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飯量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篝火一下子被點燃了,火星到處亂飛,康小馨往後退了兩步才躲開了濺出來的火花.

看來會用魔法真的很方便,康小馨羨慕的瞅了一眼劍齒虎,對方卻連一個眼神也沒有給康小馨,傲慢的背過身,回到之前的位置上趴好.

"吱!"什麼態度!

飯團被劍齒虎的動作惹怒了,就在它准備教訓一番這只不知好歹的魔獸時,康小馨發話了:乖點.

本來氣鼓鼓的飯團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樣,蔫了.

它趴到康小馨腳邊討好的蹭了蹭她的腳,康小馨拍了拍腳邊的一團白,隨即拿起長劍開始處理地上的魔獸肉.

除了劍齒虎叼來的那只巨無霸白兔,其他魔獸都各自帶了一只小型魔獸,雖然沒有劍齒虎那只那麼大,但是已經夠她和飯團吃好幾天了.康小馨准備把所有的肉都烤起來,然後存放到空間手鐲里路上慢慢吃,空間里的時間是靜止的,所以不用擔心食物變質問題.

你去找點這麼長的樹枝來.康小馨舉著一根一米長的細樹枝對飯團吩咐道.

白影一閃而過,飯團已經從康小馨腳邊消失.

真是聽話的魔獸,康小馨滿意地點頭.

她舉起長劍,雙手有點笨重把魔獸的皮毛與肉分開.

沒辦法,她現在的身高跟長劍不搭,加上弱不禁風的身體,處理完一只魔獸已經氣喘籲籲了.

這具人類身體真的太弱了,好懷念以前純血吸血鬼的身體,不管做什麼都輕而易舉.

飯團已經找了好幾根樹枝回來了,它見康小馨躺在地上喘著氣以為她是餓了動不了了,它善解人意地跳到康小馨耳邊說:主人!主人!我找來了好多樹枝,接下來我要做什麼嗎?

懶懶的坐了起來,康小馨指著沒有處理好的魔獸肉,再指了指已經處理好的那只說:把皮毛和肉分開,內髒扔掉,就跟這只一樣就可以了.

有免費幫手應該好好利用才對,否則對不起她的魔法藥劑了.

飯團聽了康小馨的吩咐,立刻動了起來,白影在地上躺著的"晚餐"上來回閃動.

康小馨這邊拿起飯團找來的樹枝,在篝火上搭了一個簡單的架子,然後把處理好的肉架在篝火上.

不知何時夜幕已經靜悄悄的降臨,墨色的帷幕包裹著萬物.

等飯團處理好所有的魔獸肉後,架在篝火上的肉開始冒油了,一滴滴落在搖擺不定的火力發出"呲呲"的聲響.

空氣中開始彌漫著烤肉的香氣,連一直趴在一旁閉目養神的劍齒虎都被這迷人的香味吸引了,它抬起頭一雙火紅的眼睛盯著篝火上的烤肉.

主人!好好聞~飯團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篝火旁了,兩只圓圓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篝火上的烤肉,嘴巴微張,可疑的透明液體打濕了它身下的土壤.

翻了翻篝火上的烤肉,康小馨摸出了一些從幾只魔獸搬過來的大樹上找到的植物.

現在手上沒有任何調料,連鹽都沒有,這種植物長得像地球上的迷迭香,康小馨已經嘗過了,味道也是一樣的,她把葉子摘了下來灑在了烤肉上.

周圍的香氣更加迷人了.

在飯團眼淚汪汪的注視下,康小馨用長劍切了一小塊已經熟的肉扔給它,吃吧.

飯團也不怕被燙到,張口就把那塊肉吞了,隨後兩眼淚汪汪盯著康小馨.

康小馨再切了一塊大點的給它,同樣也被飯團吞了.然後她再切一塊更大的,又被一口吞了.

一人一獸開始玩一切一吞的"游戲",還玩的不亦樂乎,直到康小馨發現整只烤肉已經被飯團吞了才停了下來.

瞅了瞅跟自己差不多大的骨架,再瞅了瞅巴掌大小的眼淚汪汪盯著自己的飯團.

飯團好像還沒吃飽……

康小馨覺得應該慎重考慮一下要不要帶著飯團去墨都,這飯量……她不一定能養得起.

畢竟她去墨都是投靠祖父的,還不知道那里是什麼情況,帶著這麼一只飯量驚人的魔獸過去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事來.

全然不知康小馨在考慮"遺棄"它,飯團被康小馨瞅著全身不舒服.

頓時,它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主人一塊肉也沒吃到啊!

它怎麼看到美味就忘了主人還餓著呢?

篝火只剩下一堆骨頭了,所有的肉都被它吞進肚子里了.

作為一只乖乖魔獸,飯團覺得自己應該要彌補一下.

它趁康小馨沉思之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堆在一旁,已經處理好的肉架在篝火上.

等康小馨聞到烤肉味時,她發現之前吃剩的骨架上不知什麼時候放了一排處理好的肉.因為都疊在一起了,最下面的肉已經被烤黑了.

不用多猜也知道這是誰的傑作,康小馨沒時間責問,她費了九虎二牛之力把"晚餐"從篝火上解救下來.

最後烤焦了的肉都進了劍齒虎和另外幾只魔獸肚子里,康小馨只吃了一小塊,其他的都被飯團解決了.

吃完烤肉,篝火旁只剩下一堆骨頭了,本來想留點烤肉在路上吃的,現在想也不用想了.

康小馨平躺在篝火旁的草地上,雙手枕在腦袋下,望著天空中一閃一閃的星星.

吃了不知道多少烤肉的飯團靠在康小馨身旁的草地上,雙眼滿足的眯成一條線了.

它從來不知道肉也能這麼吃,看來它跟對主人了,天天會有好吃的.飯團在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保護主人,這樣才能有好吃的.

康小馨不知道飯團心里怎麼想的,不過她能感覺到飯團心情很愉快.自從見識了飯團的飯量後,她覺得自己取錯名字了,應該叫飯桶才對.

不知不覺中康小馨閉上了雙眼,忙碌了一天的大腦陷入夢想中.不知道是不是有飯團在,本來危機重重的森林變得不那麼可怕了.

翌日,日上三竿,康小馨趴在山洞里的干草上睡著一臉滿足.

忽然,森林深處穿來幾聲爆炸聲.

轟隆隆--

轟隆隆--

鳥類紛紛離開樹枝飛往遼闊的天空,小型魔獸們開始慌亂的奔跑,連地面都劇烈的震動了幾下.

揉了揉粘糊在一起的雙眼,康小馨雙眼朦朧的坐了起來.

"誰呀?打擾別人睡覺可是犯法的!"嘴里不滿的嘟囔了一句.

轟隆隆--

爆炸聲再次傳來,這次離山洞近了不少,連山洞的牆壁都劇烈晃動了一下.

山洞里石灰落了一地,康小馨也被石灰嗆到了:"咳咳咳!"

等周圍都恢複安靜後,康小馨才想起這里不是地球了,她被雷劈了後靈魂來到天宇大陸進入一個十歲人類女孩的身體里了.

從山洞里出來後,康小馨掃了一下周圍,飯團和昨天的幾只魔獸都不見蹤影了,不過從她跟飯團建立了精神契約後,她能夠感應到飯團所在的位置.

憑著精神連接,康小馨往飯團的方向走去,在路上她從空間手鐲拿了一件黑色的斗篷系在脖子上.

走了大概十幾分鍾,一路上爆炸聲沒斷過,康小馨越往前走爆炸聲就越近.

當她看到飯團時,它正窩在一顆大樹樹枝上,它身邊還有一只綠色長頸鹿,從它的精神波動康小馨判斷出是昨晚看到三只中的一只.

飯團感應到了康小馨的到來,它歡快的閃到康小馨肩膀上蹭了蹭她的臉,主人,你也過來看戲啦?

看戲?康小馨反問.

飯團沒有多說,它對著長頸鹿"吱"了一聲,隨後長頸鹿灣下脖子用嘴巴叼住康小馨衣服的後領.

因為感覺到對方沒有敵意,康小馨沒有反抗,長頸鹿把康小馨"拖"到飯團之前所在的樹枝上.

這時,康小馨終于理解飯團說的"看戲"是什麼意思了.

坐在樹枝上,康小馨看到不遠處兩隊人正在一片空地上對戰.

左邊的穿著白色的制服,右邊的雖然沒有統一顏色可是很明顯是一起對抗穿白色制服的那群人.

正中央幾個穿著盔甲,舉著各種重武器的人,應該是戰士,正在近距離戰斗,而他們身後各自站了幾個穿著魔法袍的人.

那些人應該是魔法師,不過從他們的魔法攻擊來看,應該只是初級或中級.

雖然康小馨不是魔法師,但她的父親是墨爾帝國公認的天才魔法師.她從小就接觸魔法,耳濡目染之下她對很多魔法師的特點了如指掌.

兩邊的魔法師不斷的釋放魔法干擾敵方戰士,不過兩邊的戰士都已經在近戰了,魔法師們都有點束手束腳不敢釋放大型魔法.

一人一獸躲在高高的樹叢里,津津有味地看著兩方你死我亡的戰斗.

這是康小馨是第一次看到戰士和魔法師一起配合的戰斗,以前她只見過魔法師之間的對決,場面特別華麗,璀璨奪目的大型魔法一個接著一個釋放出來.

不過那種對決基本都不會見血的,都是點到為止或一方魔力耗盡.

雖然眼前的戰斗一點都不美觀,甚至有點乏味,但在真槍實彈前只有誰能最先拿下對手才能保住自身的性命.

這一場為生存而戰的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