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臨城大亂


宇文麒拉著康小馨來到一家開在屋頂的餐廳,店面不大,只有幾張長桌子,大部分人都是拼桌坐的.

笙歌鼎沸,摩肩接踵.

不管是作為二十二世紀的康蒂絲,還是從小在天宇大陸長大的康小馨,她從來沒來過這種地方,對于她來說這里的一切都很新奇,褐色的眼眸好奇地到處瞟.

注意到康小馨的小動作,宇文麒臉上的笑容濃了幾分.

"來嘗嘗這個,是這家飯店的特色菜,整個墨爾帝國只有這里有的賣."宇文麒熱情的把一盤菜推到康小馨面前.

粗糙的銅盤上疊放了一坨看上去像土豆泥的東西,上面是一整塊烤肉,紅色的醬汁零零碎碎撒在上面.

拿起叉子准備嘗嘗這盤宇文麒特別推薦的食物時,康小馨眼前一花,等她回過神來,眼前只剩下發亮的空盤子.

抬頭望向罪魁渦首.

飯團一臉滿足滾在餐桌上,嘴邊還流著紅色的醬料.

主人,真的好好吃哦.

對于自己簽約魔獸是一只吃貨,康小馨已經習以為常了.

她拿起餐巾幫飯團擦了擦嘴角.

因為餐廳里人實在太多,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飯團的舉動,只有坐在一旁,一直關注著康小馨的宇文麒看到了整個過程.

"小馨,這是什麼魔獸?速度這麼快?"宇文麒伸手想摸摸飯團,可是被對方一個閃身避開了.

這速度也夠快的,連他都沒看清楚這只小魔獸是怎麼把那盤菜吃掉的.

"我不知道."康小馨搖頭道.

對于飯團是什麼魔獸,康小馨還真的不清楚,她從來沒問過飯團.

宇文麒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複,之前他還以為康小馨一只抱著的這只魔獸跟那些小姐貴婦們養的那種可愛型魔獸差不多,可見識到它的速度後他覺得這只魔獸沒有那麼簡單.

"你是哪里得來的?"宇文麒發揮了問根究底的博大精神.

"路上撿的."康小馨把飯團抱在懷里,云淡風輕道.

"這種魔獸還能在路上撿到?在哪里撿到的,我去試試."宇文麒打趣道,顯然他不相信康小馨的說辭.

康小馨沒有再理會宇文麒,而是叫了服務員再上兩盤剛才被飯團吞掉的菜.

吃飽喝足後,康小馨他們離開了餐廳,在餐廳門口宇文麒似乎剛想起什麼,對康小馨說:"你應該還沒有過夜的地方吧."

輕輕搖頭,她本來是想今天乘坐傳送陣就到墨都了,完全沒有考慮過住宿問題.

宇文麒見康小馨的表情就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他提議道:"你要不要住我們傭兵工會?我們那里的房間沒有比賓館差,價格便宜,而且我們明天一大早就要從傭兵工會出發,住在工會里的話就不用來回跑了."

康小馨沒想到傭兵工會還提供住宿服務,她想也不想就答應了.

今天已經夠折騰了,她實在不想去找賓館了.

得到肯定的答複後,宇文麒帶著康小馨從空中橋梁回到傭兵工會.


一路上康小馨發現這座小鎮雖然沒有臨城大,可是依舊有一份別樣的風味.

翌日清晨,日晴萬里.

一大早傭兵工會門口已經被堵的水泄不通,接了護送任務的傭兵團排著隊,等著工作人員登記他們的出發時間.

因為護送任務有時間限制的,所以出發前所有的傭兵團必須在傭兵工會記錄出發時間.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康小馨和宇文麒站在一個小型車隊前.

車隊由五輛外表樸實,看上去像用銅制作的車,每輛車分別被五只長相各異卻身材相似的魔獸拉著.

因為時間還早,還差幾個人沒到,宇文麒和一名光著膀子的大漢聊天.

這名大漢是豐陽傭兵團的團長,名叫季陽,長得人高馬大,一臉憨厚,卻有一雙炯炯有神的深色眼眸.

康小馨覺得此人精明的很,只是那醇厚樸實的外表太容讓人誤會而已.

不過,想想長年奔波在外,又是一個傭兵團的團長,怎麼可能是簡單的人物呢.

"宇文老弟,這只是我這次從臨城回來時買的魔獸,怎麼樣?不錯吧?"季陽指著指著車隊最前方的一只魔獸.

正在逗懷里飯團的康小馨聽到這話,也抬頭掃了一眼.

那魔獸長得像她在森林看到的那只大號犀牛很像,可是比那只小了不少,跟地球上的大象差不多大,只是身上長了一層細細的短毛.

摸起來應該很舒服吧.

康小馨歪著腦袋想著要不要去摸摸看.

"季大哥運氣可真好,這麼小的獬牛獸可遇不可求."宇文麒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

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勁裝,整個人看上去俊逸瀟灑,倜儻不羈.

康小馨注意到他右手臂上任然綁著那古銅色的手套.

"說起來,我剛好撿了個便宜,如果不是因康家三爺突然失蹤,臨城也不會亂成那樣,我認識的那魔獸商人也不會急著出手所有的低級魔獸."說道臨城,大漢忍不住歎了口氣.

宇文麒聽到大漢的話後,他下意識瞟了一眼乖乖站在身旁的康小馨.

她沒有任何情緒變,低著頭逗著懷里的魔獸.

"康領主失蹤也有一個多月了,之前不是好好的嗎?現在怎麼就亂了?"宇文麒滿臉疑惑問.

季陽沒有立刻回答宇文麒,而是左右看了看,然後靠近宇文麒壓低聲音說:"本來康三爺失蹤後,臨城由他的部下管理也沒出什麼差錯.直到前幾天,康家八小姐被康家家主派來的人接走後就遇難了,在臨城的康家三爺部下聽到消息後就出城去找那位康家八小姐了."

說到這里季陽又歎了口氣,"誰能想得到他們剛出城就遇到了突襲,而且臨城里本來就不滿康家三爺的那些家族趁機把臨城控制了,不知道中間發生了什麼,現在臨城一片混亂,分了好幾股勢力在爭奪臨城."

"還有這種事?"宇文麒驚呼.

大漢被宇文麒的喊聲嚇了一跳,他立刻握住宇文麒的嘴巴,低聲道:"宇文老弟,輕點聲!"

宇文麒點頭,目光里透露著不可置信.

掃了一眼周圍,見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邊,季陽才松了一口氣放開了宇文麒.

"是我認識的那魔獸商人說的,因為他有事求我才跟我說這些的.他在臨城經營了十幾年生意了,因為這次混亂不得不離開臨城,他請我把他們一家人都送到這小鎮上避難."說道最後季陽只能唉聲歎氣.


雖然墨爾帝國千年前統一東大陸後沒什麼大戰爭了,可是有些人還是覺得自己權利不夠大,內部爭斗沒停過.

"這都是這幾天發生的事,你們傭兵工會應該快收到臨城那邊的消息了吧."季陽對宇文麒說,其實他是想探探口風,畢竟傭兵工會的消息靈通.

"是嗎?我不是很清楚,畢竟我只是一個比較低級的職員而已."宇文麒繞了繞後腦勺.

季陽見宇文麒明顯是在敷衍,他也不生氣,畢竟大家都知道傭兵工會內部管理嚴格.

很快季陽和宇文麒就聊別的,剛剛的話題被兩個人拋到腦後了.

沒有人注意到一直低著頭的康小馨的神色.

季陽的話她都聽到了,腦海里飄過臨城的畫面.

在父母失蹤後,臨城由她父親的左右手康玟和林少凱管理著.

康玟是父親年少時一直服侍他的管家,從墨爾帝國的帝皇把臨城一塊賜給父親後,就跟誰父親來到臨城,一直擔任著領主府的大管家.

在康小馨的記憶里是個和藹的老爺爺.

而林少凱是個孤兒,十幾年前被父親帶回康家一直養在身邊,他對康小馨就像一個大哥哥一樣,經常帶她玩.

在聽到父親的部下出城找她遇到突襲時,康小馨的心一揪,一種難言的悲痛從心底冒出來.

她知道這種陌生的感情屬于原主的,可是她已經無法裝作不在意了.

藏在寬大的袖口下白皙的小手被攥的通紅,指甲已經陷入掌心,康小馨卻沒有任何感覺,比起心里的痛,肉體的痛已經無法引起她的注意了.

可惜她已經沒有身為吸血鬼親王的力量了,她現在只是精神力強點的人類而已.

她討厭這種無力感.

飯團感應到了康小馨情緒不穩定,它用精神力叫了一聲:主人!主人!

康小馨被飯團的呼喚聲喚醒,原來她陷入沉思了,沒注意到周圍的變化.

不知什麼時候人都到齊了,季陽去找工作人員登機出發時間了.

宇文麒拉著康小馨上了一輛車,除了他們兩個人,車上還坐了四個人.

康小馨直接把斗篷的帽子拉上,抱著飯團縮在一個角落里閉目養神.

宇文麒也不去打擾,他知道康小馨聽到季陽的話了,她心里一定不好受.

康小馨已經整理好思路了,就算她現在跑回臨城也做不了什麼,還不如去墨都找祖父,搞清楚到底是誰在背後操控著這一切.

既然這個世界以魔法為尊,她要成為魔法師.

憑她千年累積下來的精神力,她不相信她學不了魔法.

臨城,給我等著,我,康小馨一定會回來的.

------題外話------

換新封面了!

喜歡新封面的就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