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精神風波
g,更新快,無彈窗,!

以為康小馨想通了,長風立刻熱情地點頭說:是的,是的,我是墨爾帝國國師的坐騎,長風.

生怕小姑娘不知道國師是誰,長風不忘繼續說:國師是墨爾帝國萬人之上一人之下的存在,能作為它的坐騎是經過精心挑選的,不管是能力,速度,反應能力,坐騎舒適度,我都是特級的……

長風洋洋得意的介紹著自己的優點,它完全沒有發現康小馨沉下來的小臉.

看來真的是國師的坐騎.

如果說康小馨最討厭別人打擾她睡覺的話,那麼她第二討厭就是突然冒出來的麻煩.

很明顯,這只叫長風的魔獸是個大麻煩.

飯團感應到了康小馨的情緒變化,它幸災樂禍的瞅著趴在地上滔滔不絕介紹自己的長風.

康小馨一步步來到長風面前,長風以為小姑娘要契約它了,它順從地低下頭.

長風的身體比地球上的馬大了一圈,就算是四肢彎曲趴在地上,它只要抬頭就比康小馨這十歲女孩的身體高出不少.

在長風期待的目光下一只白皙的手按在它的額頭上,長風閉上的雙眼,從剛才它偷聽的對話中它知道這小姑娘會精神契約,這種契約法可比人類的那種陣法契約高級多了.

雖然被精神契約的契約獸的生死掌握在契約者手里,可是契約獸得到的溢出也多,隨著契約者的魔法師等級升級,契約獸也會跟著升級.

要知道魔獸從出生起等級是注定的,因為血脈天賦的原因,它們想等級升級可比登天還難,所以精神契約是高級魔獸夢寐以求的契約方法.

可惜,人類早就丟失了這種契約法,高級魔獸們只能從傳承記憶里得知曾經在天宇大陸上有這種契約法.

眼前的小姑娘看上去大概十歲左右,雖然感覺不到她的魔法等級,不過就她那恐怖的精神力,長風覺得這小姑娘起碼是二星或三星高級魔法師的等級.

年紀這麼小,魔法等級就那麼高了,以後一定還會升級的,那麼自己也會跟著升級了.

想著自己以後有望成為聖級魔獸,甚至神聖級魔獸,長風的心無法平息,緊張的心咚咚跳.

其實長風是被康小馨的精神力誤導了,它怎麼也不會想到眼前的小姑娘就是墨爾帝國鼎鼎有名的魔法廢材,而她那變態般的精神力是一個來自異世的靈魂帶入她的身體的.

所以長風注定要為自己的那自以為是吃些苦頭了.

當康小馨的紅色精神力進入長風的腦海里時,長風盡可能的控制自己的精神力不去干擾小姑娘的精神力.

金色的精神力縮成一團,仿佛在等待著頒獎典禮上能被叫到的人,充滿了忐忑和激動.

紅色的精神力毫不費力的把金色精神力團團圍住,然後在長風狂熱的注視下,紅色精神力開始吞噬金色的精神力.

不對!

這不是精神契約!

長風發現它的記憶在慢慢地流失,它慌了,雖然它的精神力被對方壓制著,可是在求生欲望驅使下,它使出渾身解數反抗那紅色精神力.

因為金色精神力的突然反抗,紅色精神力只是稍微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更快吞噬金色精神力.

長風後悔的要命,早知道這小姑娘這麼陰險它就不會要契約自己了,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它被小姑娘可愛的外表給騙了!

其實長風忘了一直是它一廂情願被康小馨簽約的,而康小馨從來沒有答應過它什麼.

突然,一道銀色的精神力從長風的精神力深處爆發,如狂風般像紅色的精神力瘋狂地攻擊.紅色的精神力沒有退縮,迎面而上,紅色和銀色的精神力互相交纏.

一時雙方糾纏在一起動彈不了,雙方都想吞噬對方,但完全奈何不了對方.

康小馨眉頭一皺,精致的臉蛋變刷一下變得慘白無血,五官痛苦的開始扭曲,她沒想到長風的精神力深處還有一股這麼強大的精神力,她一時大意被對方傷到了.

飯團發現情況不對,它立刻使出自己的精神力進入長風的腦海里.

有了白色精神力的加入,康小馨覺得輕松了不少,三股精神力在長風的腦海里行程一個三色的漩渦,快速的旋轉著.

越來越快,越來越急,最後長風受不了大聲的叫了一聲.

"嘶--"

隨後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康小馨趔趄的後退了幾步,最後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從她額頭流下,她喘著氣.

剛才太危險了,差點就被那銀色的精神力得逞,康小馨只覺得頭快被撕裂了,現在還脹痛著.

果斷的從空間手鐲里拿出一瓶恢複精神力藥劑,打開瓶蓋直接仰頭灌進嘴里.

飯團揮動著小小的翅膀在一旁擔憂的瞅著康小馨,它是後面加入的,基本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可是康小馨的精神力受傷了,它不敢貿然的用精神力溝通,怕康小馨受不了,所以它只能眼巴巴的瞅著康小馨,等待著主人的精神力恢複.

同時,在森林深處,一個白色的身影正悠閑地散著步.

忽然,他停下了往前邁的步伐,抬起頭望向東南方向,嘴角微勾,形成一個優美的弧度.

他對著空氣輕輕的說了一句:"零."

一個黑色的身影立刻出現在面前,全身如魅影一般,被黑色的布料包裹著,沒有一絲空隙.

"國師大人."恭敬的聲音,沒有一點起伏.

"去跟曉說,長風已經不在森林里了,叫他把派出去的人叫回來."男人的臉上掛著一絲笑意,一點也不像平時不苟言笑的國師大人.

對于國師的異常,零仿佛完全沒有看見般,他的使命是完成眼前這位面如冠玉的男人所有的命令.

"是."冷漠的聲音答應後,黑色的身影立刻消失在樹蔭下.

"等一下."低沉帶有魅力聲音再次響起,"順便跟曉說,我們今晚就出發回墨都."

"是."空中飄來一聲回應.

玉樹臨風的國師大人轉身,往營地走去,他的步伐很快,有點混亂,有點著急,完全不像之前那慢悠悠的姿態.

他的雙手攥著緊緊的,藏在長袖之下,微微的顫抖著,難以掩飾他此時激動的心情.

他猛然停下了步伐,深吸了一口氣候,仰頭望向天空.

溫暖的陽光透過樹枝中的縫隙射在他的身上.

多久了?他多久沒有感受到陽光的溫暖了?

樹枝上的鳥兒嘰嘰喳喳的鳴叫著,微風刮過,樹枝發出籟籟聲響.

猛灌了三瓶恢複精神力藥劑後,康小馨終于覺得頭不痛了,用寬大的袖口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她伸手拍了拍一臉擔憂不已的飯團.

沒事了.

主人!飯團直接撲到康小馨懷里,它剛才嚇壞了.

再次拍了拍懷里的飯團,康小馨抬頭望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長風.

是她大意了,本以為憑著自己修煉千年的精神力,可以像在地球上那樣肆無忌憚的消除別人的記憶,沒想到栽了一個大跟頭.

幸好隱藏在長風精神力深處的那股銀色精神力沒有自我意識,只會在長風的精神力被逼的不行的時候攻擊入侵者,否則這次的損失可不是三瓶恢複精神力藥劑能夠抵消的掉的.

揉了揉還有點發脹的太陽穴,康小馨抱著飯團慢慢地站了起來,她走到長風旁,把手伸到馬的鼻孔前.

還有呼吸,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主人!主人!我們走吧!我們不要坐騎了,這只壞馬就留在這里自身自滅好了.飯團在康小馨懷里激動地說著,同時他那如黑葡萄般的雙眼狠狠的瞪了一眼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長風.

都怪這只卑鄙的壞馬,否則主人也不會精神力受損.

康小馨沒有回應飯團,她把左手手背舉到嘴前,眉頭微蹙,這是她在地球上陷入沉思時的習慣性動作.

飯團安安靜靜的待在康小馨懷里,它能感覺到主人的情緒,所以它知道此時它應該乖乖的,不能打擾主人.

自從知道長風是國師的魔獸,她就知道這只魔獸不簡單.她不知道長風的精神力的受損程度,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刪除關于自己的所有的記憶.

康小馨不知道那銀色的精神力是誰的,很有可能是國師的,或是國師手下的魔法師的.

她覺得不能留下這只魔獸了.

除了飯團把長風的毛都拔了之外,自己的精神力恐怕會因為它被暴露出來.

她現在可是家喻戶曉的魔法力廢材,如果被傳出自己有精神力,自己可能會被質疑,畢竟這是一個魔法世界,說不定有人會猜到自己是借尸還魂.

所以她不能留下這個隱患.

經過慎重的思緒後,康小馨覺得只有死人不會說出秘密的.

放開飯團,康小馨從空間手鐲里拿出之前撿的那把長劍,胖乎乎的雙手攥緊劍柄把長劍舉到頭頂.

康小馨使出了全身的力量,對准長風的脖子用力的捅了下去.

對不起了,長風.

只能怪你在錯的地方,錯的時刻出現了.

------題外話------

今天的更新來啦!

路過的各位小天使,求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