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膽子越來越大了


南宮寒野對于她的蝸牛速度十分不滿,大手一伸,將她撈向自己的懷抱.

"唔……"這個動作牽扯到了她背部的傷,洛映水痛苦地呼出聲來,小臉因傷痛而皺成一團.

"怎麼了?"醇厚的嗓音響起,南宮寒野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背……"她咬牙忍痛,只能勉強說出這一個字.

南宮寒野伸手掀向她的背部,出于尷尬,洛映水急急閃身,拉扯間,"嘶"一聲,衣服裂成碎片,握在南宮寒野的手中.

"不要動!"出語警告,洛映水聽話地停下了掙紮的動作.南宮寒野的目光落在她的背部,皮膚上,一道長長的紅色傷痕從後肩處一直拉到腰部.

"怎麼傷的?"

暗下眸子,南宮寒野沉聲問道,修長的手指觸上傷痕,帶給她冰冷的痛感.身體小小地顫抖一次,洛映水咬咬唇,才低聲道:"不小心摔的."

此時,她的身上只有一件單薄的內衣,她羞得無地自容,想要離開他的身體.

"別動!"南宮寒野的眸子愈加深沉.

"我……"洛映水感受到了他身體的變化,嚇得一動不敢動,乖乖地伏在他的身前.

南宮寒野隨手拉開抽屜,取出一支白色的藥膏,緊接著,纖長的指腹落在受傷的背部,帶給她涼涼的觸感.在藥物的作用下,她背部的痛楚明顯減輕,而身體肌膚卻在空氣的作用下泛起]紅色.

咽咽口水,南宮寒野性感的喉頭連連滑動,手上的動作愈加輕柔.

"你……"感受到背部手勁的變化,她的小臉輕易變成惹人的紅色.

"我的背……"明白他的意思,洛映水有些害怕地提醒著.這樣的情況下,並不適合做那樣的事情.

溫熱的唇落在絲緞般的發上,慢慢滑下後頸,"放心,不會碰到那里的."

……

洛映水癱軟得如泥般趴在床上,身體早已被汗水浸濕,一頭青絲披散在枕間,形成一個絕美的形狀,映襯得身體愈加白嫩.

這樣的姿勢並沒有傷到她的背,卻足以讓她幾個鍾頭下不了床.南宮寒野的精力實在驚人,如一匹千里駿馬,帶著她馳騁愛的海洋,從早上一直到中午的時鍾敲響.

接到電話的南宮寒野匆匆離去,體力透支,身體軟得如泥一般的洛映水,只略動一動,便進入夢鄉.

……

天氣晴好,湛藍的天空沒有一絲云朵,就算是夏天的天氣,也並不炎熱.處于山頂位置,又有眾多植物掩映,南宮別墅如裝了一台天然空調,將溫度調節得宜人清爽.

這樣好的天氣,洛映水當然不會忘記帶奶奶出來走動.以前的傭人總怕老人惹麻煩,盡可能地不帶她出來,得到機會出來透氣的奶奶,臉上綻開孩子般驚喜的笑.


一路上拉著洛映水,指指這個,指指那個,好不快活.

"奶奶,我們去那邊坐坐吧."考慮到奶奶的腿腳有問題,洛映水體貼地找了個地方略作休息.

"奶奶,腿疼不疼?"奶奶的腿是風濕腿,一到天氣變化,就會疼得比平常更為明顯,洛映水翻看書籍,得知按摩能緩解疼痛,一閑下來便抬過老人的腿,熟練地按摩起來.

奶奶的神智總有短時的清醒,清醒時,她威嚴得如一個女皇,對什麼都能判斷准確,速下決定,讓人忍不住想起南宮寒野.

只是,這種清醒總是短暫的,沒過多久,她便恢複原來的樣子,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不疼,不疼."奶奶學著洛映水的樣子,給她捏起了肩膀.一老一少,互相按摩,還真像極了親生祖孫.

就在兩人沉浸在互相帶來的愉悅中時,眼前一閃,不遠處一位翩翩男子按下了快門.

洛映水一時被強光驚起,順著光線望去,才發現,是有人在拍她們.拍照的是一個打扮休閑的男人,白色的T恤套在身上,顯得隨意而輕松.簡單的牛仔褲裹住修長的腿部,成功將他的身體線條展露出來.

絕佳的衣架子身材,就算穿上這樣簡單的衣服,都能給人鶴立雞群之感.

抬頭看臉時,洛映水更是一驚.

是他!

張揚的碎發,眯縫著的只露出狹長眼線的桃花眼,迷人的鷹鉤鼻,似笑非笑的唇角,正是那夜在安妮家救下她的那個男人!

男人也認出了她,展露出一個迷人的笑.

"承業說南宮別墅景色優美,我還不信,到此一游,方才發現,景美人更美!"男人絲毫不隱藏對她的驚豔,灼灼的目光掃視著她纖細的身體.

洛映水很反感這樣的目光,她有種被他的目光脫光了的感覺.縮縮身子,在扶起奶奶的同時將身體退到後面.

"奶奶,好久不見,近來好嗎?"男人轉頭看向奶奶,向她打招呼,笑如夏花.

奶奶拍拍洛映水的手,竟然也回應了笑容."不凡,是你呀.你媽媽還好吧,爸爸呢?"

"他們都好."拍拍頭頂,掃落一小片落在發際的樹葉,不羈張揚的性格輕易流露.

"娶媳婦沒?也不小啦,該成家羅."奶奶難得地清醒過來,竟和他開起玩笑來,看來,兩家的關系不一般.

歐陽不凡無所謂地搖搖頭,換成一副痞子模樣."沒有,不過有成家的相法了."他的目光最終落在洛映水的身上.

洛映水避開了他的目光,將臉轉向別處.他的目光直接而熱烈,令她害怕.

"奶奶,你身邊這位小姐美麗大方,可不可以送給我做媳婦?"歐陽不凡拉上奶奶的手,佯作撒嬌.

"你……"洛映水臉色一時紅一時白,羞得無地自容.

奶奶哈哈大笑一陣,才道:"不,這是留給我們家野兒的,不能給你."


"奶--奶!"洛映水輕呼一聲,為他們兩個當面說出這些話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歐陽不凡,快放開奶奶!"還在三人聊天之時,一個男音插入.

回過頭去,洛映水看到了極少露臉的血炎.他總是神出鬼沒,洛映水只在南宮別墅見過他幾次.

血炎的臉上流露出警戒之色,似乎對歐陽不凡有所防范.他擔心地看看奶奶,向洛映水叫道:"洛小姐,你們沒事吧."

"他們當然沒事,我不過是想來拍拍照片."舉舉手中的相機,對于稍後趕到的保全人員掏出的黑洞洞的手槍微微一笑.就算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笑容依舊從容無害.

"天啦,歐陽不凡!"雙方對恃在那里,猛然間一個放大的尖利的女聲誇張地響起.一伙人同時回頭,南宮寒雪幾步跑到血炎身邊,指著歐陽不凡驚叫不已.

她的表情透著驚異,像是突然看到了明星的粉絲.

"喲,寒雪小姐愈來愈美了,有心上人了嗎?"吹吹額角的發絲,歐陽不凡絲毫沒有處于危險中該有的緊張,反倒若無其事地和後來的南宮寒雪話起家常來.

南宮寒雪小臉一變,迅速染上小女人的暈紅."沒有……啦."她的語氣嬌俏,就像對著情人在撒嬌.

血炎緊張地拉著南宮寒雪往後退去,同時不忘提醒."南宮小姐,這里不安全,快回去吧."

"不,我才不呢."南宮寒雪固執地想要拉開血炎的手.情竇初開,她把一副少女的情懷全都寄托在歐陽不凡的身上,明眼人一看就知.

洛映水如墜入云里霧里一般,對歐陽不凡是敵是友,完全弄不清楚.奶奶對他十分熟悉,南宮寒雪對他充滿愛意,而血炎,則對他充滿警惕.

"小姐,你不能去!"一聲令下,血炎叫來兩個黑衣手下將想要接近歐陽不凡的南宮寒雪緊緊控制.

"你們不要命了嗎?竟然敢攔本小姐,我一定要告訴我哥,要讓你們碎尸萬斷!"她踢著腿,對著黑衣人又抓又咬,但忠實的手下還是不敢有半分放松.

"拉回去!"嚴厲的聲音響起,不輕不重,卻充滿威力.黑衣手下聽從地轉身,洛映水看到了不知何時到來的南宮寒野.

雙臂抱胸,他沒有血炎那般緊張,然而,警惕的目光足以說明,歐陽不凡並不是他的朋友.,當然,還有可能是敵人.

"歐陽不凡,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敢闖入我家,活得不耐煩了嗎?"他的話語隨意,眼眸銳利.

想起什麼一般,從身上掏出一把槍,無意地把玩著.洛映水的小臉一白,眼睜睜地看著南宮寒野將槍口對准旁邊的歐陽不凡.

歐陽不凡臉上連一丁點兒害怕都沒有,慣性的笑掛在頰間,似乎此刻面對的是一位好友,而不是敵人.

"不能怪我."他拂拂短發,用目光指指南宮寒野身邊的安保人員,"只能怪你南宮別墅的安保設施越來越差,竟然連我不小心越入牆內,都不知道."

什麼?他是越牆進入的!

洛映水在一驚之時,終于理解他有恃無恐的原因.

南宮別墅的安保系統是國際上最現進的,他不僅可以進來得悄無聲息,還能成功躲過這麼多的保安和獵犬,真不能說是普通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