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新的幸福
文雅精巧不乏舒適,門廊,門廳向南北舒展,客廳,臥室等設置低窗和六角形觀景凸窗,細看之下,又有了古典建築的韻味. 中西結合,恰到好處. 洛映水被領到客廳旁邊的一間房里,迎面而來的是一片白色,彌紗兒年輕俊美的臉蛋掛在牆上,而一副上好的棺木擺在許多的白色菊花中間,那里面,躺著的應該就是彌紗兒的遺體.四周,整齊地排列著兩排花圈. "這是少爺臨時為彌小姐設置的靈堂,他吩咐,就由你守靈!"板著臉的女人丟過一個蒲團,不再多做解釋,冷著臉走了出去. 洛映水將蒲團整理好,安靜地跪了下來.從衣著來看,那個女人應該是這個家里的傭人之一,她對自己的冷臉早就在意料之中,做為殺害他們未來女主人的凶手,能得到這要的待遇,已經很不錯了,不是嗎? 洛映月閉上了眼睛,輕聲地為彌紗兒祈禱著,希望她可以進入天堂,過上快樂的生活,她更希望彌紗兒的未婚夫可以盡快從這段傷痛中走出來,尋找到新的幸福…… ---分--割---線---- 三天,她足足跪了三天,這三天里,她像被所有的人遺忘了一般.沒有人來看過她,更沒有人送來滴水粒米. 原本紅潤的唇瓣早已干涸,皺了起來,形成了深深的褶皺,有些地方已經干裂,殘留著血跡.一張臉更加憔悴,慘白慘白的,過度的饑餓和干渴消耗了她大半的體力,跪著的雙腿早已麻木,似乎不再屬于自己. 她並沒有責怪任何人,軋死了人家的未婚妻,人家用這種方式懲罰自己,完全是情理之中,絕對可以理解的,如果她真的餓死在這里,也算是一命抵一命,互不相欠了. 洛映水感覺到頭暈暈沉沉的,有種馬上就要暈倒的感覺,她用手撐著地面,搖著頭,希望可以將這種暈眩的感覺趕跑. "晰晰,晰晰,晰晰……"一個聲音傳來,由遠而近,越來越清晰.突然,原本關著的靈堂的門被打開,露出一個銀發蒼蒼的老夫人的腦袋. 老夫人看起來七十有余,一頭銀絲一絲不苟地挽在腦後,她的身體微胖,身上穿著一身名貴的旗袍,透射出擋不住的尊貴之氣,,只是,她的眼神有些飄浮,無焦距地四處搜尋. "晰晰,晰晰……"她還在叫著那個名字.難道晰晰是她的孫子或孫女?她的聲音焦急起來,開始不斷地在門後或角落尋找.這是一個神智不清的老人!洛映水從她的舉動中看了出來. "老奶奶,這里沒有人."她好心地提醒著. "晰晰,晰晰."老人如同沒有聽到一般,直視的目光並沒有發現腳底下那伸了出來的花圈的腳.如果踢上,她一定會倒的.洛映水看到她顫顫巍巍腳步,知道她的腿一定不太好使. "老奶奶,你小心……"洛映水剛要提醒,老人已如她預測的那般,直直地朝地面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