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你們之間早就不乾淨


"怎麼會到那里?"他看著她,思索一陣,才一拉唇,仍是一副痞子模樣,"我不是說了嗎?做夢見到了仙女,叫我到那里等未來的妻子.我本來只是去試試運氣,沒想到還真等到了."

洛映水被他不正經的樣子徹底打倒,她知道,就算自己再問下去,他也不會說出實情.

不再堅持,她勉強站起,在屋內走了幾步.

"我好多了,送我回家吧."不想在這里呆下去,害怕面對他多情的眸光,同時也擔心著奶奶的情況,她想快點回南宮別墅.

"留下來."高大修長的身影掩蓋住纖長的身體,歐陽不凡從背後抱住洛映水,鼻息噴灑在她細嫩的脖頸處."留下來陪我,好嗎?"

洛映水的身體一僵,條件反射般扭轉身子,朝著歐陽不凡就是一個巴掌.

歐陽不凡的臉微微一側,洛映水的指尖從他臉上滑過,一時落了空.

能從槍林彈雨中輕易逃生,當然不會在乎這小小的巴掌.

"你……不可以……抱我."洛映水氣喘籲籲,一時未從震驚中醒來.胡亂地拍打著身子,想將他的氣息除掉.

不可否認,他的懷抱是溫暖的,帶給她有別于南宮寒野的溫度,但她卻止不住害怕,更生氣.

在她看來,這是一種輕薄,更是一種汙辱.

"我是真的喜歡你."歐陽不凡看出了她的心思,撫撫被指頭觸過的臉,變得正經而嚴肅,就連一慣眯起的桃花眼都難得地睜大.

他的話根本不能讓洛映水相信,他們不過見了三次面,雖然他幫了她兩次,總計的時間都不夠一個小時,這感情,從何而來.

"我沒有說謊."歐陽不凡再次欺近,將她摟在懷里,這次沒有讓她掙開."聽話,不想我出做更出格的舉動話,就乖乖地,不要動,好嗎?"

洛映水聽話地停下了動作,害怕他真的如話所說,做出什麼事來.

嗅著她散發著香味的發,歐陽不凡掬起一束,慢慢拉直.

"你喜歡這個打扮嗎?"他輕語呢喃,就像對情人的低語,"我不喜歡,換掉吧."

用完中飯後,歐陽不凡家里的鈴聲響起,一行工作人員恭敬地站在門外."歐陽先生,我們前來為洛小姐換裝."

"不用這麼誇張吧,我……可以自己弄."尷尬地想要拒絕,小手早被握在歐陽不凡的掌中.

細心地為她拂去一縷掉落的發,歐陽不凡龐溺溺地吻吻她的額際,不算過火,在外人看來,卻如一對熱戀中的情人.

"我要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賽過天使."

在工作人員的操作下,不幾下,她被電得卷曲的長發再次變成筆直,身上的公主裙也被換上性感而並不暴露的晚禮服.

鏡中,一個全新的有別于彌紗兒的她輕笑盈盈,就連工作人員都忍不住贊道:"洛小姐真是天生麗質,化個淡妝便能產生驚人的效果,難怪歐陽先生對您情有獨衷."

"沒……有……"洛映水的小臉一紅,鏡中立刻出現一位紅顏粉唇的絕世美女.

"好美喲."工作人員們的贊美聲淹沒了她原本就不大聲的解釋,被人誤認為是歐陽不凡的女友,洛映水十分不舒服.


白衣翩翩的歐陽不凡輕步走來,合體的白色西裝將他的身材完美展現,此時的他,堪比童話中的絕世美男,像極了優雅的希臘王子.

上上下下打量著洛映水的新裝,他眼中的驚豔之色愈加明顯.

"OK.完美!"

他滿意地彈彈手指,主動牽上了洛映水的小手.

"郎材女貌,太完美了."工作人員忍不住拍手稱贊.

"我們這樣打扮,要去哪里嗎?"洛映水將頭偏向歐陽不凡,放低聲音問.

"等下你就知道了."貼近她的耳邊,同樣低聲回應.

他意氣風發,玉樹臨風,就連旁邊的女工作人員都看得發呆.

"好了,不用流口水了,你們可以回去了."歐陽不凡的直接令幾個女工作人員臉色通紅,一個大膽的工作人員不忘提議."洛小姐這麼美,定是歐陽先生的最愛,不如趁著今日,去拍婚紗照,以求早日早美女定下."

"不錯的想法."又是一記痞痞的響指,他佯作思考,眯著桃花眼,點頭應道."正有這樣的意思."

"你……"洛映水目送所有工作人員離開,才敢開口,"不會是真的吧."

"真的什麼?"偏過頭來,他的眼里閃著狡黠.

"沒……什麼!"他的健忘令她松了一口氣,聰明地不再提此事.

"走吧."

伸手將洛映水的小手握在掌中,享受著小手細滑的觸感,歐陽不凡不得不承認,她真的令人銷魂.

"去……哪里?"擔心歐陽不凡真的帶她去拍婚紗照,忍不住停下來,問.

"一個好玩的地方."

等洛映水反應過來時,她已經坐在了他的加長版勞斯萊斯里.

貴氣的黑色,加長的車體,給人一種奢侈的感覺.不做多語,歐陽不凡已啟動了車子,朝前行進.

轉過幾個彎,他掏出了懷中的手機,按下一個號碼."我發的mail收到了嗎?OK,等下見."

看來,他要帶她去見朋友.洛映水不安地想,猜測著他的這位朋友是什麼樣的人物.

金碧輝煌的大廳,閃耀著數千萬一盞的水晶吊燈發出的光芒.金黃色的裝潢,透露出尊貴與奢華,亮得可以照出人影的地面,是用最昂貴的材質鋪成.一頭躍起的金獅立于廳中最顯眼的位置,為這里的奢華添上威嚴.

樓上樓下,來往著穿著體面的各色人種,帶路的工作人員身體彎成九十度,一路前呼後擁,就像擁戴著無人能比的國王.

同樣裝修奢華的包間外,站立著傾國傾城的各國美女,見到有人前來,便齊齊跪下,呼喚著最為尊貴的稱號.

這是什麼地方?


洛映水的身體在歐陽不凡的帶動下,往里移動.門口的工作人員輕易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歐陽先生,好久不見,您的房間剛剛打掃過,並換上了您最喜歡的金蘭,相信您一定喜歡."

"哦."歐陽不凡淡淡地回應,朝鋪著金色地毯的樓梯行進."我的客人來了嗎?可不要怠慢了他."

"已經到了,您放心,他相當滿意."隨從的頭低得差點碰上樓梯,兩側站立的美女風情萬種,柔聲齊呼:"歡迎光臨."

"這是哪里?"洛映水拉拉歐陽不凡的衣角,輕聲問道.

"賭場."一抿嘴,他送給她一抹寬心的笑.

賭場?洛映水這一嚇可不輕,原來這樣奢華到幾乎誇張的地方竟然是賭場!他來這里做什麼,難道賭錢嗎?

"完了,完了,我完了."樓上,一個雙目無神的男子跌撞走下,喃喃自語,臉上流露出絕望.

"他怎麼啦?"洛映水害怕地往歐陽不凡的身邊靠去,男人的神情好讓人害怕.

"他賭輸了,傾家蕩產,明天就要睡大街了."歐陽不凡淡然地道."來這里,一擲千金,一分鍾可以成就一個億萬富翁,也可以毀掉一個億萬富翁."

歐陽不凡的話說得云淡風輕,洛映水卻聽得心驚肉跳.

"呯"一聲,她轉過頭去,看到大廳里躺著一個身體,正是剛剛的那個男人,他大概一時想不通,從樓梯上跳了下去,腦袋精准地*大廳內尖銳的金屬物中,汩汩的血水染紅了金黃的地面.

進進出出的人如沒有看到一般,連正眼都未曾落到那具軀體上,所有的人都習以為常,除了初來的洛映水.

咬著唇,眼睜睜地看著工作人員像拉一只死狗般將尸體拉走.清潔人員迅速趕來,擦干血跡,一分鍾之內,所有的痕跡煙消云散,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別怕."歐陽不凡摟摟她的臂,給她以安撫."這樣的事再平常不過,每天都會有兩三回."

"那……你……還來?"洛映水的嗓音因緊張而顫抖,她還是忍不住要問.

"人生無處不賭場,我們能因為害怕就不活了嗎?寶貝,別害怕,我們走吧."歐陽不凡的答案振動著洛映水,她長久地無法從這樣的情景,這樣的話里醒過來,被動地被歐陽不凡摟著,走向包房.

當金色的代表著尊貴的包房門被打開的時候,洛映水看到了歐陽不凡請來的客人.

價值不菲的黑色旋轉皮椅上,坐著一個如撒旦般的男人.

他似乎在低頭沉思,猛一抬頭,一張邪魅的絕無僅有的俊臉呈現出來.黑色的發,棱角分明的臉龐,粗黑的眉毛,大而有神的眼睛,泛著深海般神秘藍色的眼眸,像修練了千年的'妖精’透著一股邪氣的美,那麼冰冷俊美而又透著一股無人能比的尊貴.

南宮寒野!

洛映水身體一顫,若不是歐陽不凡扶住她的纖腰,便早就倒下.

就算僅僅面對他,她都會害怕到戰栗!

南宮寒野如鷹般的銳眸中同樣閃出一絲訝異,看到落在洛映水細腰上的那只手時,冰冷薄削的唇角拉開慣有的冷笑.

"原來我的逃跑傭人到了你那里,看來,你們之間早就不乾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