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滾下去


"對不起,對不起."她不斷地道著歉,為家人帶給他的痛苦表示歉意.

"父親的眼光不錯,選中你這個女人,如果參加奧斯卡金像獎,一定可以成為影後的."他玩弄著她的下巴,手中的勁加重幾份,滿意地看著眼前那張可憐兮兮的臉痛苦地皺起,短暫地獲得一種報複的*.

"可惜騙不了我!"他自信滿滿,又冷酷無情.

"連我心愛的女人都不放過,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他咬牙低吼,手中的力道再重一份,給洛映水一陣下巴將要捏碎一般的疼痛.

"對……不……起……"她每說一個字,都會帶來徹骨的痛苦,簡單的三個字說完,她已是滿頭冷汗.豆大的汗珠混合著淚水,滾滾而下,身體卻冰冷得如浸在雪水當中.如巴掌大的小臉已褪去了紅色,變成如紙的慘白!

除了道歉,她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南宮寒野嘴角噙起的嗜血冷笑未減半份,冷酷的眼眸掃視著她,洛映水的狼狽模樣讓他開懷不已.

不過,他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這個心機深沉的女人,她,應該得到慘痛的報複!

浴室中的花兒散發著清淡的香氣,提醒著他彌紗兒的離去.就是這個女人干的好事!

落在她肩頭的手用力一抓,幾乎要將她的骨頭捏碎,洛映水終于忍不住,痛呼出聲.

"叫吧!"他像一頭巨獅,開懷地欣賞著手中的獵物做著垂死的掙紮,為能更大地滿足內心的成就感,不斷地撥弄著那已無力反抗的獵物,發出足以讓人毛骨悚然的沉吼.

洛映水已經痛得快要失去知覺,她根本無力掙出這個瘋了一樣的男人的手掌心,現在,她只希望他的力道再大一點,干脆地送她離世!

太痛苦了,她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

"殺……了……我……吧……"她喘著粗氣說完這句話,身體軟倒下去,若不是有他支撐,早就癱倒在地.

"不會的,我不會就這樣讓你死的!"離開支撐的洛映水如一灘肉泥般倒成一團.身上的痛苦除去大半,但她已經沒有力氣去遮掩自己.伏倒在地,她一動不動,希望可以得到短暫的休息.

然而,頭頂上的那個男人並不讓她如意,粗硬的皮鞋無情地踏上了她的背,加重力道碾壓幾次,她再次痛徹心悱.

"死是你的結局,但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你如此輕松的."南宮寒野慢慢地彎下腰,狠狠地糾起她的發,將她的頭拉起,逼迫著她面對自己.他的話輕輕的,就像和人話家常一般,只是,語氣卻是無情冷酷甚至殘忍的.

"你也別想死."他警告道,"因為你還有一個妹妹……"

"我不會死!"她的身體因為"妹妹"兩個字而猛然抽搐,不知哪里來的力氣,她竟然能快速地說完一句完整的話.

她是不可能將自己的妹妹拉扯進來的!

"我會好好地活著,你想怎樣對我來就好了,不要牽扯無辜!"


"那就好."南宮寒野滿意地放開了她的發.洛映水以為酷型就此結束,下一刻,背部的腳提起落下,再一次重碾著她的身體……

她的身子在一股重力的作用下向前滑去,撞擊在牆角.無盡的疼痛讓她一時緩不過氣來,南宮寒野卻並不給她喘息的機會,再次將她的頭發糾起.

"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頭頂上一個聲音在問.

洛映水忍著痛,用盡力氣,才吐出極輕的話語."彌小姐下葬的日子."她如實地答,僅一句話,就已消耗了她大半的力氣.

"看來,你還不十分了解……"南宮寒野往上提著她的發,洛映水不得不支撐起身體,扶牆站了起來.她的臉上,身上,已經布滿了青紫的傷痕.

南宮寒野轉身推開另一扇門,帶著洛映水來到臥室.洛映水這才明白他是如何進入到浴室的.

"看到了嗎?"一米八的南宮寒野輕而易舉地將嬌小的只有一米六五的洛映水的頭部抬高,逼迫著她面對牆壁.

那面牆上掛著一幅放大的婚紗照,照片里溫柔可人的女人笑得甜蜜,閉閉眼,洛映水認清了她,正是剛剛去世的彌紗兒.而她旁邊站立著的那個俊美無儔的男人,正是眼前的南宮寒野!

"今天還是我們舉行婚禮的日子,這是紗兒精心准備的婚房!"南宮寒野的聲音突然變大,震動著她的耳膜,洛映水只覺得耳中嗡嗡作響,尚未做出反應,就在南宮寒野重重一揮手間,頭撞在了牆壁上,發出"呯"的一聲悶響.

洛映水神智模糊地滑倒在地,無盡的折磨已經耗盡了她所有的力氣,她連睜眼的力氣都已沒有,像一團泥般躺在地上.

"還在裝嗎?"一只皮鞋重重地踢在身上,她已經感覺不到疼痛.

"起來!"皮鞋連續踢了幾腳後消失,緊接著,頭發再次被糾起.

"對……不……"她連說一句完整的話的力氣都沒有.

要死了嗎?她好想就此解脫,哪怕就是立刻去死.她的身體痛極了,每一個部位都熱辣辣地提醒著她曾經遭受過的折磨.

可是,她不能死,她死了,這個男人會把她的妹妹糾出來的,她不能讓妹妹受到這樣的傷害,她不能!

僅存的信念支撐著她,她竟神奇地睜開了眼睛.

稍作休息,她已經有了些許力氣."要……怎樣,你就……沖我來吧,不要連……累無辜的人."

"好極了."南宮寒野非常滿意這個答案,他有了新的主意,相信一定可以逼她說出幕後指使者來的.

深藍的眸子劃過她的身體,落向不遠處的大床.

"此時,本應是我和紗兒的洞房花燭時分,可惜,她不在了."話鋒一轉,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她的身上,"你也不錯,用盡心機,不就是想上我的床嗎?我不介意與你共度良宵."

"不!"洛映水的身體一彈,她顧不得發還握在他的手中,扭動著身體想要爬開.

南宮寒野輕而易舉地將她制服,打橫抱了起來,既而重重地丟在那張大床上.


背部的劇痛讓她差點動彈不得,但與生俱來的自我保護欲激發著她的身體,根本來不及多想,她奮力地想要爬起.

只是,南宮寒野太過強大,她還沒有離開床鋪,就被他狠狠地推了回去."這一刻你應該想了很久了吧,恬不知恥的女人."

父親喜歡養殺手,而且鍾情于女性殺手,更喜歡玩殺手,所以,他培養出來的殺手,沒有一個會是乾淨的.

表面上干著正當生意,暗地里做著不為人知的黑幫生意,這,就是他那可愛的父親!

他送來的女人不少,只是,他還是第一次對其中的一個有興趣.

……

洛映水感覺自己連靈魂都被撕碎了,眼前泛起一陣陣的黑,這種痛苦,比凌遲處死還要難受!

他對著她的耳輕喃起來."沒想到,我父親這一次送我一個乾淨的女人,真是不容易啊."

洛映水不知道他為何總將自己與他的父親聯系起來,失去清白的她仍沒有從疼痛中緩解過來.

面前放大的俊臉笑得詭異而張揚,在她面前幻化成無情的撒旦,帶著她在地獄中的油鍋中煎熬,除了痛,她再沒有任何的感覺.

碩大的眼淚滑落下來,染濕了她如黑緞般的青絲,沒入柔軟的被褥……

她徹底暈了過去……

"滾下去!"一陣疼痛喚醒了暈沉的她.

南宮寒野無情地將她踢下了床,滿意地舔舔舌頭,就像一只已經飽食的野豹!

"你根本不配睡在這張床上,滾!"

南宮寒野懶懶地躺了下去,不再看她半眼.

洛映水匍匐著身體,慢慢爬向外間……

疲乏的身體終于在爬到外間沙發前的那一刻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滿身傷痛的洛映水靜靜地趴在地上,唇角帶著一絲苦澀的笑……

仲夏之晨,山頂上的冷風陣陣,緩解了酷暑帶來的炎熱.這個地段,不僅是個風水寶地,更是一座天然的空調室.

南宮寒野習慣于每天早起,沿著下山的公路跑上一次.

翻身起床之際,一抹早已干涸的鮮紅吸引了他的目光.這一團血跡早已暈開,化成一朵妖豔的紅梅,紅得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