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懲罰


"奶奶!"椅子在她的踢動下一齊倒下,洛映水什麼也沒想,抱向奶奶,將自己的身體墊在了她的下面.

一聲悶響,連人帶椅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洛映水只感到一陣刺骨的痛從背部傳來,身體被身上沉重的壓力壓得差點散架.

"奶奶,你沒事吧."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洛映水急忙扶起身上的老人,上上下下檢查一番她的身體,直到確定沒事.

奶奶很快被扶起,好在身上沒有傷痕.

"沒事,水兒也沒事."奶奶輕喃著.

松了一口氣的洛映水再次感受到背部傳來的痛楚,看來,背受傷了.

她因痛而皺起了額頭,奶奶有些害怕地拉拉她的衣角."水兒生氣了?"

"哪有,奶奶安全,我就放心了,哪會生氣."奶奶的表情是那般的可憐兮兮,就像個做了錯事的孩子,洛映水哪里忍心責怪她.

奶奶布滿皺紋的老臉馬上綻開了笑容,從背後抽出一朵散發著清香的小花,插在洛映水的發間.

"漂亮,好漂亮,水兒好漂亮."老奶奶拍手叫道,為自己的傑作感到開心.

洛映水這才發現,奶奶剛剛爬的是一棵桂花樹,樹葉中,正綻放出細碎的桂花,一小朵,一小朵的,雖然不惹人注意,卻雅麗清淡,惹人憐愛.

"奶奶,您剛剛就是想為我摘這些花嗎?"撫撫發際的小花,洛映水的小臉上流露出感動之色.

奶奶連連點頭,嘴里不斷地說:"美,美,美,水兒比花還美."

洛映水忍不住擁住她的身體,滾滾的淚水就此流下.第一次,她在南宮別墅流下了感動與快活的淚水.這素不相識的老人能對自己這樣的好,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所有的屈辱,傷心,痛苦,在這一刻里煙消云散,小臉埋在奶奶的頸部,洛映水撒嬌地道:"奶奶對我真好!不過奶奶以後不可以這樣了,會讓我擔心死的,我不要奶奶出一點點事情."

"喲,還真是深情厚誼呀,這又是在演哪一出呀?"南宮寒雪不陰不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將這短暫的和諧打破.

洛映水回身,到來的除了南宮寒雪外,還有安妮.她一雙媚眼不甚愉快地豎起,表達著敵意.

"雪兒,不能這麼說,映水不過是想好好照顧奶奶,讓她感受到親人的關懷,才這樣做的,我說得對吧?"安妮的話表面是勸,實際是在煽風點火.她成功地燃起南宮寒雪更大的怒火.

"親人的感覺?奶奶沒有親人嗎?告訴你,只有我和哥是她的親人,別的人,休想!"南宮寒雪走近一步,將奶奶拉到身邊,指著洛映水警告道,"你給我聽好了,休想利用奶奶,她的腦子有問題,我們可沒有問題,如果讓我再發現你想和奶奶套近乎,定打得你滿地找牙!臭女人!"

南宮寒雪囂張的指頭在洛映水面前揮舞著,她反感地皺皺眉頭,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奶奶的身上.奶奶被動地被南宮寒雪拉在面前,向她發出求救的目光.

"怕,我怕,水兒."奶奶的聲音可憐巴巴的,任何一個人聽了,都會憐憫于她.而南宮寒雪不但充耳不聞,還更緊地將老人往身邊拉.

"奶奶,我告訴你,你只有我和哥兩個親人,這個女人是壞女人,毒女人!"

"不是,不是."奶奶搖著頭,臉上有痛苦之色.細心的洛映水很快就看了出來,她的目光落在南宮寒雪的手上,南宮寒雪緊緊拉著奶奶的手臂,指甲甚至陷入老人的肉中.

"南宮小姐,不要這樣,你弄痛奶奶了."洛映水提醒道,這反而激起南宮寒雪更嚴厲的反應.


"奶奶?你是什麼東西!不過是我哥養的傭人,一條狗!有什麼資格叫她奶奶!"

洛映水的小臉白白的,南宮寒雪的話成功地傷害到她.只是,奶奶的表情真的令她不忍,洛映水不去過多地想自己的身份,伸手拉住南宮寒雪的手,再次提醒.

"你看,你真的弄痛她了,有什麼就事沖我來吧.放了她,她是你奶奶呀."

"關你什麼事!"南宮寒雪一用手勁,將洛映水推得老遠.沒有防備的洛映水腳下一個不穩,硬生生跌倒在地.

"哈哈哈哈……哎喲!"南宮寒雪尚未笑完,便變成尖利的痛呼.原來,奶奶看到洛映水倒地,一時激動,竟咬了南宮寒雪一口.

"你!"南宮寒雪將手高高揚起,大有掌摑奶奶之意.

"雪兒,你哥來了."安妮眼尖地看到了由遠處走近的南宮寒野,拉下了她的手臂,在她耳邊輕語.

南宮寒雪的手因為收到這一消息而垂了下來,她想要回過頭去面對哥哥,卻被安妮按住."別看,照顧奶奶."

南宮寒雪聰明地攏住剛剛咬了自己一口的奶奶,抱著她的時候不忘掐住她的後頸."你要是再敢咬我,就掐死你!"

"怎麼回事?"懷念洛映水的味道,害得他無法正常工作,放下手上的事情,他以檢查安全為名來到後院,看到的竟是這樣的情景.望望倒在地上的洛映水,再看看南宮寒雪,冷冷地問道.

安妮不滿地捏捏拳頭,因為南宮寒野未曾看她一眼.這種被忽視的感覺讓她感到害怕.

"野,你總算來了."安妮不甘被忽視,扭扭小腰,主動牽上南宮寒野的手."她們為奶奶的事吵了起來,我勸也勸不過來,若不是你來,還不知道要吵到何時呢."

向南宮寒雪拋去一個暗示的眼神,她成功將自己置身事外.

"哥,這個女人不懷好心,竟然指使奶奶來咬我,你看!"伸出手臂,南宮寒雪將所有的過錯歸結到洛映水的身上.

南宮寒野沉沉眸子,若有所思.

"哥,你不信問安妮姐嘛,她可是親眼所見."見南宮寒野不置可否,著急了的南宮寒雪不忘拉上安妮.

南宮寒野走向仍坐在地面的洛映水,彎下腰下,用一雙銳利的眸子緊緊地盯著她,似乎要將她看穿.

"是這樣的嗎?"他沒有問安妮,反面問起洛映水來.

洛映水傾泄如瀑的發間插著一支小小的桂花,為她美麗的容顏增添一股清新淡雅,就算是這樣不入流的打扮,放在她身上,仍給人一種出塵脫俗之感.

搖搖頭,洛映水努力想讓自己站起,最終還是因為扯到了背部的傷而作罷.

"別在那里假惺惺地裝可憐了,我可沒有碰過你!"南宮寒雪急急表明清白.

洛映水淡淡一笑,與發上的淡雅桂花融為一體,令人以為桂花仙子落入凡間.

"南宮小姐,你沒有對我做什麼,但我也沒有唆使過奶奶,至于她為什麼咬你,就要問問你自己了."第一次,洛映水如此無畏地面對著南宮兄妹,她之所以敢于大膽的原因之一,就是妹妹已經出國了,不會再受到他們的傷害.

她是來贖罪的,但並不需要接受任何不公平的對待.


洛映水的回答讓南宮寒野原本沉下的眸子亮了一分,以一種重新認識的目光盯著她,眸光閃動之下,嘴角拉開意味深長的笑.

"你說假話,就是你唆使的!"南宮寒雪不死心地大叫,相信哥哥一定不會相信外人的話.

"水兒."奶奶在短暫的沉默後,跑到了洛映水旁邊,伸出一雙老手將她拉起."水兒,別怕,有人欺負你,我就打他們."

南宮寒雪抓住機會,要將洛映水一把打倒."哥,你看到了吧,她把奶奶迷得暈沉沉的,什麼都聽她的."

洛映水不再言語,這種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南宮寒野要怎樣看她,是他的事.她現在關心的是,奶奶有沒有受傷.

"奶奶,你痛不痛."她摸摸剛剛被南宮寒雪掐過的地方,放低聲音柔聲道.

"不痛,不痛,水兒痛不痛."奶奶搖著頭,還不忘問洛映水的情況.

"我很好,我們回去吧."扶起奶奶,她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南宮寒雪身子一探,攔住兩人."你真是太大膽了,竟然可以目中無人.我哥讓你走了嗎?"

"是喲,事情總要解決一下,要是真有唆使這樣的事情,一個神智不清的老太太……"

"閉嘴!"安妮本想討點兒好,充當一個賢妻良母形象,不想惹怒了南宮寒野,話說到一半,便被喝止.

"你們兩個回去!事情我來處理."掙開安妮如騰般死纏著自己的手,南宮寒野不留情面地指指南宮寒雪.

"來人,將奶奶帶回房去,我有事找你."他的目光鎖定洛映水,指指她的房間."我在樓上等你!"

南宮寒野的背影消失在樓內,洛映水絞絞纖指,輕咬粉唇,呆立在原地.

"哼!真掃興!"南宮寒雪跺跺腳,對著哥哥的背影做鬼臉.

安妮拉過她的手,笑得陰險."雪兒,沒事,下次姐會讓你出這口氣的."

"還是安妮姐好,足智多謀,有你幫我出主意,一定可以將這個死女人整死!"兩人邊聊邊離開,絲毫不隱瞞對她的陷害.

原來,南宮寒雪從尖銳變得陰險,都是安妮這個女人造成的.洛映水默默轉身,朝樓內走去.

樹欲靜而風不止,她想好好地藏在這個地方,安靜過日子,卻總會被人關注,找她麻煩.未來,會是怎樣,真的很不確定.

現在,唯一能確定的是,樓上的那個等著她的男人一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邁出艱難的步子,洛映水盯著那扇半掩的門,顫抖著雙手一直不敢打開.

"怎麼?站在外面不准備進來了嗎?"門內響起熟悉的磁性十足的性感聲音,洛映水小手一顫,門被完全打開,映入眼簾的是撒旦一般的南宮寒野.他躺在那里,充滿著王者之氣與危險因子.

洛映水的雙腳不聽使喚地朝他的方向邁進,他的目光毫無遮掩地落在她的身上,恨不得將她一口吃掉一般.

她的身體開始發熱,他的目光太過*,如熊熊燃燒的火焰,要將她活活燒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