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傭人太笨,連背都不會搓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給你送吃的來了."閉閉眼,吸吸氣,洛映水決定要完成這個任務.鼓足勇氣,她走近幾步,來到狼狗的身前,准備放下碗去.

"吼……旺……"狼狗發出一連串她聽不出來的信號,就在洛映水彎腰放食之時,狼狗一躍而起,向她撲來,尖利的牙齒對准她的喉嚨就要切下.

"啊……"慣性作用下,她被狼狗撲來的身體按下,出于本能,她伸手擋住它咬下的利齒.

"痛……"狼狗的牙精准地沒入她的手臂,一陣刺痛傳來,她反射性地將狼狗一推,連打幾滾,退出狼狗所能碰觸的范圍.

"哈哈哈哈……"不用回頭,她就知道,這一定是計謀得逞的南宮寒雪的聲音.

看著手臂上深深的牙印,和從牙印中滾出的鮮血,她對南宮寒雪的作為不滿極了.

"這樣很好玩嗎?"站起來之時,她無畏地看向面前傲然而立的南宮寒雪,冷冷地道.

"只要能整死你,什麼都好玩."南宮寒雪狠狠地啐道.

無心和她再糾纏下去,手臂上的傷好痛,她需要去處理一下.站起來,直接越過張揚的南宮寒雪,她朝著客廳的方向走去.

客廳里,坐著一名男子,身材修長勻稱,正在品嘗著杯中酒液.難道南宮寒野回來了?

走近時,看到的是一副陌生的臉孔,來了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有男性進入到這所房子.

男子也看到了她,並發現了她手上的傷.

"怎麼,受傷了?"男的語氣和煦如風,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完全不同于南宮寒野的冷烈無情.

"沒……事……"她想越過他回到自己的房中,卻被他攔了下來.

"我看看."不容分說,他拉過她的手,翻開了袖子."狗咬的?你竟然敢去碰大衛?"

"大衛?"那條狗叫大衛嗎?洛映水輕喃著,並沒有注意男子的目光已落到了她的面龐.

"維那斯?太美了,古典與現代的結合."男子驚歎.

"什麼?"洛映水一臉迷糊.

男子已經低下頭來為她處理傷口."紅姐,去拿應急箱來."他習慣地吩咐著剛剛從外走來的紅姐.紅姐不滿地看看洛映水,最後還是領命而去.

經過簡單的處理,男子熟練地為她包上紗布.

"你是醫生?"看他的手法那般純熟,她忍不住問道.

"不是."男子笑得和氣,醇厚的嗓音讓人聽起來很舒服."我常處理一些這樣的傷口,習以為常."

"謝謝."不管怎樣,還是要感謝他的出手相助,洛映水真誠地道謝.

男子笑笑,她發現,他真的很愛笑."你怎麼會去惹大衛的?它會認生的,對于不認識的人一律撲殺,它還會吃人肉的."

洛映水總算明白,南宮寒雪的計謀是多麼的歹毒,她一心就像讓自己去死!

"你叫什麼?"他給了她一個安心吧的笑,緊接著問道.

"我……"

"什麼時候我家的傭人需要你的關心了?"一個冷冷的聲音打破了一室和諧,南宮寒野板著一張俊臉走進來,目光直鎖在兩人仍交握的手上.

"呀……"猛然醒悟過來的洛映水才發現兩人的姿勢多麼親熱,她紅著臉抽回了自己的手.

"傭人?"男子品味著這個稱呼,將她一張小臉來回打量,"你可真舍得."

"這是我的事!"南宮寒野直接走到沙發面前,坐在男子的對面,對著洛映水吩咐道:"去給我放水,我要洗澡."

洛映水出于禮貌,離去前向男子微微頷首,露出一抹感謝的笑.

"還要繼續賣弄下去嗎?快滾上去!放完水就不要下來了!"南宮寒野突然生起氣來,對著洛映水吼道.

"你對她真的不一樣哦?"男子,確切點說,是南宮寒野的好友,曲氏食品的少主曲承業拉拉嘴角,打趣道.

"傭人,你沒聽明白嗎?"南宮寒野為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飲下.

"這樣美的女人用來做傭人,你真是太浪費了."曲承業不贊同地道.他的表面和婉,行事狠辣的作風卻並不輸給南宮寒野,不過,對于女人,他更懂得憐香惜玉一些.

在性格上,如果說南宮寒野是數九寒冰的話,他就是初春暖陽,溫暖而不失分寸,一溫一冰的兩個人能做上好朋友,著實讓許多人不解.

南宮寒野無所謂地彈彈修長的手指,撇撇嘴,沒有溫度地道:"沒事嗎?沒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有事."剛剛還嬉皮笑臉的曲承業變得嚴肅起來,十指交握在身前,一臉正經."伯父有所行動了,他私下里接觸了你公司的幾位高管,有意拉他們進自己的公司,當然,更想從他們那里得到你公司的商業秘密."

"他早就行動了."南宮寒野搖動著杯子,想起了洛映水,那個女人不正是他有意派來的嗎?害死了他紗兒就可以阻止他的行動嗎?

未免太輕視了他了!

曲承業不解地盯著他."你的意思是說,紗兒的死與他也有關系?"

"你認為呢?"

南宮寒野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再倒一杯酒,滿滿地灌下.他的一連串動作就是最好的答複,曲承業了然地點點頭."他一心希望你和安妮結婚,才做出這樣的事吧."

點點頭,南宮寒野的眼中充滿殺氣."我不會讓他得逞的,這場爭斗對我來說太有趣了,對手要夠強大,玩起來才有勁!"

"可他是你的父親!"曲承業對于這對父子的爭斗表達著不同的意見.

"他更是想要毀掉我的人!"南宮寒野一使勁,手中的杯子化成碎片,他的周身散發出濃烈的仇恨,"毀掉了我的母親,還想毀掉我,我能讓他得逞嗎?"

……

今晚,南宮寒野又帶了一名女子回來,如往日一樣,洛映水跟在他的身後,卻停在了門外.

南宮寒野習慣于一回家就沖涼,而且,他好像有潔癖一樣,一天甚至要洗幾次澡.想必,有女人的陪伴,不需要她的服務了吧.洛映水悄悄退向自己的房間.

"想偷懶嗎?"冷冷的語調傳來,南宮寒野拉開身上的女人,看向她.

那女人向她投去警告的眼神,洛映水的肩膀縮一縮,她明白女人的意思."不……太好吧."她絞絞衣角,話說得一點兒都不自然.

這名女子來過幾次了,是唯一一個在南宮別墅里露臉超過第二次的女人,可見,南宮寒野對她的感覺不一般.

南宮寒野總是稱呼她Harry,無意中聽下人們談論,她是新近紅起來的模特,對人挑剔,為人嬌縱,是個十分不好相處的女人.

不過,在南宮寒野面前,她總是溫柔得如一只貓.

"野,不用了,不是有我在嗎?"就算是語氣,只要一面對南宮寒野就如抹了蜜一般,甜得膩人.

"我叫你做什麼就做,認清自己的身份,還有,認清你的主人是誰!"南宮寒野沒有理會Haryy的話,直接對她下命令.拉開Harry的身體,率先走進房間.

Harry狠狠地跺跺腳,什麼也不敢說,只拿一雙含憤的眼狠狠地瞪她一眼.

洛映水順從地跟在後面,並沒有忽視Harry的目光.南宮寒野說得對,她應該聽的是主人的吩咐.

"野--"無視于洛映水的存在,Harry急急撲到南宮寒野的身上,小手伸到胸前.

"等一下."南宮寒野斜睨著旁邊有意放低腦袋的洛映水,腦中閃出新的主意,他推開迫不及待的Harry,朝洛映水叫道,"去給我准備毛巾,我要洗澡."

洛映水轉身離去,她能可以短暫地避開兩人而感到松了一口氣.水速並不慢,她還是希望能再快一點,她想快點完成任務,馬上走掉.

南宮寒野剛剛看她的目光怪怪的,不如往日那般帶著仇恨,卻是她無法理解的目光.

她有些害怕.加快手上的動作,迅速准備好洗浴用品.就在准備退出的時候,身後的門打開,南宮寒野出現在眼前.

"水放好了."洛映水身體不穩地搖了搖,好在有牆壁的支撐,才不至于出丑.

"幫我脫衣服."南宮寒野順手關上了浴室的門,阻斷了房內那道尖銳的目光.

"這……"他每次都會讓她放洗澡水,卻從沒有讓她脫過衣服.她猶豫著,希望他能收回成命.

"沒聽到嗎?我的傭人!"他的聲音放大一度,提醒著她的身份,語氣里透出不耐煩.

"Harry可以……"她想提醒他,美人還在房中,叫她來才是對的.

"脫衣服!"南宮寒野如沒聽到一樣,性感的唇再度吐出命令,不容洛映水再做出反駁.

知道無法推脫,咬咬唇,洛映水閉著眼睛手腳慌亂地解著他的扣子.

第一次為一個男人解衣服,她內心的緊張是無法言喻的.

"我很丑嗎?"頭頂處再度響起南宮寒野不滿的聲音,她閉眼的舉動令他很不快.

洛映水胡亂的搖著頭,她並沒有聽清南宮寒野的話,緊張占劇了她的身體.

"那就睜開眼!"他這句話說得清楚而又霸道,她不得不聽從地睜開眼來.她不知道看哪里,一種陌生的感覺湧上心頭,如一把火灼得她無處安身.艱難地咽著口水,她看到他性感的喉頭在移動,目光定定地落在她的衣領處.

南宮寒野只是隨便地一看,沒想到卻從她的衣領處看到了衣下的風景,他的身體迅速有了反應,對于她的渴望來得突然而又猛烈.

他急不可耐地想要再次品嘗她,上次美好的經驗讓他對于眼前的這副身體充滿了信心.

當洛映水顫抖著小手解開他的衣服時,南宮寒野已經十分地不耐煩,他甩開她的小手,直接伸手拉她的衣服.

"不要!"她害怕地叫出了聲.

"野,怎麼啦?"外面的Harry心急如焚,眼睜睜看著南宮寒野和洛映水共處一個浴室,卻一點也阻止不了.

聽到洛映水的叫聲,她急得敲起門來.

"沒事,我的傭人太笨了,連背都不會搓."南宮寒野噙著笑,對外頭喊道.他順手拉下簾子隔斷了外面的一切視線.

隨手一扭,噴頭噴出水來,澆得兩個人一身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