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離開森林


什麼意思?

康小馨警惕地盯著眼前的幾乎透明的靈魂.

女孩仿佛沒有看到康小馨的表情,她自顧自地說:"過不了多久我就會完全消失了,在這之前我想請你答應我一件事."

"如果我不答應呢?"康小馨問.

眼前的靈魂是她現在身體的前主人,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康小馨還是會答應的,畢竟占了別人的身體.

作為純血吸血鬼她還是有道德底線的,知道知恩報恩.

女孩笑了,精致的五官變得十分柔和,賞心悅目,"幫我找到我的父母,我相信他們還活在這世上."

康小馨沒想到對方是這樣的要求,她沒有立刻答複而是靜靜的凝望著眼前的靈魂.風一吹就不見的脆弱人類靈魂,沒想到她的要求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那失蹤的雙親,這就是人類的親情嗎?

在地球上,她親眼見過很多人類的一生,各個種族都有,明明才數十幾年的生命,卻可以為了理想付出一生.她一直覺得人類是地球上最奇妙的生物,他們能夠冷血無情的殘殺最親近的人,也能為了親人,愛人付出所有.

那是多麼矛盾的生物.

艾琳說人類是不可理喻的,他們不會理智的去處理問題.

愛德華說人類是愚昧的,無法跟血族比擬的.

她當時只是半信半疑,她知道大部分血族覺得人類只是用來培養血族所需的血庫,可是也有少部分血族喜歡生活在人類中,他們用血族的智慧給人類帶來了很多發明,使得地球上的科技在二十世紀後有了飛躍般的進步.

如果不是因為進入了人類的身體里,她可能不會接觸到人類的情感吧.

女孩沒有打擾康小馨的沉思,她淡然的站在那里,等待著對方的答複.

"我答應你."康小馨答應了.

仿佛早就料到這個答案般,女孩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她的臉上依舊掛著純真的笑容,"謝謝你,找到他們後,請不要讓他們發現我已經死了,他們會很傷心的."

康小馨沒來得及回答,女孩的靈魂就消失了.

睜開雙眼,康小馨看到飯團在她臉旁呼呼大睡,戳了戳柔軟的肚皮,康小馨喃喃自語說:"人類真的好卑鄙,不等我拒絕就這樣消失了,這不是逼著我答應她嗎?"

真的搞不懂,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怎麼會有這麼多要求.

"國師大人."一身黑衣,連頭也被黑絲遮住,如幽靈般的人出現在羿旭的帳篷里.

羿迅正靠在梨花木的座椅上,拿著一本有真皮書套的書,漫不經心地翻看著.黑影的到來並沒有打斷他的動作,他連眼皮都沒抬,雙眼認真地看著手里的書.

"長風不見了."黑影說出了他來找國師的目的.

長風是墨爾帝國的帝王賜給國師的坐騎,是一匹有翅膀的稀有獨角獸,它是國師的代表,平時各種大型活動國師都要騎著它出現在人群中的.

絕美的臉龐終于動了,他微微抬頭,比天上的星星還耀眼的一雙銀灰色的眼眸掃了一眼全身上下一身黑的人.

"長風又調皮了."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毫無任何情緒波動,仿佛在描述著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羿旭把手里的書隨意的扔到一旁的矮幾上,細長節骨分明的手支撐著下巴,"去找曉,讓他多派幾個人去找."

"是."零應了一聲後就從帳篷里消失了,如來時一樣,沒有驚動門口的護衛.


羿迅重新拿了一本書隨意的看了起來,對于長風時不時的"失蹤"行為他已經習以為常了.

"長風不見了,國師讓你多派幾個人去找."冰冷無情的聲音憑空出現.

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了.

身穿白色長袍的曉深吸一口氣,他轉身對著突然出現的黑影說:"零!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不要這麼突然冒出來,大白天的穿著跟幽靈似的."

零每次都是以這麼嚇人的方式出現,幸好他的心髒比較強大,否則他不知道自己被嚇死多少回了.

黑影沒有理會曉的話,毫無聲息般的站在那里,仿佛是沒有生命的木偶.

曉很清楚這個木頭人完全沒有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他只好認命道:"我知道了,我會去安排人去找的."

聽到曉的答複後,零立刻消失了.

跑的可真快,曉撇嘴.

從認識這家伙開始起,除了傳國師的吩咐,幾乎不理會其他人,真是個木頭人.

哎,不想了,先去找長風吧.

明明是一只高級魔獸,卻喜歡玩失蹤,平時還傲嬌的不得了,不知道這次躲到哪里去了.

曉只好認命的去安排人手去找國師大人尊貴的坐騎.

森林的另一邊,康小馨已經換上一身新的衣服,依舊是白色的娃娃領襯衫,寬大的花邊長袖,駝色束腰,天藍色過膝的格子娃娃裙,一雙駝色的短靴.裙子上配了一些金屬裝飾,在陽關的照耀下閃閃發光.墨色的長發用一根天藍色的絲帶高高的束起,在發頂打了一個蝴蝶結.

精致的五官配上這身打扮,真的是人見人愛的小蘿莉.

對于這副身體的樣貌,除了年齡小了一點,身體弱了點以外,康小馨還是相當滿意的.

主人,我們現在離開嗎?飯團迫不及待地問.

它一直想離開這片樹林去外面看看,可是沒有找到主人前它是離不開的.現在終于是有主人的魔獸了,可以跟著主人離開這里了.

在空間手鐲里找了一件淺色斗篷披在身上,康小馨對飯團說:我們出發吧!

飯團歡快地跳到康小馨肩膀上,它蹭了蹭康小馨的脖子,終于可以離開了!

拍了拍興奮過頭的飯團,康小馨坐到長頸鹿背上往東面的小鎮前進.

本來她還在猶豫要不要帶上飯團,畢竟它的飯量自己不一定養的起,後來飯團說昨晚吃太多了,它這幾天要好好消化不能進食了,才打消了她的念頭.

有一只可愛又有用的魔獸陪伴著,旅途上應該不會太無聊吧.

可能因為有飯團一起,一路上沒有任何阻擾,看到他們的魔獸,不管是大型的還是小魔獸都乖乖地繞開.康小馨還看到昨晚那只劍齒虎,它正躺在一顆巨大的石頭上曬著太陽閉目養神.

長頸鹿的步伐很快,他們下午就達到森林的邊緣了,再走十幾公里就能到那個小鎮了.

告別了長頸鹿,康小馨和飯團沿著一條人類建造的路向前進.

飯團.康小馨戳了戳窩在她肩膀上的圓球.

正興奮看著周圍的景物的飯團應了一聲:嗯?


你這樣離開那片深林,真的沒問題嗎?康小馨問.

其實她想問的是難道它一點都不傷心嗎?畢竟高級魔獸跟人類一樣擁有複雜的情感,她沒想到飯團會這麼毫不留念地離開它一直生活的地方.

會有什麼問題呢?飯團奇怪地問.

康小馨:"……"

好吧,看來飯團是一只沒心沒肺的魔獸幼崽.

飯團見康小馨沒有繼續說下去,它主動開口說:主人,我在那片深林生活了很久很久,一直在等待著有一天能夠和一位主人精神契約.漫長的等待中,我遇到過很多雙腳獸,可是我都不喜歡他們.直到遇見你,我發現終于找到了我在等的那個人.所以主人,不要離開飯團,飯團永遠都會跟在主人身旁,不管未來發生什麼.

第一次,康小馨聽到飯團這麼嚴肅地說話,她只感到鼻尖一酸,視線似乎變得朦朧了.

她不知道這種感覺是什麼,只感覺到心髒被什麼撞擊了一下.

這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說不會離開她,就算理智告訴她這不一定會實現,她還是願意相信飯團天真的話.

主人,你怎麼了?飯團疑惑的抬起頭,難道它說錯什麼了嗎?

用長袖擦了一下已經要從眼眶溢出來的淚水,康小馨搖頭說:沒什麼,只要飯團不離開我,我也不會離開飯團的.

我才不會離開主人!飯團從康小馨的肩膀飛到她眼前,氣鼓鼓的反駁.

我知道啦.康小馨彈了一下飯團的額頭.

能在這個陌生的世界有個這麼可愛的魔獸相伴,感覺一點都不賴.

"嘶--"

這時空中傳來一陣馬叫聲,康小馨和飯團同時抬頭一看.

一只全身雪白的駿馬,額頭上一根金燦燦的長角,一對五顏六色的羽翼在空中翱翔.

康小馨想到了地球上歐洲神話里的飛馬.

"吱!"飯團對著突然出現的獨角獸不滿的喊道.

它可聽清楚了,剛剛這家伙在笑話他們,它怎麼能容忍一只沒有頭腦的低級魔獸笑話它呢?

康小馨還沒搞懂情況,她只看到眼前白影一閃而過,飯團已經不見蹤影了.

"嘶--"空中傳來尖銳的馬斯聲,不像之前那麼洋洋得意了,飛馬開始不斷的亂竄,它的羽毛被拔掉不少,它在空中失去了平衡直接往地上墜落.

一時空中飄下五顏六色的羽毛.

飯團再次出現在康小馨面前時,嘴里還咬著幾根羽毛,不用猜也知道剛剛它去干了什麼.

主人,你想不想要一匹馬作為坐騎?飯團撲閃著大眼睛問.

------題外話------

在這里我想解釋一下,糖糖在地球時是個冷血無情的純血吸血鬼,她一直以上帝的視角看待人類,來到天宇大陸後,她進入了人類的身體.可是她的靈魂還是活了千年的吸血鬼,所以一時無法完全進入"人類"的角色.

接下來康小馨會慢慢適應人類的世界和情感,所以請繼續觀看康小馨的變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