水捧在懷中."別怕,水兒,我們不過是在開玩笑."

"別以為我還會跟你開玩笑,那天沒有打死你,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你一馬.今天,我可不會客氣了."南宮寒野立刻否認掉歐陽不凡的話,兩個人挨在一起的畫面太過礙眼,他等不及了般要將兩人分開.

"走過來,要不我真開槍打死他!"他向洛映水發出命令,原本坐著的身體拉直,變成站立,而對著歐陽不凡的槍口,已經落在了他的面門.

"不要!"洛映水嚇得差點失聲,她掙開歐陽不凡的懷抱,也站了起來.卻遲疑著不肯跨向南宮寒野.

他的樣子好恐怖,好像要吃人一般,歐陽不凡會不會被他殺掉?聽起來,他們以前可是很好的朋友.

"水兒,別怕."處于危險中的歐陽不凡似乎並不將自己的危險放在身上,而是牽過她的小手,放在掌心,安慰般地拍拍.

呯!

一聲巨響,子彈擦著歐陽不凡的頭皮飛過,沒入金色的牆壁.

"啊……"洛映水嚇得蹲倒在地,睜大驚恐的眸子,不敢相信南宮寒野真敢開槍.

"水兒,沒事,別怕."手臂被歐陽不凡拉住,她的全身顫抖得像在篩糠.就在她想要站起身來時,右臂一緊,落入南宮寒野的手中.

"跟我走!"南宮寒野沒有溫度地命令,手中的動作粗魯急切.

"我……"洛映水忍著臂上的痛感,害怕地想要靠歐陽不凡近一些.

"跟我走!"手上的痛楚加劇一分,南宮寒野加重力道,將她拉向自己.歐陽不凡雖然沒有用勁,卻並不放松.洛映水尷尬地落在兩人中間,左看右看,並不確定自己要走向哪一方.

"不要對女人這樣."歐陽不凡干脆用臂將洛映水的肩膀攏住,說道,"如果你真想帶她走,不如我們來一場公平的競爭."

順著歐陽不凡的目光,洛映水看到靜靜擺在旁邊的一副牌.

"一局定生死,如果你贏了,不僅可以帶走水兒,還可以擁有我所有公司的所有股份,也就是說,我會把所有的財產都讓給你,當然."略一頓,他似乎在考量南宮寒野的能力,"如果你輸了,這個女人就跟你一點關系也沒有了."


"好呀."南宮寒野如狼般的目光從來沒有離開過洛映水的臉,他靈活地將手中的槍一轉,丟了出去.

洛映水就這樣,被當成籌碼置于兩人中間.

看看歐陽不凡,再看看南宮寒野,她什麼也不能做,只有乖乖地坐下來.

剛剛歐陽不凡說輸了,除了她,南宮寒野還可以帶走他所有的財產,這賭局,未免太失公平,歐陽不凡也太冒險了吧.

"歐陽……"

"叫我不凡."歐陽不凡遞給她一個和煦的笑容,歪頭親昵地道.惹得南宮寒野如刀般的目光再次落在兩人中間,似乎想用目光將兩人間的交流切斷.

歐陽不凡滿意于兩人對南宮寒野造成的影響,笑得愈加開懷,長指在她的小手上拍一拍,龐溺之情溢于言表.

洛映水受不住南宮寒野尖銳的目光,尷尬地將手收回."你這樣……太冒險了,還是不要……"

"你是在關心我嗎?"歐陽不凡的手落在胸口,一副好感動的模樣,"水兒,你原來這麼在乎我."

"你……"洛映水徹底無語,為了不讓南宮寒野繼續誤會下去,她只好閉上了嘴.

偷偷打量眼前兩個男人,他們帥氣十足,舉止優雅,一個溫暖如陽,一個冷若冰雪,卻一樣地吸人眼球.

哪一個輸了,她都于心不忍.

歐陽不凡雖然認識不久,卻兩次救下自己,算是救命恩人.而南宮寒野,卻是她肚中孩子的父親,一把天平在心中來回滑動,卻始終無法落在哪一方.

"不好意思,野,你輸了."

歐陽不凡輕松的語音響起,洛映水茫然地看向桌面.南宮寒野面前擺著三張K,而歐陽不凡面前,卻是張揚的三張A,看他們的表情,洛映水就知道,歐陽不凡贏了.

"這個女人從此是我的了."歐陽不凡大方地摟住洛映水,宣布道.洛映水心里湧出一股失落感.

她就這樣離開南宮別墅,離開奶奶了嗎?還有……她孩子的父親--南宮寒野.

她搖搖頭,這種不真實的感覺讓她有如做夢一樣,當千百次夢想的離開終于實現時,她卻充滿了留戀.

留戀南宮寒野夜晚的熱情,留戀奶奶慈愛的聲音,甚至于南宮寒雪不懷好意的臉龐都令她留戀.

南宮寒野周身散發著冷氣,黑色的衣服將他一張俊臉映襯得比冰還冷!他神情凝重,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是一種複雜的神情.

"我們走吧."她的腰被歐陽不凡摟住,帶動著她的身體被動地往外移動.

"你真是我的LUCKSTAR."歐陽不凡柔軟的唇落在耳畔,輕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