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令人心疼


作為見證了地球上的人類從冷兵器到熱兵器的吸血鬼,看到這種魔法師加戰士的戰斗方式康小馨還是覺得蠻新奇的.

在地球上時,她只能透過屏幕,在電影里或電子游戲里見過這種眼花繚亂的場景,沒有像現在這樣親眼見過.

不過眼前的戰斗應該快要結束了.

雙方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了,不管是戰士等級還是魔法師等級,身穿白色制服都比對方強不止一星半點,連實戰和配合度都比對方強多了.

主人,快看!

突然,從樹林中冒出十幾個黑衣人,他們從白衣人後方突襲.白衣人被打的措手不及,場面陷入混亂中.

法術滿天飛,五彩斑斕的光芒在空中閃爍著,連綿不斷的爆炸聲一個接一個,土塵滿天飛,一時分不清敵我,場面十分混亂.

快結束了.飯團用翅膀把玩著樹枝上的黃金色的葉子.

嗯.康小馨也發現了,遠處有一個很厲害的精神體正在迅速的靠近.

一道耀眼的白光從天而降,本來對峙的兩隊人馬停下了手下的動作.康小馨舉起右手擋在眼前,飯團直接背過身.

這種情況它見多了,每次那只討厭的兩腳獸出場都要來這麼一招.

等白光淡化後,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空中,墨色的短發迎風飄揚,如神明降世,高不可攀.

白色的裝束在陽關的照射下顯得特別奪目,康小馨覺得他就像地球上某些宗教里的天使,聖潔無比.

他是背對著康小馨和飯團所在的位置,她看不到他的臉,可是單單一個背影她感覺到他周身的孤寂,那是一種印在骨子里的寂寞,令人心疼.

心一揪,康小馨舉起手放到胸前,這就是人類說的心疼嗎?

奇怪,她為什麼會心疼他?難道是因為他的精神力比她厲害,她受到他的影響了?

作為純血吸血鬼她是受過嚴格的培訓的.

愛德華曾經說過,情緒是最容易被別人控制的,而純血吸血鬼為了不讓自己的情緒被別人控制,他們只能控制別人.

她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只是一個背影就能影響她的情緒,難道是因為這一具人類的身體嗎?

陌生的情緒令她好奇,同時令她感到一絲絲恐慌,這違背了她千年來所接受的教育.

飯團見自家主人盯著那白色身影一動不動的,它有點不高興了,那家伙有什麼好看的?

主人,那兩腳獸很壞的,經常帶一幫兩腳獸進入森林搞破壞,還抓走了好幾只魔獸呢.飯團開始打小報告了.

對于那只比它厲害的兩腳獸,飯團是十分討厭的,它從出生就在這片森林橫著走,沒有一只魔獸是它的對手.

唯一一次失手,是在那只兩腳獸手里,那次它差點丟了小命,所以從那時候起它就十分討厭那只兩腳獸.


飯團的抱怨聲把康小馨的思緒拉了回來,她好笑的瞅著一臉憤憤不平的飯團,她的魔獸還是蠻可愛的,他經常來這片森林嗎?

也不算經常,大概每次落葉的時候他會來一次吧.飯團認真的回答著康小馨的問題,作為一只合格的契約獸要好好的回答主人任何疑問.

戳了戳飯團嫩嫩的肚皮,康小馨繼續問:他每次來都會發生這樣的戰斗嗎?

其實康小馨感覺到剛剛在戰斗的兩隊人馬的精神波動在那個男人出現後變的十分劇烈,唯一的區別是白衣人是興奮,而其他人是懼怕.

果不其然,那男人出現後,整個場面變得一面倒了,那男人只釋放了一個光球,對方就被打倒在地,連幾個想跑走的都被抓了起來.

沒什麼好看了,康小馨肚子也餓了,于是帶著飯團坐在那只綠色的長頸鹿的背上離開了.

康小馨再次感歎,有一只森林一霸作為契約獸感覺真的不錯.

當康小馨他們離開後,那男人忽然轉身凝望著康小馨之前所在的那只大樹上.

一張目如朗星,神明爽俊的臉,那是墨爾帝國史上最年輕的國師,羿迅.

在墨都下到三歲,上到八十歲都知道國師大人是墨都最俊美的人,那張臉男女通吃,連墨都第一美女都道自己的美貌不如國師萬分之一.

不過,沒有一位千金小姐敢肖想嫁入國師府,因為國師羿迅是那天上的星星,高不可攀,連皇家公主都配不上.

劍眉微微蹙起,若有所思的盯著遠方.

這時,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年輕人快步來到羿迅身旁,他恭敬地低頭道:"國師大人,這里都處理好了,我們什麼時候回墨都?陛下那邊已經催了兩次了."

羿迅沒有理會,他依舊盯著康小馨之前所在的樹上.

曉一看國師的表情就知道一定在思考著很重要的事,所以他也不敢打擾,只能靜靜地等待著國師發話.

過了一會兒後,玉樹臨風的國師大人終于收回視線,他面無表情地說:"我們在這里住幾天."

"可是,陛下那里……"曉還沒說完,國師一個凌厲眼神掃來,他就乖乖的閉嘴了.

國師大人決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

這是多年來,作為國師唯一的私人助理累積下來的經驗.雖然不知道國師為什麼要在這里住幾天,不過他們每年都會來這里,所以對這片森林相當熟悉了.

曉立刻去安排搭帳篷等瑣事,獨留羿迅一個人站在那里.

羿迅的嘴角微微勾起,絕世無雙的臉龐難得染上一絲笑意,如果被別人看到一定會覺得這是個假國師.

墨都上下都知道,國師羿迅不苟言笑.

此時,回到山洞的康小馨已經開始享受一頓豐盛的水果早餐了.

她終于知道山洞里那些水果是怎麼來的,原來每天都有小動物帶著各種各樣的水果來孝敬森林一霸-飯團.


吃飽喝足後,康小馨想找個地方洗澡,昨天晚上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身上還穿著有血跡的衣服很不舒服.

主人,離這里不遠有個溫泉,很多魔獸都喜歡去那里泡泡.飯團熱情的給自家主人介紹道.

沒想到這里還有天然溫泉,康小馨兩眼放光:快帶我去吧.

一人一獸坐在綠色長頸鹿背上離開了山洞.

自從康小馨無意之間說了一句長頸鹿背還蠻舒服的,這只可憐的長頸鹿就淪為他們的代步工具了.

康小馨再次感覺到有一只森林一霸作為契約獸的便利.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一個小池塘邊,這里云霧繞繚,水氣氤氳,清澈見底的水,宛如仙境.

池子整體不大,大概只有十米長,五六米寬.

讓長頸鹿在不遠處把風,康小馨脫了全是灰塵的衣服後直接跳進溫熱的泉水中.

"太舒服了!"把身體泡在溫水里,康小馨覺得全身的細胞從新活過來了.

溫水拂過臉頰,康小馨站起身,她離岸邊才八十公分的距離,這里水不深,只有到康小馨的腰部.

好不容易長大成年,沒想到被一道雷電打回原形了.

來到這個世界兩天了,前世的一切如一場夢,長達千年的夢.

康小馨不得不承認這具身體被養的很好,雖然弱了一點,但光從外表看不出是個從小體弱多病的小蘿莉呢.

從小被父母寵愛,雖然有個魔法廢物體質,可是完全不影響家人對她的關愛,也不知道到了墨都康家後會是怎麼一番情景.

在她的記憶片段里祖父貌似是個很嚴厲的人,因為以前不怎麼回墨都,對于墨都康家,康小馨只有一些模糊的記憶.

到時候再看吧,真的過不下去還可以和飯團一起回這里,收了一只森林一霸作為簽約獸還是有好處的.

從來不知人間苦難為何物的純血吸血鬼大小姐很不負責任開始計算著自己的簽約獸了.

不過在這之前應該要好好鍛煉一下這身體,弱不禁風的樣子不知道哪天又被雷劈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前世被雷劈死的,康小馨現在特別珍惜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新生命.

泡在溫水里胡思亂想的康小馨覺得眼皮越來越重了,她爬在一塊巨石上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就睡著了.

本來還在水里玩耍的飯團見自家主人睡著了,它很乖巧的閃到主人的臉旁,也閉上眼睛休息了.昨天它喝了魔法藥劑又吃了好多肉,它到現在還沒消化.

一人一獸在霧氣氤氳的溫泉里進入夢鄉,周圍只剩下輕輕的泉水聲.

在一片白茫茫的濃霧中,康小馨發現眼前有一個模糊的人影,走近一看原來是昨天她看到的那人類女孩的靈魂.

女孩對她微微一笑,如山間喜鵲般的清脆聲音響起,"看來你已經習慣了我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