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法世界
g,更新快,無彈窗,!

躺了一會兒後,康小馨艱難地坐了起來,她低頭檢查了一下身體的狀況.

除了胸口上致命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以外,腿上和手臂上的擦傷基本不見了,整體來說沒什麼大礙.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死前是純血血族,好像她的靈魂進入康小馨的身體後,順便把純血吸血鬼的再生能力一起帶入這具人類身體里了.

對于這個發現康小馨相當滿意,起碼不用擔心因為傷勢過重而在這片荒山野嶺里再死一次.

康小馨環顧了一下周圍.

濃密的樹林,樹枝交錯間陽光從夾縫里射到地面.周圍偶爾能看到幾只小動物躲在草叢里好奇地看過來,康小馨深吸了一口新鮮空氣.

活著真好.

嗷--

遠處傳來野獸的吼叫聲,康小馨打了一個激靈,拍了一下腦門.

怎麼忘了這周圍的尸體散發出來的血腥味會吸引野獸過來呢.

胸口上的傷口還在自動修複中,為了避免傷口再次撕裂,康小馨小心翼翼地站了起來.

起來時,她順手抓了一把插在地上的長劍,幸好她現在只是個小蘿莉,長劍的長度剛好能做拐杖.

根據康小馨的記憶,地上躺著的尸體大部分都是她的祖父派過來接她的人,除了一名侍女是康小馨從臨城帶上的,可以說其他人她並不熟悉.

康小馨看了一眼離她不遠處侍女的尸體,森林里再次傳來野獸的吼叫聲.

她咬咬牙,扶著長劍繼續往前進.

對不起.

康小馨在心里說了一句,隨後就一步一步的離開了.

她現在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女孩,不再是二十二世紀的最年輕的吸血鬼親王了,她無法為這位從小服侍康小馨,疼愛康小馨的侍女收尸了.

走了一個多小時後,康小馨看到一顆參天大樹,五六個成年人才能一起抱住的樹干里有一個能容納她現在身體的小樹洞.她檢查了一下周圍,發現沒有什麼大型野獸的痕跡,于是她就安心的躲在樹洞里休息.

"這人類的身體也太弱了吧."康小馨揉著酸痛的腿小聲抱怨道.

此時,她胸口的傷口已經完全結痂了,雪白色的襯衫上有一大塊黑紅色的血跡,猶如最豔麗的玫瑰般在康小馨的胸口綻放.

在駝色的斗篷下,康小馨穿著一條娃娃領的白色襯衫,皮質腰封,下半身是一條A字型紅格子的短裙,腳上套著一雙馬丁靴.她身上還有很多金屬配件,整個造型很像地球上電影里的蒸汽朋克風格.

在康小馨的記憶里墨爾帝國的服裝跟前世的蒸汽朋克風格沒什麼區別,比起科技發達的二十二世紀,這個世界還停留在蒸汽機時代,不過這里同時也是一個魔法世界.

天宇大陸是一個以魔法為尊的世界,在這里每個人類成長到八歲時都會被安排做一次魔法覺醒儀式.

雖然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口能夠覺醒魔法,但這不阻礙人類對于魔法師的崇拜,這里每個人都以能夠成為魔法師為榮.

目前,天宇大陸的大部分魔法師都出自于魔法家族,很少有普通人會覺醒魔法但都無法跟魔法世家的魔法師比.

康小馨覺得這可能跟血脈有關,就像前世的血族血脈一樣,純血吸血鬼的力量是普通吸血鬼無法比擬的,所以為了保護血脈的純度曆代純血吸血鬼只能與純血結婚,這也造成了地球上血族嚴格的社會分級.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倒黴,康小馨出生在墨爾帝國四大魔法家族之一的康家,她的父親是墨爾帝國有名的天才魔法師,二十歲不到就達到高級魔法師,在失蹤前他已經達到魔導師級別.而康小馨的母親來自墨爾帝國四大魔法家族另一個家族,彤家.

按道理說康小馨應該會繼承父母的天賦,可是兩年前在魔法覺醒儀式上,康小馨卻沒有覺醒魔法,導致她成為了康家唯一一個沒有魔法天賦的孩子.

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在一夜之間,康家八小姐是魔法廢物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墨爾帝國.

好在康小馨的父母完全沒有因為康小馨不能修煉魔法而厭惡她,反而更加疼惜她.

出于對女兒的維護,康小馨的父親狠狠的懲罰了幾個在臨城內公然嘲笑康小馨的人,從那時起再也沒有人敢在臨城內公然提康小馨是魔法廢材這件事.

其實康小馨的父母對于她是魔法廢材這件事相當內疚.

原來康小馨母親在懷孕期間招到敵人的暗算,差點流產,因為對方用了一種很特殊的毒藥,會減弱人體里的魔力直到魔力枯竭.

雖然毒藥解掉了,可是康小馨從出生起就體弱多病,本來她活不過五歲的,沒想到現在都活到十歲了.

所以康小馨沒有魔法天賦這件事,她的父母一點也不驚訝,對于他們來說只要她能開開心心地活著就可以了.

如果不是因為被敵人暗算,康小馨應該是個健健康康的孩子.

為了尋找治療康小馨的方法,她的父母找遍了整個墨爾帝國,他們甚至進入天宇大陸上最危險的摩天山脈,也就在一次進入摩天山脈尋找珍貴的藥材時他們失蹤了.

摩天山脈位于天宇大陸正中央,山脈遼闊無邊,是各類魔獸的天堂.因為地勢陡峭,摩天山成了天宇大陸一分為四的天然屏障.

天宇大陸被分為東南西北四小大陸,互不干擾,除了一些大膽的商隊和傭兵團沒有人敢進入摩天山脈.

北大陸是冰雪天地,被十幾個公國分割.南大陸熱帶森林,氣候潮濕,分散著大大小小的國家.西大陸以山區為主,氣候干燥,民風彪悍,由兩個帝國一南一北的分割,兩個帝國戰爭不斷.

而東大陸,也就是康小馨所在的大陸,這里氣候宜人,四季分明,土地富饒,在千年前被墨爾帝國統一.

這個世界的人類跟地球上的人類很像,有不同的種族,不同的膚色,不同的發色,不過有趣的是這里的人類不是按照地域分布的.

就像墨爾帝國里隨處可見不同膚色的人類,不過東大陸的人類名字跟地球上的東方之國很像.

可惜康小馨年齡太小,關于這個世界的知識她只知道一個大概,很多事需要她自己去摸索.

康小馨靠在有點濕潤的樹干上,她能夠聽到一些鳥類嘰嘰喳喳的叫聲,剛入秋的天氣氣溫不是很低,可是在樹洞里康小馨感覺到了一絲絲涼意.

舉起左手,在白色襯衫的卷邊袖口遮掩之下,一個細細的手鐲掛在纖細的手腕上.

手鐲做工細致,那是康小馨五歲時她的父母送給她的空間手鐲,雖然只有三立方大小,可是只要滴血認主後普通人都能用.

要知道天宇大陸大部分這種魔法空間器具只能被魔法師使用,沒有魔力的普通人根本無法操控這種魔法空間器具.

當然也有例外,有很小一部分魔法空間器具能被普通人使用,可以這些器具基本都是無價之寶,只要有一個出現基本都會成為各方勢力爭奪之物.

那群殺死康小馨的人應該做夢也沒有想到康小馨手上有這樣一件寶物吧.

檢查了一番空間手鐲里的東西,大部分都是一些女孩子喜歡的寶石,服裝之類的東西,不過在一個角落里有一些康小馨的母親給她准備的藥劑.

康小馨的母親,彤妍夕是聞名墨爾帝國的藥劑師,從康小馨出生以來一直在研究能夠治好康小馨病的藥劑.

為了以防萬一,她在康小馨空間手鐲里放了各式各樣的魔法藥劑,以前從來沒有用過,沒想到現在派上用場了.

從空間手鐲里拿出一瓶恢複體力魔法藥劑,康小馨看也不看里面的藥劑,直接把瓶子伸到嘴邊,然後仰起頭咕嚕咕嚕的一口氣喝下了整瓶魔法藥劑.

把空瓶子收回空間手鐲後,康小馨瞅了一眼外面濃密的草叢,眉頭輕蹙.

在追殺時,祖父派過來的人慌不擇路的進入這片深林里,雖然這里沒有摩天山脈那麼危險,但是對于一個弱不禁風的十歲女孩來說從這里平安出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作為從來沒有單獨出過臨城的大小姐,康小馨根本不知道怎麼從這里走到墨都,況且以她目前的體力完全吃不消.

沒有手機,沒有衛星導航,沒有代步飛行器,康小馨覺得自己真的太依賴二十二世紀的科技便利了.

慢慢的,恢複體力藥劑起作用了,康小馨感覺到一股暖流從肚子開始擴散到全身,疲憊感慢慢的消失,肌肉不再僵硬.

看來這個世界的魔法藥劑比前世的那些藥物厲害多了.

體力恢複了,那麼接下來要想辦法離開這片森林,找個人問問怎麼去墨都吧.

康小馨已經想好了,比起自己獨自一人到處流浪還不如去墨都投靠這具身體的祖父,起碼有個落腳的地方還不用當心自己被餓死.

突然,樹洞外的草叢開始劇烈的晃動發出嘩嘩的聲音.

眯起雙眼,康小馨盯著那片晃蕩的草叢,有什麼"東西"正在往她這邊靠近.