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做彌紗兒


"怎麼樣?這就是害死紗兒姐的下場!"南宮寒雪從背後走來,沉沉地道.緊接著,哈哈尖笑著跨過她的身體,離開她的視線.

PUB里,金屬樂器發出嘈雜的聲響,振動著整座大廈,就算在包間里,仍能聽到外間傳來的樂器敲打聲及歌手們嘶裂般的嗓音.

南宮寒野一口又一口地喝著酒,思緒始終無法從剛剛的驚鄂中抽出.

那一刻,他真以為他的紗兒回來了,他竟然發現,洛映水穿上那件衣服,竟比他的紗兒更有韻味,更顯得脫俗,更加美麗.

他發怒不僅僅因為洛映水穿了那件衣服,更是因為他發現,腦海中的紗兒已與那個女人重合,在他思念紗兒的時候,腦中出現的,竟然是那個該死的女人的臉!

她有什麼資格!用力地一甩頭,一口咽下一大杯酒,卻甩不掉那個女人楚楚可憐的表情.

如果不是父親送來的女人太多,演戲技法太高,他還真會以為,這個叫洛映水的女人是單純的,是被他冤枉了的.

呯!緊接著玻璃碎片沿著牆角滑落,激起了室內幾個陪酒女人的尖叫.

一旁一直默默看著他買醉的曲承業拍拍身旁的女人,給她們以安慰.憐香惜玉,他是懂的.

"怎麼?預求不滿?"含一抹無害的笑,他不怕死地打趣道.

南宮寒野靠在椅背的頭微微抬起,投給他一計殺人的目光.

曲承業並不害怕,反倒嘿嘿笑著命人拿來新的酒杯,為他倒滿."最近聽說南宮總裁身體不好,竟然沒有了那種功能,是不是為這事而發怒?"

半舉杯,向南宮寒野晃晃,他對這件事情也十分好奇.

"你要試試嗎?"南宮寒野做出一個解褲頭的動作,挑釁般看著對面不知死活的男人.

"哦,不要."曲承業縮回酒杯,呵呵笑著輕啜一口,"我沒有那嗜好,不過這里想試的人可不少,我不介意做個觀眾."

"你活得不耐煩了嗎?"南宮寒野並不看他,只是拾起桌上的下酒菜扔進嘴里,緊接著"哧"一聲吐了出來.

"這可是你最愛吃的清蒸毛豆喲."曲承業看到他那皺起眉頭,一臉很難吃的表情,遂撿起一粒送入口中."味道沒變呀?"

拾起酒杯,南宮寒野無心回答曲承業的問話,手中搖動著酒杯,腦子里再次蹦出洛映水的影子.

她做的菜很合他的味口,做菜的背影也相當好看,他曾無意中看到了她做菜的姿勢,優雅極了.

"真的不行啦?"曲承業不知死活地繼續糾著這個問題問個不休.最近有不少記者打電話給他,證實這個消息,他也很想知道實情.

"怎麼會呢?我們的南宮總裁可是天下無敵喲."一旁的陪酒女挪動著身體,將身子緊緊靠在南宮寒野的臂上.

他本能地想要推開手邊的女人,手舉到一半又停了下來,變成將女人摟在懷里."當然."他要忘掉那個叫洛映水的女人!

"要留下來一起嗎?"他斜眼看看一旁的曲承業,一副你敢不敢的表情.

"不,我就算了."推掉懷中的女人,曲承業站了起來,"你知道的,我的那位未婚妻不是普通的不好惹,為了不讓她當眾切了我引以為傲的小弟弟,還是早點回家為妙."

南宮寒野當然知道他沒有膽量留下來,因為他的未婚妻正是他最為得力的秘書方雅.

方雅並不如名字那般文雅,她學過跆拳道,而且是黑帶九段,可沒有幾個男人敢惹她.不怕死的曲承業大概是沒有受過虐待,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發誓要追她.

吃了不少苦頭,最終抱得美人歸.只是這美人還要給他一年的觀察期,方決定要不要踏入婚姻的殿堂.

"你可以對別的女人笑,可以對別的女人好,卻不能對別的女人動情;你可以摸別的女人,也可以親別的女人,卻不可以和別的女人上,床!"這奇怪的規矩就是方雅為他定下的.


"當然,你也可以和別的女人上,床,但我用過的東西決不與人共享,如果讓我知道了,一定切下你這個可愛的東西喂狗吃!"方雅不止一次當著南宮寒野的面警告曲承業,這已成為他們圈內的一大笑料.

可憐的曲承業頂著被笑的危險硬是不敢越雷池半步,南宮寒野當然再清楚不過.

看到曲承業怕怕地離去,南宮寒野立刻推開了身上的女人.他沒有興致,見鬼的,見到別的女人,他意然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難道真如外界所說,他的那方面沒用了?

南宮寒野撐起高大的身體,甩下數張票子,頭也不回地離開了PUB.

是仙女下凡嗎?

當南宮寒野忍不住腳步,從相通的門走向洛映水的房間時,幾乎驚呆.潔白的床上躲著一個皮膚白皙的女人,她矯好的面容沒有丁點人工妝點的痕跡,清水芙蓉般惹人憐愛.

長長睫毛下一對眼睛閉著,卻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睜開.小巧的鼻子輕輕地呼吸著,白嫩的臉頰光滑如脂,粉嫩的唇瓣自然地抿著,少了做作,多了無盡的魅力.

一件簡單的睡衣裹在身上,外露的細長手臂枕在頭下,一頭青絲無規則地撒在床鋪與背上,散發著迷人的光澤.

南宮寒野在確定自己的那方面沒有問題的同時,對洛映水的無意勾引感到懊惱不已,他大步走了過去,不客氣地傾身.

"呀……"感受到身體的重量,身下的人兒蹙起細眉,輕喚道:"月,別這樣嘛."

月?誰是月!

難道有一個叫月的男人曾經對她這樣過?

妒意襲來,他如往日一般,直接……

(不能描寫的內容)

"你……"疼痛襲來,她差點說不出話來.

"月是誰?"他問.

"月?"映水承受著他的粗魯,警覺地看著身上的男人.他知道妹妹叫映月了嗎?

"說!"

"他有沒有這樣對過你!"

月,映月怎麼可能這樣.她忍痛搖著頭.

"那他有沒有這樣過!"

洛映水吃痛地悶哼一聲,艱難地再度搖頭.

"這樣呢?"他的唇迅速覆上,繼續問,嗓音低沉如大提琴,能將人淹死.洛映水還是搖頭.月怎麼了,竟然做這樣的事?這分明是男人和女人才可以做的呀.

得到滿意答複的南宮寒野唇上彎起了一抹笑,連他自己都沒有覺察到.

"你好美,紗兒."

"紗兒?"洛映水咀嚼著這個名字,頭腦一點點清晰,她睜眼,看到了面前的南宮寒野!

"你!"她想要撐起身體,卻因為他的重力而無法動彈.

"紗兒……"他低呼著,雙手捧起了她的臉龐.洛映水像被澆了一瓢冷水,全身頓時涼透,反應極為激烈地出了聲,"我不是彌紗兒,我是洛映水!"


原來,他的溫柔並非給她的.

這樣的失望湧來,她像掉進了深水里,浮浮沉沉,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她伸手去推他.

"洛映水"三個字如電擊般刺入南宮寒野的耳膜,藍眸突兀發睜開,盯緊了眼前人.

名字與人完整地合成一處,沒錯,她就是洛映水!

南宮寒野狠狠地震了一下,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害死紗兒的仇人身上尋找到快慰!

洛映水雖然處于弱勢,但抿著小嘴兒倔強地望著他,那份堅持刺得他全身不暢,越發清楚地意識到彌紗兒是因為她而離開的!他的鐵臂從她背後伸出,將她的臂一時握入掌中,極緊極緊,唇中發出一聲低吼,"你就是彌紗兒!"

他的目光銳利得能殺人,他的掌早就將她的臂握得咯咯作響,幾乎斷裂!

與其說他在逼迫洛映水改變身份,不如說他在生自己的氣,氣自己竟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忘記紗兒的柔情,被眼前這個女人迷惑!

即使臂疼極,洛映水還是不願意承認他強加在自己身上的這個名字,執拗地糾正:"不,我是洛映水!"

他可以占有她,折磨她,懲罰她,但,絕對奪不走她的名!

"我的名字永遠只有一個,就是洛映水!"她再次強調,著力撐起自己纖削的肩膀,想要把自己武裝得更堅定一些.

名字,是她僅剩的尊嚴,一定要保護好!

"你是彌紗兒!"南宮寒野猛然從床上坐起,鐵臂一松,她的身體從他的臂上滑落,撞擊在堅硬的床沿上.

還未等她爬起,碩大的身體再度壓了過來.

"說,你是彌紗兒!"他命令.

她用一雙無辜的眼盯著頭頂處的面孔,眼中閃現的卻是無比的堅定."不,我叫洛映水!"

啪!一巴掌重重打在牆上,嗡嗡振了許久.好半天,洛映水才從這一掌中醒悟過來,她倔強無比地重複."我叫洛映水!"

南宮寒野沒想到洛映水竟有如此固執的一面,他的好勝心被成功挑起.南宮寒野,什麼事辦不到!他就不相信,征服不了這個弱小的女人!

毫無預警地,他以無比的速度將她制服……

他要的,是一個完全的屈服!

"說,你是彌紗兒!"

無盡的痛苦襲來,她咬緊牙關,一句話也不說.

"說!"他怒吼.

再也承受不住的洛映水眼前一黑,身體一軟,暈了過去.用一張慘白而堅定的小臉無聲地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

南宮寒野罵起粗話,坐在了一旁.

他失敗了!生平第一次,他被人打敗,而且竟然是個女人!

看著那張在黑發映襯下更顯蒼白的臉,他恨恨地丟開被子,頭也不回地走到自己的臥房,拿起一瓶酒,就是一頓猛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