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葬禮
g,更新快,無彈窗,!

"我不知道."她語氣淡然道.

其實連飯團自己都不知道它是什麼等級.

因為還是幼崽還沒顯現等級特征,只有飯團成年後才知道它是什麼等級.

臉頰靠在冰涼的桌面上,閉上雙眼,她好困.

宇文麒也不多問,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他已經摸清這小姑娘的脾氣了,只要她不願意回答,不管怎麼問都沒用.

單手撐臉,另一只手的手指輕輕敲打著光滑的大理石桌面,宇文麒就這樣靜靜的瞧著爬在桌子上閉目養神的康小馨.

小小的年紀卻能淡然自若直視他的雙眼,很多成年人都做不到.

雖然他沒有在她身上發現任何魔法波動,可他絕對不相信眼前的小女孩是個魔法廢材.

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小馨."宇文麒輕輕的叫了一聲.

眼皮動了動,康小馨含糊回了一聲,"嗯."

"除了你父母,康家人對你如何?"宇文麒問.

"還好."

記憶里只有祖父比較寵愛她,其他人沒什麼印象.

"墨都的康家好像要舉辦你家三口的葬禮."語氣平淡,仿佛在說今天的天氣很好.

康小馨終于睜開雙眼,她抬起頭,一雙清澈見底的雙眸盯著宇文麒.

"什麼時候?"語氣比平時冷了幾分.

小家伙臉上終于有點人情味了,宇文麒坐直身體,他說:"應該就在這幾天,據說康府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

"消息可靠嗎?"眉頭微蹙,康小馨心里有點煩躁.

宇文麒笑了,沒想到她這麼信任他.

其實宇文麒誤會了,康小馨有強大的精神力,她能根據宇文麒的精神波動判斷他是否在說謊.

"傭兵工會的情報,絕對可靠."宇文麒保證道.

如黑珍珠般的眼眸里閃過一絲幽光,她問:"我祖父呢?"

宇文麒挑眉,小家伙真敏銳,"康老爺在得知你遇難後就病倒了,具體情況不明."

祖父病倒了,那麼舉辦葬禮不是祖父的主意.

康小馨心里有底了,她繼續問:"現在康府誰做主?"

"康家大爺,也就是你的大伯,."宇文麒如實回答.

意料之中,祖母在康小馨還沒出生前就過世了,祖父病倒了,那麼康家大權只能落到大伯手里了.

在記憶里大伯是個很有威嚴的人,不苟言笑.

只是康小馨心里不解,大伯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准備他們一家三口的葬禮呢?

先不說她已經被判定為已故,可是她的父母只是失蹤而已,才過去兩個月就舉辦葬禮,有點太倉促.

難道是為了康家繼承權?

康小馨直接否認了,大伯是第一繼承人,父親才排名第三,上面還有個在風港的二伯,根本威脅不到大伯的繼承權.

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

眉頭皺的更緊了,眉毛快打結了.

宇文麒見康小馨一張小臉快皺到一塊了,就知道她想不通她親大伯為什麼會這麼做.

也是,十歲的小孩,不管多麼早慧,哪里能懂大家族里那些見不得光的肮髒事.

宇文麒自嘲的笑了笑,蜜蠟色的雙眸冰冷無比.

伸手撫平康小馨的眉頭,宇文麒點了點她的眉心,"想不通你大伯為什麼這麼做?"

------題外話------

送上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